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193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刘刺史温故完这个在渝州已经人人皆知的故事,才幽幽叹了一口。

  “可惜啊,两个青年俊杰,就这么被毛子掳掠了去,至今生死不明。”

  顾安喝了三杯冷酒,但思绪依旧冷静而清晰:“他们前一月发明了麻醉散,后面就被毛子撸走了,这说明萧毅所图谋的不是他们的性命,而是麻醉散。”

  武三思不由奇道:“什么方子,真的那么神奇?”

  顾安笑着点点头:“将军再豪饮几杯,就可以体会麻醉散的滋味了。”

  刘刺史却没有开玩笑的心思了:“此方可抵万人之军!倘若二位助教挨不住折腾供出了这个方子,咱们的胜算就又少了一成!”

  李璟摇着青瓷浮花的酒杯,眸中有一闪而过的冷意:“我听说二位助教为人坚贞不屈,想来决计不会为敌军所屈服。”

  顾安倒是同意他的话:“我与吴先生有一面之缘,他是通达事理之人,想来不会做出糊涂事。而且我听说有与萧家军打过交道的人见过他的面,想来正是因为他不肯交出麻醉散的方子,所以萧毅才暂且不杀他性命。否则,他恐怕早就被杀人灭口了。”

  李璟听到这里,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才算是落了地,面上依旧是岿然不动:“敢问顾公,那位与萧家军打过交道的是什么人,住哪里?”

  “正是被他所救的城外秦家。”顾安抚掌长叹道,“这些城外人家更常被萧家的人刮油吃水,却也因此常能捎出点消息,也算是他们的因缘一场。”

  “不提这些事情了!”武三思好不容易扬起的兴致又被这些琐事压了下去,带头一举杯,“来,喝!”

  ——

  一席盛宴,觥筹交错,转眼就到了入夜时分。

  一轮明月似一块被琢磨圆润的玉,嵌在万里无云的漆黑夜幕中,静默地指点着酒客们的归途。

  武三思早已醉得不成样子,如一滩烂泥似的倒在刘刺史身上,刘刺史也没办法甩开这块厚重的牛皮糖,只能和下人一起搀扶去厢房安歇下。

  李璟推杯换盏间悄悄倒掉不少酒水,也只有三分薄醉而已,见刘刺史和武三思纠缠着去了厢房,便悄不做声地从后门溜走。

  他既没有去刘刺史准备好的厢房休息,也没有回裴源打点好的军帐之中,反而是趁着朗朗月光,悄悄踏上出城的路。

  刚走到城门口,便见前面一个黑黢黢的影子一闪而过,心中正生疑窦,已经被护城的侍卫拦下。

  “这位公子,眼下已经过了定昏的时候了,你要出城可得等明天了。”

  特殊时期,戒备森严,守门的侍卫亦不敢有分毫懈怠,分了三拨日夜不休地轮班倒,谁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捅下篓子。

  “那前头那个人为什么能出去?”李璟刻意不提自己的身份,先套出侍卫的话来。

  “那一位是奉节县丞,有公务在身的。”侍卫见他锦衣华服,也不似本地口音,正一头雾水,李璟已伸手示出自己的官印。

  “原来是郡王爷,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还望郡王爷恕罪……”几位侍卫正欲行礼,便被被李璟匆匆拦下。

  “看守城门,是你们的职责所在,你们严谨行事,正是应该被嘉奖的,又何罪之有呢?”他微微一笑,墨黑的眼眸折出明明月光。

  这几位侍卫本以为自己开罪了长安而来的贵客,心中正惶惶不安,没想到这位郡王爷并没有作威作福的势态,这才安下心来,忙放他出城。

  “郡王爷这大半夜的,是要去做什么呀?”等李璟走远了,几个侍卫才敢聚拢过脑袋,悄悄议论刚才的少年郡王。

  “应当是去视察城外民情了吧?”他们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了。

  “早听说南安郡王少年俊杰,如今一看,果然气度非凡。”一个脑袋稍微抬了起来,遥遥望着已不可见的李璟的背影,眼中不乏钦佩之意,“咱们渝州城来了这样一个人物,一定能击溃萧家军的。”

  “我看倒不怎么样。”另一个脑袋摇了摇头,“那为首的武将军可是出了名的草莽将军,怎么可能打胜仗嘛!”

  ……

  侍卫们的絮絮低语倒是猜中了一半。

  李璟的确是去城外一座民宅之中,但还没敲门,便见里头灯火幽明,如不定的鬼魂,心中已敲下一颗棋子。

  里头的可不是什么孤魂野鬼。

  看来那位顾县丞已经先他一步,造访了这家与萧家毛子常来往的人家。

  他悄悄潜藏在一棵大树后头,等顾安离开了这户人家,幽幽的灯火也骤然一黯,才转身出来,重新敲开这户关键的门。

  那人家估摸着以为是顾安有事折返回来,开门开得也干脆利落,伸出一个又细又长的脖子:“顾县丞,您还有什么事……”

  话音未落,人就已经往里一缩,顺势便要把门重新关上。

  李璟抽出腰间的佩剑,稳稳当当地卡在门缝之中,冷厉的刀锋之上,却是一道温和的笑容:“您别怕,我不是什么毛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