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224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女儿求您,赐吴太医安然一死。”

  “哦?”天后闻言,不由有些诧异,“我记得你曾经跟我要讨他,怎么如今却要赐死他了?”

  东风越窗而入,簌簌吹拂着静静燃烧的红烛,将母女二人的落在墙上的影子撩动成一池漾动的波纹,仿佛只要轻轻一动,就能刺破表面的平静祥和。

  “因为他活着,只会对母亲不利。”太平抬眸望着天后,明澈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然,“悬刃在顶,人就不能安眠,隐患在侧,人就不能安心。而要解决这个隐患,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摘下头顶这把匕首,为自己所用,这个办法母亲已经试过了,而吴太医却不能为您所用。”

  天后不由握紧了朱笔,笔稍从奏章中无意划过,留下一笔触目惊心的红。

  “那么另一个办法呢?”

  太平截然道:“折断这把匕首,使他永远不能再伤害自己。”

第113章 生死相随

  太平从门口中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被王福来拦在外面的李璟, 他没有太平那样大的胆子敢擅闯甘露殿, 只好在殿外苦苦等候太平出来。

  “公主,事情办得如何了?”

  太平抹了抹额上的虚汗, 朝他点点头:“母亲已经应允,赐太医哥哥安然一死, 只一条, 他只能是畏罪自戕,而绝不能是为人所害。”

  李璟虽然心焦如火, 但脑子依然冷静清醒:“倘若他是为人所害,狄公势必还要追究下去, 而若东宫也有心追查,咱们的计划就泡汤了。”

  “所以要让太医哥哥死里逃生, 还必须要贤哥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太平遥望灯火寂灭的东宫,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贤哥哥素来与母后不睦, 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一次的机会呢?”

  “这个公主不必担心,我都已经安排妥当了。”李璟和太平一起登上出宫的马车, 将事情的底细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

  “好一招离间计。”听完李璟的话,太平不由惊叹一句, 饶是她这个不到十三的小人,也知道天家之中, 最忌讳的就是“越俎代庖”这四个字。

  贤哥哥和群臣已经离心, 就势必不会再顺着他们的意思深究此事, 刚好给了他们一个金蝉脱壳的机会。

  “这还多亏了严太医,他惯常出入东宫,就算和太子的养户奴说几句话,也不会惹人耳目。”

  李璟见惯宫中人情冷暖,自然明白锦上添花人人会,雪中送炭最难得的道理,师父能有这样一个莫逆之交,虽然令他有些吃味,但更多的,还是感激之情。

  倒是太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这个赵道生,倒的确是个聪明人。”

  ——

  马车一路疾驰,很快到了太平观中。

  沈寒山一见两人轻松的神色,就知道事情已经办妥,也不多加过问,便从袖中取出一瓶封好的药水递给李璟。

  这几日他虽然看似优哉游哉,实际上暗地里已悄悄用吴议买来的狗做了假死药的实验,调整了方剂的配伍用量,才炮制出一瓶成人所用的假死药。

  虽然知道这是师父和师祖费尽心思炮制的假死药,想来也是十拿九稳之策,才会拿出来让他用,但李璟接过药瓶的时候,手掌还是微微颤抖了一下。

  沈寒山一双熨烫的大手按住他的手背,声音稳如泰山:“他是因为信任你,才把此方托付给你,你也要信任他的方子,凡事镇定处之。”

  李璟忙稳住心神,道了一声“是”,随后道:“狄公此刻已不在大理寺狱中,我这就去把假死药悄悄交给师父。”

  太平忙道:“我跟你一起去。”

  李璟摇摇头:“公主去了,只怕会过于招摇,此事就交给我办就好。”

  太平亦明白此事的轻重,也就不似往常般耍赖顽皮,老老实实跟沈寒山回到观中,假装这一夜从来没有别的事情发生过。

  主意一定下,李璟便趁着沉沉夜色,马不停蹄地赶到大理寺中。

  一听这位年轻的郡王爷要探望吴议,看守吴议的禁卒也有些犹豫不决,狄公千叮万嘱不可令人靠近这位重要的证人,若放了他进去,就是违背了自己的顶头上司的命令,可若不放,开罪的恐怕就是他远远惹不起的人了。

  李璟从袖中取出一包金子,推在那禁卒手中,低声道:“我只进去一炷香的功夫,决计不会出什么差错,还请多多通融。”

  沉甸甸的金子在手,禁卒也不禁动了心,但思及狄仁杰严肃的面孔,心中不由一惊,忙把金子又退回李璟手中:“郡王爷,您就别为难下官了,倘若狄公怪罪下来,下官是万万承担不起的啊。”

  好一个治下有方的狄仁杰。

  李璟心中暗赞一句,面上依旧含了一丝淡薄的笑意,却无端给人以一种泰山压顶的气势。

  “狄公怪罪下来,你担当不起,难道天后怪罪下来,你就担当得起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