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187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萧毅的喜怒无常,吴议已经领教过了,暴虐不仁倒还真没发觉,毕竟能给囚犯好吃好喝供着,怎么看也不像个动不动就拔刀子杀人的暴君。

  他说的很少,听得更多。

  脑海里浮现出萧毅那张秀丽端庄的眉眼和大煞风景的可怖伤疤,以及那轻轻扫过、漫不经心的眼神。

  总觉得事情还有异端。

  正当两人合计的时候,箫狗儿已经又端着饭碗过来了。

  吴议自己竟也没发觉自己已经一夜未眠,,酸涩的眼底有一片淡淡的青色,如洁白一张纸上不经意间抹上一笔淡墨。

  箫狗儿眼尖地发现了这点痕迹,像是瞧出了什么蛛丝马迹,语带宽慰地给他喂饭:“小姑爷,你放心好了,咱们大当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只要你供出麻醉散的方子,到时候有吃香的喝辣的,决计少不了你一个!”

  ——咚。

  隔壁传来肉体撞击地面的低沉声音,吴议心底蓦地一紧。

  箫狗儿却见惯不怪地眼皮也不抬,故意放大了声音:“小姑爷,你别管隔壁那个针尖心眼的老太爷,要听就让他听好了,反正咱们大当家的,瞧不上他。”

  最后四个字咬得格外重,仿佛李博亭博士被关在这里都是浪费了他们宝贵的粮食。

  ——砰。

  隔壁又是闷闷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狠狠地砸中了墙面。

  吴议竟觉得有些失笑,看来李博亭是给这只牙尖嘴利的狗儿气得不轻。

  箫狗儿也得意洋洋地笑起来,露出一对尖尖的虎牙:“偷香油的老鼠崽子,也敢跟你狗爷鬼鬼祟祟,下回不仅骂你,还要吃了你!”

  这一回,隔壁倒彻底没了声响。

  吴议这回笑不出来了,李博亭左不过是个风烛残年的老爷子,被囚禁了这么多天,别说生理上的不适应,心理估计也憋出了不少问题。

  照这么折腾下去,指不定还没等到萧毅决定是放是剐,他自己就先一命呜呼了。

  “小姑爷,你别操心那只老老鼠。”箫狗儿照例给他喂得肚皮滚圆,很有成就感地拍了拍空空如也的碗,“我们大当家召你去陪她操练军队,你可看好了!”

  萧毅要请吴议一同操练军队,无外乎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军事实力。

  虽然早在新罗前线见识过正规的唐军,他也不得不为这规模宏大的势力所震惊,全副武装的士卒在炎炎烈日底下互相拼刀对枪,彼此发出野兽一般战意昂扬的嘶吼声。

  萧毅并没有因为女儿身而显得突兀,她身着军装,头戴盔甲,凶神恶煞的伤疤更添一股生杀予夺的霸气,站在数千男兵前面而毫不怯弱,看上去比任何一个男人都要更加地挺拔坚定。

  在此之前,吴议对萧毅及她的军队的印象,也仅仅停留于民间传说中占山为王的前朝遗祸,没钱了搜刮百姓,有钱了骚扰政’府,老虎管不着,猴子称大王。

  现在看来,萧家拥有的不仅是一块紧接渝州、独霸一方的山头,还拥有一支操练有素、不容小觑的正规军队。

  萧毅肯定不是吃饱了撑的要建设出一支战斗力十足的正规军,再联系到这里颇具规模的建筑群,这个桀骜不驯的女毛头子想做什么,几乎是司马昭之心了。

  吴议被这个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地方可不是猴窝。

  这是不折不扣的贼船啊。

  在他观察着萧毅的时候,萧毅却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吴议,你来了。”

  吴议大约猜到,在跟他见面之前,她已经见过了面冷心硬的许捷,只怕是没有撬动许捷的铁齿钢牙。

  “你别怕。”萧毅信手摘掉头顶的盔甲,抹了抹发际的汗珠子,微微一笑,“想必你也听说过,毛子头萧毅是前朝义军萧铣的后人。我祖上便是渝州人氏,所以对老乡格外亲切。”

  “能与大当家同乡共脉,是我们的福气。”不管她目的欲何,装傻充愣总不会错的。

  萧毅闻言,哈哈大笑两声,才拍了拍吴议的肩膀:“没有吓到腿软,很好。”

  旋即挥手指向面前精锐的部队:“你猜这里面,有多少人是我渝州同乡?”

  吴议摇头。

  萧毅比出一只手掌。

  “五成?”

  五指一收,握成拳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