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45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孙启立并无二样地打量他一眼,声沉如钟:“第一条,《黄帝内经》里对五脏生成是如何讲的?”

  这个问题有些笼统,吴议略一思忖,照章回答:“心之和、脉也,其荣、色也,其主肾也。肺之合、皮也,其荣、毛也,其主心也。肝之合、筋也,其荣、爪也,其主肺也。脾之合、肉也,其荣、唇也,其主肝也。肾之合、骨也,其荣、发也,其主脾也。”

  “五味合五脏,何当讲?”

  “心欲苦,肺欲辛,肝欲酸,脾欲甘,肾欲咸。此五味之所合也。”

  孙启立略一点头:“此条通。”

  如此一口气也不带喘地考了十条,小童提笔记下:“生徒吴议通九条,为中等。”

  陈继文眼含赞许:“十之通九,我当年所不及也。”

  吴议闻言,心中蓦地一沉,场中诸人,大部分得的都是下等通过,中等的已是凤毛麟角,而十条通九的都不过寥寥二三人。

  在这种简单抽背的应试考试中,拔得头筹的反而往往是那些生磕硬背的学生,如果不是严铭字字句句向他请教过,他还真不一定能答得这么顺利。

  前几位和他并列中等的同学几乎都没在这几个章节上出差错,答题时都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如果不是有人提前泄露了考题,那就只能是巧合了。

  会有这么巧的事?

  “等等……你先别急着夸他。”吴议正低头苦思,一直在博士里打着呵欠的沈寒山突然拍了拍陈继文的肩膀,“我有问题要考一考这个吴……吴什么?”

  陈继文眉头微皱:“吴议。沈博士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但不可逾越医经之本。”

  沈寒山大不以为然:“他们是要医人,还是医书?”

  “你……”

  “沈博士言之有理。”孙启立淡淡终结了争端,“但请发问。”

  沈寒山这才将目光挪向态度恭谨的吴议,唇角一扬,眼睛仍旧半睁不醒的样子。

  “你答第一条时,是味当五色,你现在说说色当五色。”

  “白当肺,赤当心,青当肝,黄当脾,黑当肾。”

  “哦。”沈寒山似恍然大悟状,“那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吴议微微一愣,一时怔忪。场下的生徒个个竖耳旁听,到这个问题纷纷左顾右盼地疑惑着。

  《黄帝内经》白纸黑字这么写的,谁去问黄帝为什么?

  陈继文轻咳一声,清了清喉咙。

  沈寒山只作不闻,依旧嘴角含笑地静静瞧着吴议。

  吴议绞尽脑汁,也实在没想到在哪本经注里讲过五色与五脏对应的原理,只得秉手道:“《黄帝内经》是先贤集思广益之作,经验之谈,学生愚钝,难以参悟。”

  沈寒山轻哼一声,又朝地下望了一眼:“底下的生徒,有没有哪个知道为什么?”

  陈继文已拂袖微怒:“《黄帝内经》何曾讲过你问的内容?沈博士,你也是为人师表的人了,把你那玩性收一收。”

  倒是孙启立抬手止住了他:“此言差矣,著作典籍也是前人所做,并非神谏,一言一字,皆有道理,熟记成诵自然重要,通达情意才是第一要紧的。”

  言罢,朝诸生徒一扬手:“谁能答上这个问题,便为上等。”

  底下顿时一阵骚动。

  有人举起手来:“我想,是因为五脏各自有色,心色为赤,肺色为白,肝色含青,脾……”说着支吾起来,自己也觉不妥了。

  沈寒山嗤地笑出声:“看来你的脾是黄的,肾是黑的。”

  又有人怯懦着声音小心翼翼道:“素问篇里先讲五脏之气,再讲五色合五脏,想来是因气生色。”

  这一回,连一贯亲切和蔼的陈继文都不免出声叱道:“荒唐!味更在气前,难不成气由味生?”

  底下一阵攒动,再无人能应。

第23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