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94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李弘见到他匆匆赶来,也只是淡静地一笑,并不言语。

  王陵揣着一肚子颤巍巍的肥肉和心虚,在寒春二月愣是扪出一手心的汗。

  太子不说话,他这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横竖只能跪倒在地,口中念念有词。

  “臣未能恭迎太子殿下,实在有愧,太子殿下所赠玉佩,臣已供奉在公堂之上,以昭后人……”

  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大通,无非就是害怕这位看上去面色平和的贵客随口插一句问责的话——那他这一州太守可就别想当下去了。

第42章 计定三方

  等他磕头自罪完, 这位太子爷才沉下眼神,目光下坠,好像要透过他身上一层厚厚的肥肉, 看穿里面装了些什么弯弯肠子。

  半晌,才温然一笑:“本宫初来郿州, 意在视察百姓,所以未能先登贵府, 还请王公体谅本宫一番苦心。”

  王陵忙叩首称是:“太子殿下爱民如子, 天下皆知,臣唯有马首是瞻, 效仿殿下的亲民之举, 安敢有所怨言!”

  两人彼此客套一番, 王陵才被请到了旁边的座位上, 这屁股还没坐热乎呢, 就瞧见王崇章领着一班子人急匆匆地赶来。

  他赶紧又站起身来, 和这位郡王爷彼此行过一礼。

  而王崇章身后的太医博士们虽仅为从八品,但论地位身份,并不比他差很多。更何况这几位都是眼下宫里的红人,他是一个也得罪不起的。

  于是列序排座下来, 他便自觉地挪到最末,遥遥伸着脖子, 竖着耳朵听太子的懿旨。

  “沈博士、张博士在郿州境内发现了数名天花患者。”李弘声音遥遥传来, “王公, 此事干系重大, 疫情一来,危机绝不逊于当下的旱情,本宫命你即刻封闭城门,查实疫情,拟好文牒,发往长安。”

  他顿了顿,笑容消失在冷肃的神情中:“此事你即刻就办,若错了一星半点,本宫要你提头来见!”

  王陵听了这话,面色一震,心里反倒松了口气。

  他一心以为太子急诏,必然是要翻他旧账。

  官邸的账目固然可以掩人耳目,但欲加之罪都不患无词,何况他本来就私吞偷拿不少,倘若铁了心思仔细查对,总能翻出错处的。

  他是把肚子吃饱了,却把一颗心给吃虚了。

  “臣,谨领太子殿下懿旨。”他小心谨慎地叩首领旨,便立即动身去办事了。

  李弘远远一颔首,也看不出喜怒:“沈博士最擅长时疫,就暂领这里的所有太医,一定要研制出天花的解法和预防的办法。”

  沈寒山可就不像王陵那样战战兢兢了,他长袖一挥,摆手不干:“不成不成,臣无能,臣不做,殿下请另寻高明!”

  李弘心知他脾气古怪,也不急着拍案生气,反按住心头磅礴的怒意,露出一个春风化雨的微笑。

  “本宫闻贞观年间,是你和孙仙人师徒二人同心戮力,治好了关中一带的时疫,一时间传为佳话,怎么这会子又无能了?”

  沈寒山一撇嘴巴,还没到张起仁的岁数,先来个倚老卖老:“老了老了,不中用了!”

  李弘冷笑一声:“本宫知道你不是无能,而是无胆!你尽管放心,天花难愈,本宫心中自有分寸,不会就此苛责于你。”

  吴议站在沈寒山身后,见他肩角一抽,背脊一紧,显然是被李弘一番话激怒了。

  心中不由一笑,好一记激将法!

  见沈寒山眉峰一挑,已经快按捺不住,李弘又给他添一口气:“当然,本宫也不会强人所难,如若沈太医实在为难,就只有请张博士暂领此衔,至于沈太医你嘛……”

  他目光一转,流出三分无奈:“你毕竟也是太医博士,身负重责,断断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到时候恐怕就只有请你屈居张博士之下了。”

  言毕,他端起桌上一杯新泡好的碧螺春,慢悠悠地刮起上面的茶沫子,似乎是给沈寒山一点考虑的时间。

  不等他喝上一口新茶,沈寒山已唇角一弯,收起方才将怒未怒的脸色:“看来臣是骑虎难下、不能不做了啊。”

  他话锋一转,目光落定在张起仁平和无澜的脸上。

  “……不过就如太子殿下之言,以后倒是张博士屈居我之下了?

  张起仁亦立身起来,深沉的眼里瞧不出一丝不悦:“沈博士擅长时疫,臣之所不及,在此事上,臣理应在其之下,而无屈从一说。”

  “好!好一个知情达理、大局为重的张博士!”沈寒山大笑一声,“既然张博士都已经做出表率,那么这里的太医也好,生徒也好,可都要归臣一人调度,不可以逾越抗命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