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97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徐子文和吴栩本诊治王焘的事情上败了一局,现下又如同被同为生徒的吴议差使调动,心中自然忿忿不平,面上又不敢显露出来,一腔怨言在心底翻来滚去,倒生出许多不安分的念头。

  两双阴霾密布的眼睛彼此对望一眼,都瞧出对方心中的“良策”了,这两人虽然素来不过是逢场作戏的表面兄弟,但面对吴议却当真横起一条心来同仇敌忾了。

  张起仁冷眼瞧着自己的一对学生,一个是狡猾过头,一个是冥顽不灵,两个人加起来倒不及吴议一半的资质了。

  幸好让他跟了沈寒山,否则……

  心下刚捻动片刻,肩上已贴上一张大手,沈寒山侧身而立,把他从沉思中拍醒。

  “我这就和吴议去采痘浆,犬只的事情让生徒去办就好,还要劳您来在这里看顾大局,研制解方。”

  张起仁慢慢拂落搁在肩头的那双熨烫的手,微微一点头。

  “你放心。”

  ——

  吴议又跟着沈寒山踏上了早晨走过的那条路,低头一看,干砺的土地上脚步的痕迹已经被黄沙掩去,只能依稀分辨出一条通往农庄的方向。

  还没等师徒二人走到于娘子家门口,就已经远远看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手里握着冰,不停地往怀里塞。

  沈寒山快步走过去,才听得于娘子嘴里不停地念着:“乖乖,忍一忍,热退了就好了,乖乖,京城的太医都说了你会好的……”

  他忙使了个眼色,吴议撂下背后的药箱子,强行掰开于娘子的手一看,怀里的婴儿抹着一头的冰,早就冻得青紫不已,他也顾不得什么防护了,直接伸出食指去探他的颈动脉,果然是一点搏动也没有了。

  “沈博士……”

  “我知道了。”沈寒山飞快地打断他的话,试图与于娘子对话,“你儿子……没了多久了?”

  “没了?”于娘子反咧唇一笑,干裂的嘴皮渗出血丝,“您看,他不是好好地呆在我怀里的吗?”

  说着,一边掩好吴议掀开的襁褓,把死婴抱着怀里不住地诓哄着。

  “乖乖睡,睡乖乖,睡一觉就好,就……就好了……”

  她干而瘦手指像骨节分明的一把竹扇,轻轻拍在没有温度的襁褓上,过了许久,才随着渐渐喑哑下来的声音停下了动作,浑身无力地滑坐下去,靠着一道落灰斑驳的墙壁上。

  “我走了好久好久,河道都干涸了,我走到河心里,才见着一点冰渣子。”她抬头看看沈寒山,又低头望着自己死去的孩子,“我把它们捧在手心里,很快很快地赶回来了,我一步也不敢停下……”

  “为什么,为什么……”

  早春虚浮的阳光折进她喃喃细语的嘴唇上,映出鲜红的一抹血痕,吴议刚想上前,却被沈寒山拉住了手肘。

  沈寒山暗暗一摇头,丧子之痛,足够压垮这个快要一无所有的贫家女,现在她连最后的理智都丧失了。

  等她终于不再言语,沈寒山才试探着缓缓上前:“于娘子……”

  于娘子如被拍上岸的鱼似的一弹,警觉地抱紧手里的死婴:“你是牛头还是马面?我不许你带走我儿子!你要带,你要带你就带我走!”

  “我不是鬼使,也不是神差。”沈寒山小步地挪近于娘子,“我是大夫啊,我来给你儿子看病的……”

  于娘子当即露出惊喜的神色:“真的?大夫,大夫你快看看,我儿子怎么这么冷……上午大夫说要给他退热,现在他退热了,怎么还不好?”

  沈寒山暗自朝吴议使了个眼色,一手附在背后,接过吴议悄悄递上的木片刮子和小药瓶,另一手小心翼翼地展开死婴的襁褓,趁于娘子发痴盯着孩子的瞬间,飞快地用木片在孩子的痘疹上刮下,抹进瓶口里。

  于娘子立即收拢双手,双脚朝沈寒山一个劲儿地蹬去:“你这个骗子!你这个骗子!你骗我,你骗我儿……”

  沈寒山将瓶子往后一丢,吴议赶忙伸手接住,用布帛一层层封好。

  沈寒山自己却岿然不动,任于娘子拳打脚踢也一动不动,既不逃避,也不喊痛,真成了一座山似的,就那么背脊挺拔地伫立在那里。

  半响,于娘子已踢得双眼通红,双脚无力,才停下来,脖颈一抽,似乎是想哭,又哭不出声,只能抽动着脸颊,绝望地望着沈寒山。

  “对不起。”沈寒山闭上眼睛,仿佛也失去了别的言语,只能不停地念一句,“对不起。”

第44章 挖出余粮

  等沈寒山吴议师徒二人集好了痘浆回来, 日头都已沉沉西下,另一头的夕空是一笔蘸开的墨,由着一抹淡月划开一道浅浅水迹。

  吴议撂下背上的药箱子,在水缸里舀了半碗清水,稍微洒了几颗盐粒进去,按照自己的经验,勉强算是配出半碗“生理盐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