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197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李璟环顾一周,很快在角落发现了瑟瑟发抖的箫狗儿和被他挟持在手中的吴议。

  他眉心一动,将焦急按在心头,面上依旧是一派从容:“你们三当家的已经身死,大当家的也被生擒,事到如今,你还要负隅顽抗吗?”

  箫狗儿浑身一震,手腕抖得更厉害了:“你们这些官府的走狗, 只会鱼肉百姓, 欺压无辜, 我,我就是死,也不会背叛大当家的!”

  李璟目光死死锁在他颤抖的手掌上,只觉得心脏也跟着一起失去了原本的节律,砰砰地响在耳畔。

  出口的声音便如涛涛江流,平静之中蕴着怒波。

  “鱼肉百姓,欺压无辜,这些事情,究竟是谁做出来的?渝州百姓人人自危,户户闭门,防的到底是谁?而你手中的这一位却是一位救死扶伤的大夫,他救过多少人的性命,你知道吗?”

  旭日遥遥升起,拨开渺渺的江雾,仿佛一张无情的大手,将数年来蒙在箫狗儿心头的那张窗纸彻底掀开。

  义军二字,不过是个粉饰太平的幌子,他们做出来的事情,和一般的匪徒强盗根本没有任何分别。

  见他面带犹豫之色,李璟才缓缓压低了声音:“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只要你放下手中的武器,我可以担保你性命无虞。”

  一面说着,一面已悄悄将手掌按上腰侧的小剑,不动声响地拔出三寸。

  箫狗儿惶然地举目四望,只见一圈平日里一桌吃饭喝酒的兄弟姊妹都已经举手投诚,只剩下他一个人手中还握着刀。

  雪亮的刀刃上映出一个苍白无力的笑容,笑得像是在哭。

  他低下头,和吴议四目相洽,眼中充满了无奈。

  “吴先生,对不住了,箫狗儿来世再给你抵命。”

  刀剑相碰的声音锵然入耳。

  “师父!”

  吴议只觉得胸口传来一阵锐利的刺痛,旋即有一阵甜腥涌上喉头。

  和血液一起流出去的,是连日惴惴不安的担忧和担惊受怕的疲惫。

  浑身的力气一松,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世界旋即一片寂灭。

  ——

  再度醒来的时候,只隐隐听得旁人谈话的声音。

  “还好你一剑劈开了他的刀,这一刀才避开了心脏,并未伤及要害,方才我已用百草霜和水给他灌下,并针刺其百会、足大趾中趾甲侧,想来不出片刻,他就能转醒过来。”

  “有劳许先生,此番让先生也受惊了,请先生先去休息,吴先生就让我来守着吧。”

  “方才匆忙之间来不及问,郡王爷和吴助教……”

  “吴助教和我同出沈寒山博士门下,所以素有同窗之谊。”

  “原来如此。”

  ……

  只不过昏睡了一场,就听见李璟把自己拔高了一个辈分,成了他的同门师弟了。

  下意识地想要出声说话,嗓子却好像被胶水黏住了一般,干涩地发不出一点声音,只有胸口一丝一丝的刺痛不断提醒他,现在他已经换了个身份,成为了一名负伤在床的病员,而不是看病开方的大夫。

  医者不自医,眼下自己是个什么情况,吴议自己也说不清楚。

  正恍惚出神,一个温暖的手掌就已经贴上了额头。

  “还好没有发热。”

  他这才回过神来,只觉得全身酸软痛楚,如同拆骨削肉,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是舒坦的。

  视线往上一抬,便瞧见一双含着担忧的眼睛,正凝眸注视着自己。

  吴议心里明白过来,这一场九死一生,总算是捡回一条小命。

  嗓子仍然发不出一丝声音,只能勾起一个温软的笑容,示意李璟不要担心自己。

  见他转醒过来,李璟才忙着给他掺上一杯温热的水,用汤匙小心翼翼地拨动片刻,才一勺一勺慢慢喂进他的嘴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