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28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吴议微微一愣,不由为这话里的温度深深动容。

  吴家给了他这具人人嫌弃的肉身,而李府却给了他一个可以安身立命、退有所依的家。

  寒风过身,都擦出些许热来。

  他刚开口想再言谢意,李素节早已按住他的手,两双诚恳的眸子在彼此眼底探过,千言万语都化做一个合掌大笑。

第14章 捉虫

  张起仁在袁州逗留三日,便收到京城加急快信。

  吴绩小心陪侍在旁,但见张起仁眼珠一凝,便立即将信纸纳回袖中。

  “东宫有旨,英国公病势缠绵,召老夫立即挥鞭返程。”他把目光转向吴绩,“本来想好好一解乡愁,现在看来是不能够了。”

  吴绩哪敢反驳:“博士要旨在身,下官只恨自己无力襄助。”

  张起仁深叹道:“遴选生徒一事,本该设立考堂,慎重挑选,以保公平,可惜老夫是心有余而时不待啊。”

  吴绩忖度片刻,小心翼翼地开口:“此事与英国公的病情相比,实在是不足一提,博士慧眼识珠,若有合眼的生徒,大可以先提拔了去,以免错失良才。”

  张起仁左右不过在吴氏子弟里挑一个高个的,与其等考场里头吴议之流突然冒出个头,倒还不如趁热打铁,把吴栩举荐上来。

  张起仁只一眼便瞧出那便便大肚里装了些什么弯弯肠子,也不点破:“吴公言之有理,只是老夫只与生徒们打过照面,如此草率行事,恐怕要落得个任人唯亲、公权私用的名头了。”

  吴绩背上一凉,汗珠从脖颈滚滚而下。

  刚想分辩,张起仁拍拍他的手背:“药用一百天,你这手心出汗的毛病,可得慢慢改了。”

  吴绩忙点头称是。

  “你的嫡长子吴栩读书用工,老夫倒也有心收入长安官学。”张起仁仍是一派亲和地拉着他的手,悬在寸尺间的手指微一用力,“只是你我二家亲厚,本该更加避嫌,设堂考试,是上上策,如今情势所迫,老夫倒有个主意……”

  吴绩安敢不应:“张公请直言,下官万不敢托辞。”

  张起仁方抽回手来,负于身后。

  “长安官学多缺,袁州人杰地灵,多添一个也不妨。”

  吴绩略一恍神:“您的意思是……”

  “嫡庶并重,倒可成一段佳话。”

  夜风入户,捻开硕大一朵灯花。

  张起仁的面色在明暗中一闪,旋即化为一个肃然的笑:“自然,客随主便,吴公若有别的想法,大可以直言不讳。”

  吴绩不由在心中骂一声老狐狸,什么嫡庶并重,这老狐狸分明就是拿吴栩的前途换个看得入眼的吴议。

  一个吴家的嫡子,一个郡王府的幕客,明眼人都能瞧出这一碗水端平的意思。

  纵使李素节与他无冤无仇,难保吴议没早把吴家恨之入骨,只怕他有得势的一天,第一个要打压的就是他的嫡父嫡母。

  他在心里忿忿一番,不由生出悔意,当日若下细多看两眼,笼络下这个一身病骨的小儿子,也不至于到了这个进退两难的地步。

  思量片刻,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博士深思熟虑,下官并无二话。”

  ——

  三更天里,睡意正酣,吴议便被一阵死命的捶门声敲醒。

  他一个翻身起床,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哪个床?怎么了?”

  门外的李福被没头没脑地一问,也是一脸茫然:“吴公子您怕是睡糊涂了,您现在是在咱们郡王府的厢房里呀!”

  吴议不禁哑然失笑,上辈子习惯了被半夜从值班室抓出来,一时半会也难改掉这个习惯。

  他趿拉着鞋,揉着眼皮去开门。

  李福开门便是一句:“恭喜吴公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