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204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李璟将他揽在怀中,半是哄,半是骗地将人扶上了马车:“等回家里了,你要怎么喝都随你。”

第102章 交颈

  马车颠簸片刻, 穿过落木萧萧的小巷, 停在一所干净整洁的宅院前头。

  严铭深知吴议好读书喜僻静的心性, 也不多派人扰他清净,只拨了个寡言少语的书童替他看门守院。这书童原本叫做严全的,如今跟了吴议, 也就改名叫做吴全了。

  吴议自己鲜少有落家的时候, 连带吴全这个书童也像桌上摆的空落落的青花瓷瓶, 白白成了装点宅邸的一个摆设。

  见一架马车停在门口, 吴全还只当是哪位走错门的客人,正要上前送客,便见一个器宇轩昂的少年跳下马车,接着才伸手接住车上醉意熏然的青年。

  吴全定睛一瞧,那少年怀中的人,不是自己主子又是谁?

  他这才忙不迭推开半掩的木门,替李璟让出一条道来。

  李璟朝他微微一颔首:“多谢。”

  吴家小院向来人丁寥落, 偶然来了这么一位不同寻常的客人, 吴全也少不得觑着眼睛多瞧了两眼, 但见那少年星眉剑目, 眸光明朗, 举手投足之间自一股天潢贵胄的气度,便知道此人身份定然非比寻常,自然一点不敢怠慢, 生怕替主子得罪了贵客。

  倒是李璟的态度颇为谦和温文:“吴先生在严府喝醉了, 我送他回来歇息, 他的房间在哪里?”

  吴全忙替他引路,三人走过一方小小的庭院,就到了吴议偶尔休息的厢房。

  “有劳您了,让小人来伺候先生吧。”吴全刚想伸手接过李璟怀中的吴议,便被一个和善而不容抗拒的笑容所截住了手中的动作。

  李璟不仅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将双手箍得更紧:“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客人都已经亲自开口,吴全也不好再加插嘴,弓着身子让李璟搀扶着吴议走了进去,替他们点燃了屋里的灯火,便轻手轻脚地掩好了厢房的门,悄悄地回自己的房间了。

  吴全一走,李璟才松开勒得紧紧的臂膀,将自己的师父放在床上。

  吴议的酒品很好,只象征性地挣扎两下,便安静了下来,任由人摆布。

  李璟替他脱掉鞋袜,掀开被子,刚想替他除去衣物,双手便被人松松握住。

  视线往上一错,便对上一双迷迷蒙蒙的眼睛。

  明眸半睁,摇曳着烛火。

  长长的睫毛落下一片细碎的影,都溶进那双醉意朦胧的眼睛里。

  李璟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撩动的灯火一起跃动起来,砰砰地响在耳畔。

  “璟儿……你……在这里……”语不成句的呢喃低低响起,似乎是在奇怪他怎么会在这里,手中推攘的动作也渐渐无力地松下。

  “师父,我在这里。”

  李璟顺势伏下身子,用耳朵贴着他微润的嘴唇,听他无意的低声细语,只觉一股温热的呼吸混着清冽的酒味一起扑到脸颊上,将他也熏得有些微醉了。

  温软的触感印在耳廓上,像一池春水,揉碎了他的心。

  忍不住转过头,在他唇畔轻轻印下一吻。

  醉人的酒香带着微凉的温度,却偏在相印的双唇中擦出燎原烈火。

  欲望似惊涛骇浪,在血液中一掠而过。

  蜻蜓点水的轻吻转瞬变成了唇齿缠绵的深吻,啮噬般咬上罪魁祸首的唇瓣,将所有焦灼的轻吟封在口中。

  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自己身下,让他怎么按捺得住?

  吴议喉咙滚动了下,呜咽的声音生生被咽在了这个侵城略地的吻中。

  二人交颈相吻,青丝交缠。

  直到对方被自己折腾得有些喘不过气,李璟才松开意犹未尽的唇,轻轻舔了舔吴议唇角溢出的银丝。

  在梦中演练了千百次的事情,终于成了真,甚至比想象得还要美好,比春水更温柔,比酒乡更醉人。

  师父,我会好好保护你,像父亲对待母亲那样,不离不弃,宠辱与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