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82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他心思虽粗,耳报却快,吴议转念一想,倒也是这个道理。

  尽管他现在已经不是张起仁门下的学生,但他提拔点拨和数次相救之恩是不能忘记的,就算没有李璟这回事,他也得赶在元宵前去拜见一番。

  只是眼下徐子文和吴栩才是正儿八经张博士亲授的学生了,论拜帖谒见,是该他请后两天。

  他脚步一顿,严铭处处为他着想,而他还一个字没问过人家,也实在有些失礼了。

  “不知严兄有没有去拜见陈博士?”

  严铭操心了一夜,哪里有这个工夫,又怕吴议自责,只“嗨”一声笑道:“等东西收拾好了再去也不迟,这屋子十天半个月没人住就积下了灰尘,我还是先扫门前雪吧!”

  这句乱用的俗语可算是把吴议逗笑了出来,心中千丝万缕又未钩织成网的事情也就暂且放下了。

  “那咱们还是先打扫屋子吧。”

第36章 五灵脂子

  翌日的清晨, 晨钟还未敲响,吴议便在一片纷乱的脚步声中惊醒过来。

  “我看, 你今天是不能谒见张博士了。”严铭的耳风一贯来得很快,宣令的下级医官还没有来,就已经被他先抢了话。

  “听说皇上昨夜头风又犯了,郑筠太医丞领着一班子太医博士连夜诊治,到这会子还没见好呢。”

  吴议尚在睡意朦胧间,听到“头风”这两个字, 也只是在心底平平地叹了口气。

  在现代西医的概念里,是没有“头风”这个词汇的,如果非要把它归类为某一类疾病的话, 西医们一般会称之为“原发性头痛”。

  什么叫原发, 找不到原因的就叫原发呗。

  既然找不到原因,治疗起来也就非常棘手了, 开出来的处方单上罗列着杂七杂八的各色药品名, 左不过都只是不同种类的止痛药, 聊解痛苦罢了。

  而中医对这种常见病症则另有一种见解, 他们认为风邪、气滞、血瘀、血虚、痰浊、阳虚等诸多因素都可以导致头风的发作[1], 外感六淫、内伤七情, 林林总总,统统都可以成为病因。

  素来互相争执的中西医倒也难得有一回相同的见解——此病属于不治之症,虽然不能要人性命, 但是却能纠缠半生, 叫你日日夜夜都不得安生。

  唐高宗李治作为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头风患者, 已经饱受了几十年这种疾病的煎熬,因此牵连到了视力,最终导致目难视物。

  而这难以治愈的疾病,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武后日后登上帝位的一把助力。

  值得庆幸的是,他还算是一个很讲道理的君王,若换了别的残暴的主,自己头痛到生活不能自理,指不定就要负责的太医的脑袋也跟着咔嚓一痛。

  李治自知此病无药可医,干脆就抛弃了那些满脸难色的内科大夫和手下无用的针师,把希望寄托在那些姿态缥缈的道家仙人。

  而无功无禄的太医们也只能乖乖呆在太医署里,替圣上熬一剂暂且止痛缓解的六圣散。

  ——

  折腾不休的一夜过去,太医博士们还不敢休息,都一头扎进了医经里头。

  老师尚且如此勤谨奋发,生徒们自然也不能落于其后,同年资的学生们早早地便来到了太医署里,各自去跟着授业的博士学海求崖

  差不多同时出门的生徒们,从同一道院门跨进去,进的却是不同博士的房间了。

  沈寒山为人素性离经叛道,大多太医博士都不齿于他同列,太常寺靠北空落落的一方小院,斜插一树半死不活的老槐,这里就是他常年干活读书的地方了。

  刚一进门,还没鞠躬行礼问一句博士安,脑袋一低,先瞧见一左一右,两个小呆瓜围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什么。

  再抬头看去,沈寒山叼着根药草根,坐在大红花木椅上,翘着双二郎腿,老绿色鞋尖顶着一本厚厚的《雷公炮炙论》,时不时颠两脚翻一页敲一眼,散漫没个博士的姿态。

  一身深青色从八品的朝服配着这么个落拓不羁的姿势,也难怪其他同行看不顺眼了。

  “来来来,你来得正好。”沈寒山招招手,指着吴议的鼻子,目光却落在两个小团子身上,“太医丞召集所有博士,要,要研究圣上的病情,你就在这里看着公主和世子吧。”

  吴议眉心一抽——亏您还知道这两小熊孩子一个是帝国公主,一个是郡王府世子呢。

  太平身边必藏着不少暗卫,只不过是藏在门柱子后面还是房梁顶上就很难说,从院门到屋里这一射之步,吴议就瞧见了三个貌不惊人的陌生男子。

  沈寒山不管不顾,脚尖一踢,把书踢到吴议手上,两袖一甩,拍屁股走人了。

  吴议连忙展开双手,在半空中接住这本倒霉的《雷公炮炙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