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65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一阵目目相觑的寂静中,只听得沈寒山在门外大笑三声:“还是张太医最……最大方!哈哈哈……呕……”

  刘盈眉头一抬,几乎就要冲过去扇上一对木门。

  奈何张起仁自己都已放出话来,他也不肯妄做恶人,只得轻轻摇摇头,为那年轻的学生感到惋惜。

  陈继文亦大有不解,拉着张起仁悄声道:“我知道你素来眼界极高,难得有个看得上眼的学生,该是好好地教育于他。那沈寒山最是恃才傲物,万一教出个小沈寒山来,可不白白地糟蹋人才!”

  见他仍旧无动于衷,又道:“现下只不过是我们私自商定,郑公和孙公那里并无定案,你只管跟他二位老人家讨人,想必他们也决计不愿埋没年轻人的。”

  张起仁静静听完他一篇苦口婆心,只摇摇头,在他掌上划下四个字。

  木秀于林。

  陈继文手掌为之一震。

  张起仁出神地望着门外一片的翠木寒烟,眸光回溯,映出武德那几年的光景。

  里面有年轻的他,有意气勃发的少年同窗,有几个还站在这屋子里,老得没了一点当年英俊的样子;还有几个落叶归根,葬在了自己的家乡;剩下的,好一点的,扔去了乱葬岗,坏一点的,挫骨扬灰,安息不得。

  他们是大夫,也是臣子。

  大明宫里每一枝一叶都有专人修剪整齐,不得参差。

  陈继文陪他静立片刻,已全然明白同僚的良苦用心。

  “希望那孩子不辜负你这一片苦心。”

第30章 长安夜市

  岁终试仍旧定于太常寺内进行, 比起十日一试的口试, 要先考笔试,然后才循旬试的例子, 由太医博士抽查这一年的学习。

  相比于过关斩将、层层筛选的进士科科举, 医科头一年的岁终试已经算是相当人性化,既不需要把你关在小隔间里写上两三天, 也不用你把这一年的时政要务都理得清清楚楚,基本只要把四经通背熟练, 在考堂里默写几个时辰,就能拿个不错的成绩。

  口试则比旬试稍加难度, 博士们不仅要求生徒背出四经章文,还会给出具体的病例实案,让学生给出所需的方剂。

  吴议自带十数年的临床经验,当然比这些初出茅庐的同学们强了一截, 两场考试综合下来,也在前三之列。

  口试完毕, 生徒们便列好位次,站在院中听训。

  严铭虽只得了个中等, 却比自己得了前三更情难自禁,忍不住要东张西望地张扬:“我早知道吴弟非寻常人,今日才真正脱颖而出!”

  吴议赶紧拉住了严铭,恨不得封上这张嘴:“博士们还有话讲, 你小心被教训。”

  严铭不以为然:“左不过是交代明年的师从, 提点我们不要松懈学业, 翻来覆去的官面话,有什么好听的!”

  嘴上虽然抱怨着,到底老老实实地听吴议的话垂手静立,默默等着博士训话。

  陈继文手执了一本花名册,扶着长须,缓缓道:“在列的诸位,业已完成了一年的学业。先贤有云,先行其言,而后从之。你们要成为合格的大唐医官,就必须将知识践行在实际之中。想必列位也都听说了,接下来你们就要跟随太医博士,在太医署中完成六年的修行。”

  他顿了顿,望着眼下莘莘学子那悸动而按捺的表情,不由沾上了一丝笑意。

  “这一年可不比过去的纸上谈兵,太医博士们会在日常间考查你们的知识、经验和践行的能力,六年都合格者方可以其业与博士及太医丞试之。”

  众生徒齐声道:“学生受教。”

  陈继文翻开花名册,一一念起学生的授业博士。

  “张佐,李琦遇,由刘盈博士教授。”

  “严铭,黄渠,由陈继文博士教授。”

  严铭低声笑道:“成了!”

  他生性散漫不羁,早筹划好要寻个宽容和蔼的博士,太医署里陈继文博士可算是第一等的好脾气。

  也难为他积极下了回苦工,吴议笑着摇摇头,却听陈继文言辞一顿,复又如常:“……吴议,由沈寒山博士教授。”

  严铭笑容顿时僵在脸上,暗中牵了牵吴议的袖口:“议,这是怎么回事?陈博士年纪大了,莫不是看错了行。”

  吴议亦措手不及:“怎么可能,我与沈博士素不相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