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208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王福来赔着笑,一字一句忖度道:“可不是呢, 公主和南安郡王是自幼一起长大的情分,自然少些拘束的。”

  天后不置可否地一笑, 视线遥遥落在太平身侧那个含笑而立的青年身上:“跟他们一起玩闹的那个太医又是何人?”

  王福来一贯精通宫里的事宜, 只远远一瞧, 就认出来:“是沈博士门下的徒弟, 叫做吴议的。”

  提到这个名字,天后倒少不得看了两眼:“这就是太平巴巴跟我要讨的那个太医?的确是一表人才,沈寒山教的徒弟很不错。”

  王福来知道此事的关窍, 也不敢多言:“公主从小就是个有主心骨的,想来用人也自有她的道理。”

  “你说的倒是不错,太平这孩子从小就是个倔脾气, 本宫不许她出宫,她也要求着她弘哥哥一起溜出去。”提起旧人的名字, 天后脸上云雾般缥缈的笑意也有瞬间的凝滞, 但很快如冰破水, 不露下一丝痕迹, “只怕是本宫把她送去了吐蕃, 她也要自己跑回来的。试问两国邦交,岂可儿戏?吐蕃大相这是给我出了个大大的难题啊。”

  说罢,眉心不自觉地一拢,少见地将烦忧显露于外。

  除了明面上的理由,还有更深沉的情感不由得她不多作考虑。

  太平也是她膝下唯一一女,数年来一直养在身边,自从安定思公主去后,她在佛前求了不知道多少回,才求来一个健健康康的女儿,不由将对安定思公主的愧疚和想念都寄托在了太平的身上。

  这些年来,她虽然面上严格,但心中对她总是纵容的,如今要让她把女儿送去异邦,无异于在心头生生剜下一块肉,让她如何不痛彻心扉?

  数年来的刀光剑影擦身而过,她痛久了,也痛惯了,一身伤疤围成了重重铠甲,回护着她坚不可摧的心智,令她变成了旁人眼中人人畏惧,而无所畏惧的上位者。

  可刺猬尚且有软腹,何况人呢?

  她疲倦地一苦笑,不由皱起了眉。

  见她半响沉吟不语,王福来心中早有分寸,天后是不愿意送出自己唯一的幼女,但又缺一个谢绝吐蕃的由头,而这个由头,总是要有人提起来的。

  他行走宫中数十年而不倒,靠的不是一双勤快奔波的腿,而是一张知道进退的嘴。

  “其实臣倒是觉得,让公主去和亲是万万不妥之事。”

  天后眉头一挑:“这话从何说起?”

  王福来含笑道:“娘娘可还记得,咸亨四年的时候,公主就替您的母亲荣国夫人祈福出家,做了女道士?虽然公主一直以来都只是蓄发修行,但名分却是一直都在的。”

  他点到为止地住了口,等着天后自己裁断。

  天后倒没想起这一出,不由颔首道:“你说的不错,太平既然已经是出家之人,就断无去和亲联姻的道理。我真是老了,记性也不大好了,还好你是个眼明心细的,不然咱们泱泱大唐,岂不是成了天下人的笑话!”

  “天后要顾虑天下,不像臣只囿目于宫中,这些琐事,记不得也是有的。”王福来倒不露一丝喜色,照旧低眉顺眼的模样,“只不知吐蕃来使能不能就此作罢。”

  “我记得芒松芒赞赞普还有一女,如今也有六七岁了吧?”天后目光一错,落在那个锦衣少年的身上,“璟儿这孩子再过几年也到了婚娶的岁数,我瞧这两人倒是相宜。”

  王福来顺着她的话道:“也是呢,南安郡王也是咱们宗室里不可多得的少年俊杰,想来吐蕃来使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还有其他年龄相合的宗室皇亲,大可以一并挑拣出来,让他们自己尽管放眼去挑出好婿。”天后沉吟片刻,才补上一句,“替我拟旨,修筑一所太平观,让太平继续蓄发修行。”

  说罢,也不打扰几人玩闹,只扶着王福来的手,慢慢回到甘露殿中。

  ——

  主仆两人的一席交谈,就在无声息中改变了数人的命运。

  上一次替新罗公主择婿,唐为战胜之国,新罗为战败之国,还可以敷衍过去。而这一次与吐蕃的和亲,是基于吐蕃已经日益强盛,连取西境十数州的局面之上,自然不容小视。

  因此一道懿旨下来,李唐宗室无不人心惶惶,害怕自己就成为天后眼中适合和亲的人才,从此远别故土,奔赴异邦,一去再也不能回头。

  而时年十五的李璟,在无事吃瓜的外人眼中看来,自然就是最可能的人选。

  一来他和普赞之女年龄相宜,合乎婚嫁之礼,二来他毕竟是天后当日的死敌萧淑妃的后人,虽然今日天后对他青眼有加,但也不乏养虎为患的可能,物尽其用,把他送去吐蕃和亲,可以说是最好的处置。

  一时之间,谣言四起,就连太医署中都不能避免。

  “太医哥哥,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帮璟儿啊?”太平知道此番也是为了避免自己和亲,在太平观修缮完备之前,少不得要帮璟儿度过这个难关。

  吴议被她绊着脚,连书也不能安安静静地读下去,只能从一行行书笔工整的文字中抬起头:“连公主都没有办法的事情,臣又有什么办法呢?”

  太平见他面色平淡如常,依旧一派波澜不惊的样子,不由有些气恼:“难道你就舍得璟儿远赴吐蕃吗?文成公主和亲,一去数十年未能归家,璟儿若是去了那个地方,肯定也不能再回长安了。”

  吴议却只是回以淡薄一笑:“吐蕃也非虎狼之地,郡王更不是小绵羊,公主不必太过担心。”

  他虽然态度温软,立场却极为坚定,太平不由气得一跺脚:“没想到你也和旁人一样,只会一意奉承母亲的话。”

  说罢,掩着气鼓鼓的小脸,拂袖而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