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142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师徒两人正笑闹间,已有人推门而入,人还没到,一个酒嗝先扑面而来:“你们师徒两个,嗝……又借着我的地盘说什么悄悄话呢?”

  李璟马上乖觉地去给祖师爷掺茶倒水,顺手加了两味酸甜醒酒的药材进去,递到沈寒山的面前。

  小徒孙如此懂事,沈寒山倒也不计较他的鸠占鹊巢,往椅子上斜斜一躺,就有人老实乖觉地拿扇子送上凉风,也实在美哉了。

  享受了半响小郡王的服侍,沈寒山才挥手让他停下手中摇动的小扇子:“行啦,去背你师父给的书,我有话要和你师父商量。”

  李璟跟沈寒山也算打过不少交道,鲜少见他有逐客的时候,知道这是有不能告诉他的要事商量,也不多加纠缠,老老实实地抱走吴议方才敲他两下的书,悄悄地退出了门外。

  吴议这才忍不住开口问他:“老师,究竟什么事情?”

第70章 新罗前线

  沈寒山徐徐饮下一口徒孙泡好的醒酒茶, 才望着吴议,缓缓道:“戍新罗边防的唐军之中突然爆发了传尸之疫, 此事颇有蹊跷, 圣上已传诏太医署, 要郑博士火速做出安排,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火都烧到眉毛上了, 也难为他还能如此悠悠然喝酒品茶,吴议心下捻动片刻, 大概能猜出郑筠太医丞的安排。

  “外科几位圣手自然少不得要去, 内科之中唯老师素擅时疫, 又侍候太……孝敬皇帝[1]多年,想来一定在前往新罗的人马之列。”

  “不止是我。”沈寒山将那小徒孙孝敬的好茶搁在案上, 眉毛一抬,颇为无奈, “还有你和你的小徒弟。”

  吴议心头遽然一跳,从师而行, 自然是他这个徒弟的本分,要安排李璟也跟着一起去, 就颇有些耐人寻味的意思了。

  李璟小小年纪就已经被天后封了南安郡王, 又素与太平交好,恐怕在旁人眼里, 他并不是一名初出茅庐的小生徒, 而是天后试图探看新罗边境的一双眼睛。

  新罗战线一贯为刘仁轨独掌大权, 即使走了, 留下的也是自己的心腹爱将李谨行,可以说这戍边的四万唐军个个都为东宫党的兵马。而李璟这个天后眼皮子底下养大的小番犬,恐怕未必会受到当地士卒的欢迎。

  况且,此行不仅是一番对他能力的试炼与打磨,同时也是天后对他忠诚的一次考验。

  在这样两面都未必能讨好的局面下,李璟的立场就十分尴尬了,若如实回禀武后,则必被士卒警戒忌惮;若凡事有所隐瞒,就会被天后毫不留情地摒弃。

  别说是一个刚满十三的小小少年,就是把这事搁在吴议身上,也足够让他伤一番脑筋的。

  也难怪沈寒山要提前请走李璟了,这种与人不善的事情,他向来是能避就避,避不了的,就装聋作哑,过他的快活日子。

  吴议只能岔开这个话题:“那我们何时动身?”

  沈寒山道:“即刻。”

  果然,沈寒山话音未落,就听见一阵雨点似的匆忙而有律的脚步声,打门进来的居然是王福来。

  王福来一贯笑眼眯眯的眼睛也少见地抹成一平横,狭长的眼缝将乌黑的眼仁剪成两长条,搁在那张圆滚滚的脸上,像嵌在宝盒中的两把锋利小刀。

  他眼神一肃:“传天皇口谕,太医署沈寒山素擅时疫,须即刻与外科博士胡志林、针科博士秦鸣鹤一头赶往新罗战线,力保我大唐将士安危!”

  沈寒山从椅子上一滚落,几乎跌在王福来的跟前:“臣谨遵圣上口谕。”

  “圣上还说了。”王福来垂头低声道,“放眼太医署中,但凡有专长时疫、擅治传尸的都挑了去,凭你差遣调度,绝不允许有推脱之词。但只一条,此行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专长时疫、擅治传尸,这话就差指名道姓地点到吴议头上了。他虽还无资格成为一名大唐医官,但已侍奉孝敬皇帝三年有余,早就把传尸一病摸得清清楚楚,此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也难怪李治那么紧张新罗战线,若刘仁轨才被调离前线几个月,好不容易得来的胜利就被新罗人重新夺回,那么本来就不甚稳固的新罗前线一定会军心大挫,连失数城。

  除此之外,另一条战线上虎视眈眈的吐蕃也绝不是可以轻视的,刘仁轨就像是一颗治疗李治忧虑的定心丸,也像钉在敌人心头的一颗锋利的钉子,只要他老人家还能随时奔赴吐蕃前线,那么李治就可以心安,吐蕃则不敢妄动。

  相反,如果他忙于应付新罗战线,就等于卸下了吐蕃心头的重负,给他们一个反咬一口的机会,到时候若两线齐开,兵民俱疲,很可能落得一线甚至两线的战败。

  王福来亲自来宣口谕,就已经证明了事态的严重性。

  吴议来不及和沈寒山再多打商量,先匆匆收拾好东西,从秋到冬的衣物乱七八糟往包袱里一裹,沈寒山还想偷摸摸塞几坛子美酒进去,刚巧被赶来的郑筠博士瞧见,提溜着耳朵给他揪出房门。

  “军中有的是打头的烈酒,只怕你没有脑袋去喝了!”

  也难得有治得住沈寒山的人,郑筠这几年丝毫不见老,一双眉毛几乎倒竖起来,声如洪钟地教训他:“到了新罗,你就是领头的那一个,如此大任担在身上,若有再喝酒误事的,休怪老夫翻脸无情!”

  您啥时候温和有情了?沈寒山心道。

  郑筠敲打他两下,也没有多的功夫再交代,只郑重地吩咐道:“此事非同儿戏,军行一路艰辛,老夫只许你们活着回来。”

  活着回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