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169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他朝着房氏的肚子,竖着比划了一下,示意应该如此动刀。

  现代的剖腹产,一般是做横向切口,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产妇愈后的美观。

  但紧急情况下,医生会还是会选择做竖向的切口,以顺应肌肉的纹理走向,可以更快速地剖开腹壁。

  这些道理,对于精通内外双科的郑筠太医丞来说,自然是不必开口解释的。

  见郑筠神色毫无异样,吴议才略微安心,打开从胡志林那里顺来的外科器械箱,取出一把精巧的柳叶刀,在烛火上稍微烫洗一下,才定下心神,在房氏的肚子上划上第一刀。

  第一刀,便从肚脐下一寸半直接划开三寸之长。

  这长长的一刀下去,尚在昏迷中的房氏便已痛得转醒,一双黑蒙蒙的眼睛如绕着云雾,只能瞧见身前一个白晃晃的身影。

  “不好了,太子妃已然痛醒了!”

  婆子们见她痛到转醒,登时慌了心神,这年轻的小太医说是进来救人的,怎么却动起了刀子呢?

  “娘娘,您现在没有力气顺产,所以我们得剖腹取子。”吴议额上亦生出一颗豆大的汗珠,看似平静的面孔之下,其实比房氏本人更加紧张。

  在这个没有麻醉的年代,直接剖腹的痛苦,未必就小于顺产一场的苦楚,他也不知道这位身子羸弱的太子妃,究竟能不能挨过这几刀。

  房氏只觉得耳畔一阵嗡嗡作响,只有“剖腹取子”四个字听到心里去了,双手无力地纠缠住已经打湿的床褥,苍白的下颌微微一点,只吐出一个字。

  “好……”

  只要能救她腹中孩儿,还有什么痛苦是她不可以忍耐的。

  那些产婆也都是数月之前都精挑细选出来的老人了,自然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虽有片刻的惊讶,但也很快稳住了心神,反问郑筠:“需不需用乌头使娘娘稍减痛苦?”

  郑筠断然摇首:“乌头对胎儿大有不好,想必娘娘也不愿意用在自己身上。”

  “生孩子,哪有……哪有不痛一番的?这是当娘的命……不折腾这一遭,怎么知道,知道当娘的苦……”

  房氏痛意之中,竟衔了一抹苍白虚弱的笑容,望着急得急头烂额的婆子们,反挤出几句话来宽慰她们,同时也是鼓舞自己。

  吴议见她虽然神志恍惚,但意志尚且坚定,感觉加快了下刀的速度。

  剖开腹壁之后,就是熟悉的操作,切开反折处的腹膜,几乎不用将膀胱剥开,膨胀的子宫便已经浮了上来。

  吴议低声道一句“娘娘忍住”,按照上辈子的经验,在子宫下段不深不浅地化开一道约三寸半的切口。

  几道切口下来,房氏只觉得有如肝肠寸断之苦,幸而她骨子里是个要强的,虽然已经痛得几乎咬碎一口贝齿,却也不开口喊一句痛,生怕耽搁了这位太医的动作。

  吴议切开子宫下段之后,又小心翼翼地破开胎膜,见一切顺利,才放下已经染后的柳叶刀,擦净双手,伸入宫腔,调整好胎儿的体位,慢慢将孩子从子宫之中牵拉出来。

  几个产婆虽没见过从上头生出孩子的,但好歹也接生过上千个下面出来的孩子,赶紧上前帮了把忙,慢慢地擦干净孩子的口鼻,又一剪刀绞断他的脐带。

  “哇……”

  不等吴议习惯性地拍拍婴儿的足底,这孩子已经先用一声响亮的哭声宣告了自己的到来。

  “恭喜太子妃,是位小郡主!”产婆忙不迭把孩子裹在干净的襁褓中,抱给房氏看。

  而吴议却不敢有丝毫怠慢,慢慢取出胎膜胎盘之后,才反着刚才动刀的步骤,重新将所有的创口一针一线地缝回去。

  吴议手法极其干净利落,从剖腹到关腹,不过也用了一刻钟的时间。

  只是对于房氏而言,这一刻竟然如挨了一年一般。

  吴议每一针下去,她便只觉得痛得全身骨头都要碎掉一般,只能抬眼觑着自己初生的小小婴儿,瞧着她小小的、嫩红的身躯,心中满怀柔情。

  最后一针缝完,她才松开了牙关,朝吴议缓缓一笑:“多谢……”

  话音未落,她脑袋一歪,便已陷入沉沉的昏迷之中。

第85章 必当再见

  郑筠立即拈住房氏堪堪垂落的手腕, 指腹切在尺关之侧。

  他神色一凝:“娘娘脉象速滑无力, 恐有后继无力之危象,你们几个, 速速取来参汤给娘娘灌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