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202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这就免了。”吴议忙谢绝了严铭的好意,他的心除了太医署的书库别无所属,至于妻娶一事,一切还要看缘分。

  严铭见他拒绝,不知为何,反觉得松了一口气,信手丢到手中的花生:“那就这么定下了,十月十五,你一定要来。”

第101章 婚礼

  十月十五, 正是黄道大吉的好日子。

  只可惜天公不与人美, 连绵数日的秋雨一丝一丝从空中抽出来, 钩织成茫茫无际的一片雨帘, 将一切张灯结彩的洋洋喜气抹成一片模糊而湿润的红。

  严氏一族在朝堂之中也算是有一席之地,婚礼也办的格外体面, 上至三省宰相,下至富贾商家, 即使不亲临宴席, 也都差人送来新婚贺礼。

  各处的礼物流水介送来严府之中, 其中不乏奇珍异宝,令人应接不暇,大开眼界。

  按照当朝婚礼的习俗, 新娘要黄昏时才接来府中, 新郎早早地起来,先在府中招呼贵客, 再乘轿子去女方家中迎亲。

  严铭奉承父命, 身着大红色的喜衣,僵笑着一张脸应付各色来往的客人。

  并不是不兴奋与憧憬的, 只是被迷茫和说不出理由的惆怅掩盖, 只觉得身心俱疲。

  各人送来的礼物都已堆成了小山,接过之后一应交给身边的小厮竹里麻利地打点, 他手里拈着眉州刺史李敬业托人送来的竹骨小扇, 忽然想到了自己那位一身清贫的挚友, 方才吴议夹在无数宾客之中, 和他也不过点头一笑,就算是贺过喜了。

  不知道他今天送了什么贺礼来。

  想看看,又不愿意看到。

  他自己正没来头地矛盾着,竹里已笑嘻嘻地将吴议的贺礼递了过去,一个绣着喜鹊登梅的锦盒,漂亮而小巧。

  连锦盒都是这样精致的,不像是吴议自己能想出来的心思,想来也是有人替他操办打点的。

  他轻轻拉开上头的丝绸带子,开了锦盒,却眉头一皱,将锦盒放在桌上没说话。

  竹里瞟眼看着,原是一个玉制同心结,莹润生光,看着也是好东西,意思也精巧的,怎么就惹了自家爷的不快活?

  他打小就跟着这位心思单纯的爷,把他脾气摸得准准的,知道不该说话的时候绝不开口。

  严铭看着锦盒里安安静静躺着的玉同心,久久无言。

  未等他从复杂的心绪中理出头绪来,已被一身锵然的锣鼓敲醒回神,竹里这才低声道:“爷,咱们该去柳国公府上迎接新娘了。”

  ——

  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不畏漫天细雨,一路敲锣打鼓涌到柳国公府前。

  按照旧俗,新娘家是大门紧闭,专门给新郎设下关卡,新郎家若不摆出十足的诚意,是断然不会开门的。

  跟来一起迎亲的除了远亲近邻,还有几位和新郎关系密切的朋友,吴议夹在一群公子哥里,也当了一回唐代的“伴郎团”,一起跟着扯着喉咙大喊几声“开门”,里面便传来一阵女子娇嗔的笑语。

  “要想娶走咱们家的新娘子,总得做一首催妆诗来,若做得不好,咱们可不给开门!”

  唐人风雅浪漫,就在娶亲的关头也要考一考新郎的文采,若是不在这事上下点功夫,可娶不到新娘子进门。

  严铭被左推右攘,推到人群前头,不得已背出一首他爹花钱请当朝文毫写出的催妆诗。

  “青春今夜正芳新,红叶开时一朵花;分明宝树从人看,何劳玉扇更来遮。”

  里头的女子却还要刁难:“玉扇偏要遮芳容,再请新郎诗一首!”

  严铭不得已,悄悄从袖中取出一方早早备下的小抄,略清了清嗓子,照着大声念出来:

  “牵虫罗扇不须遮,白美娇多不见奢;侍娘不用相要勤,终归不免属他家。”

  随着盈盈一阵笑声,门便砰一声打开了,一群打扮娇俏的女子拥着中间凤冠霞帔的新娘,施施然跨过高高的门槛,严铭正想伸手去接,却被一个年轻的女子拦路挡住。

  那女子左手把腰一叉,右手朝他一招手,笑吟吟道:“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吴议在后头看得稀奇:“这是什么意思?”

  旁边的人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这是障车之礼呀,不留下点买路财,怎么可能娶得走新娘子去!”

  说着便揶揄一句:“公子,你以后娶亲的时候,也要这么来一遭的,可得好好看着学会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