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226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郡王爷。”那禁卒不知里面的情形,小声道,“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到了,您还是请回吧。”

  吴议仿佛被一语点醒似的,不由低下头,才发觉自己仍然和李璟五指交缠,忙低声道:“松手。”

  李璟这才松开手,依依不舍地回望吴议一眼,回转身去,脸上的柔情万种皆已散去,只剩下一副冷肃的神情。

  那禁卒悄悄觑了吴议一眼,见他除了脸色略微有些飞红,并没有什么别的异样,这才放下心来,恭恭敬敬地送走了李璟。

第114章 暗子

  李璟走后, 吴议便像没事人似的, 又重新拿起手边的书卷, 对着朗朗月光细细研读。

  谁也没有发觉,他的袖口中已经多藏了一枚小小的药瓶。

  那禁卒提心吊胆地在门口守了半个时辰,直到吴议放下手中的书卷躺下休息, 才放下心中的疑惑, 揉着乜斜的眼睛休息去了。

  如此相安无事地过了三日。

  日子就像渐渐煮沸的水,在平静之中仿佛蕴蓄着什么即将爆发的阴谋。

  到了第三日, 轮班的禁卒来传唤吴议的时候,才发觉对方怎么喊都喊不答应,心中觉得不太对劲, 便走上前去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

  “吴太医?”

  还是没有反应。

  他心中登时一惊,赶紧将人翻转过来, 才发现吴议整个人早已断了气了,这才慌慌张张地请了仵作来验明尸首, 接着马不停蹄地回报狄仁杰。

  “死了?”

  “是。”那禁卒顶着一额的冷汗, 声音抖如筛子,“下官已经请仵作来瞧过了,的确是一丝气息都没有了, 身上也没见一处外伤, 恐怕是因惊悸而死。”

  惊悸而死?

  狄仁杰不由在心中冷笑一声, 他之前提审吴议的时候, 这人还镇定自若, 对答如流, 一副天塌下来也屹然不动的架势,怎么过了三天的功夫,就突然惊悸而死了?

  “这三日以来,可有什么别的人靠近过他?”

  那禁卒焉敢再瞒,只好将李璟探望吴议之事抖落得清清楚楚。

  他偷偷觑着狄仁杰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替自己辩解:“但下官那日就守在牢房门口,这二人除了谈了两句话,根本什么也没有做啊!而且吴太医系突然暴毙,断乎不可能和南安郡王有什么关系呀。”

  “糊涂!”

  狄仁杰不由拍案一怒,却也追悔莫及:“南安郡王素为天后鹰犬,你让这样危险的人物接近证人,不正是给了幕后之人一个可乘之机吗?如今线索一断,幕后真相便如脱线风筝,再也不能追得了。”

  那禁卒这才恍然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慌忙间双腿一折,砰然跪在地上:“小的知罪,还请狄公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小的这一回吧!”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其中机密,怎么还敢妄图独活下来?”狄仁杰痛心疾首道,“吴议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有他先例在前,你又安有活路?”

  那禁卒本不过惶恐狄仁杰的惩罚,却未曾深思到这一层,一听此话,才回过神来,只恨自己被一袋金子蒙蔽了双眼,恐怕要将命都赔进去了!

  他不由冷汗涔涔而落,整个人如置身寒冬之中,忍不住地瑟瑟发抖。

  “狄公,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七岁儿女,小人不能死啊狄公……”

  狄仁杰怒意磅礴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终究只能化作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老夫会替你安顿好你的家人,你这几日就回家好好侍奉老母吧。”

  吴议的死讯,就像一颗炸入油锅的水,在本来就已波澜四起的局面上又掀起一阵新的风浪。

  “父亲,这都是儿子的过失,没想到那吴太医竟然畏罪自杀了……”

  张漪跪在张文瓘的病榻前头,满脸追悔之色。

  “畏罪自杀?”张文瓘声音如一根蛀空的木头般嘶哑而低沉,轻得好似一粒灰尘都无法吹动似的,透露出一种病人所独有的虚弱气息。

  张漪低声道:“狄公都这样拍案了,想来也只能将此事草草了之。”

  李璟探监之时,吴议还全须全发好好的,就算想要问罪,也实在有些牵强,唯一的说词,便只能是吴议不堪重负,畏罪自杀了。

  张文瓘眼珠一滑,目光落在儿子垂头丧气的脸上,语气中不由带了三分力度:“此事决计不能草草了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