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121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除了脖子上象征性的一道枷锁, 和一身还算干净的囚服, 他并没有遭到任何想象中的苛待,甚至连一记下马威的杖责都没有挨。

  这里的狱丞还单独给他开了一道房门,里面简单陈设着一桌两椅一榻,显然已经是接待“贵客”的牢房了。

  他的面前伫立着一位面若春风的年轻人, 高挑, 白净,满脸的书生气。

  他身着一身清冷洁净的月白长袍, 如同这阴黑潮湿的牢房里面一道刺目的光。

  “吴议, 你是袁州人, 因张博士的提拔,才来到长安, 你的运气真不错,比我强多了。”

  吴议带着枷锁的头抬不起来,只能上挑着一对眼睛,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官员,似乎在问,您是哪位啊?

  年轻人毫不愠怒,反倒俯身凑近他, 低声道:“我叫周兴, 是这里的狱丞。”

  听到这个历史上鼎鼎大名的酷吏的名字, 吴议心中顿时如投石落水, 短暂地惊讶之后, 反倒镇定下来——知道对方的底细,总胜过被人蒙骗的强。

  见他仍不为所动,周兴也非常耐心地陪他坐下,如果不是这里是一间阴森冷暗的牢房,吴议几乎以为他会取出一壶美酒,一碟花生,和自己唠嗑起来。

  “我以前是河阳县令,因为还算有点本事,被圣上调来了长安。”他缓缓地和吴议倾诉自己的故事,仿佛吴议不是一个等待审理的犯人,而是一个多年未见的旧友。

  吴议也就平静地听他讲下去。

  没有酷吏会把残暴这两个写在脸上,而周兴作为这个行业中的佼佼者,显然不是那种拿杖责和刑具要挟人的低等狱卒。

  “圣上多次想要提拔我,都被那些御史大夫们阻止了,他们说我没通过科考,而且太年轻,不足以委以重任。你说,这是不是很不公平?”

  不等吴议点头或是摇头,周兴就已经露出钦羡的眼光:“而你就不一样了,你在袁州连一天学都没上过,却越过贡举被张博士破格提拔到长安太学里,又在第一次旬试里就拿到了上等,真是少年俊杰,令人叹服呀。”

  这一番话的意思,无外乎我已把你的情报掌握得清清楚楚,连你入门考试考了第一名这样的细枝末节都知道,所以甭想在我面前撒谎。

  果然,短暂的寒暄之后,周兴目光一闪,终于提起了今天的正事:“这么好的前途,若被毁了,连我这个做狱丞的看了也心疼呐……说说吧,到底是谁指使你在太子的药汤里面做手脚?”

  显然,周兴要和他玩“先礼后兵”那一套,因为他笃定这个年轻人背后一定还藏着一座靠山,他就靠手里的糖和鞭子,把这座深藏其后的山脉连根拔起。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这个问题也正是吴议心头所想的。

  他们希望得到一个什么答案?

  从踏进这间牢房的第一步,吴议就立即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绝不是一桩简单的冤假错案,有人隐藏在背后,步步为营,目的就是想要通过他这个“饵”钓出一条大鱼。

  这样的事情,早就永徽年间高阳公主谋反一案就有了先例,当时高阳公主为争夺爵位,不惜污蔑自己的大伯哥房遗直对自己无礼,结果反被长孙无忌抓住马脚,翻出与其与荆王李元景“谋反”一案,借机彻底地清扫了所有曾经或现在依然与自己立场不合的政敌,成为当时震惊朝野的一桩肃清大案。

  尽管长孙无忌最后也不得善终,但是这样的先例摆在眼前,想要效仿,也不算太难。

  如今掌管大理寺的正是昔日的东宫左庶子张文瓘,吴议可不觉得凭借郿州一行那几面之缘的交情,这位精明能干的太子党要员就能轻易放过自己。

  见他沉默不语,周兴又替他剖析一番:“其实张博士对你也算是有知遇之恩,你这样谋害太子,难道就一点也不内疚吗?我还听说太子对你颇为欣赏,在张博士面前常有激赏之言,对于这样的伯乐,你又怎么下得去狠手呢?”

  说罢,他长吁一口气,冷冷的目光刻在吴议的脸上,仿佛在他眼里,这就是个不知飨足,不懂回报的白眼狼。

  周兴所问的每一个问题,吴议都很想反问回去,但他深知眼前这个看似温文有礼的年轻人的厉害手段与真实面目。这番话绝非是和他推心置腹,反倒要诱导他说出心中的秘密。

  他不由苦笑,也提出一个问题。

  “你们凭什么就指认我是危害太子之人?”

  “凭你鬼鬼祟祟,擅闯奉医局,企图销毁证据。”周兴最后叹了一口气,仿佛吴议唯一的一句话,就是最愚蠢的一句话,“或者说,就凭你是沈寒山的门徒,武后的走狗。”

  他这句话,可以说是最后给吴议一次机会,让他供出背后主谋了。

  吴议眉心一跳,这才明白了这出好戏,想要唱给谁听。

  周兴这颗摇摆不定的墙头草,显然还没有站定自己未来效忠的主子,还企图借此事助太子党扳倒武后,把吴议当成自己仕途上的最佳的祭品。

  而这一搏,也是太子党的背水一战。

  此时的武后虽然已经垂帘听政,手握大权,但其心腹李义府死于贬地,袁公瑜遭到贬谪,就连许敬宗都因年老体衰而辞官。在表面风光的“二圣临朝”的局势下,武后的地位实际上已经势单力薄,岌岌可危。[1]

  而这一切,均是出自看似懦弱的李治的安排。他已经剪除了“旧武党”的羽翼,可以放心大胆地借助武后的才干与能力,替自己这个不争气的身体治理国家。

  在这个节骨眼上,趁着“新武党”还没有完全成立,击溃武后,完成连长孙无忌都未能完成的伟业,又是多么一件令人心神激荡的事情!

  周兴当然想不到,他自己就会成为新武党中的一员。

  而撬开眼前这个少年的嘴巴,才是当下最要紧的任务。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