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238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韦香顺势贴紧了他的胸膛,听他澎湃的心潮,心中亦有三分悸动:“殿下真是笑话了,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有什么期望不期望的,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殿下您啊。”

  “我知道。”李哲不由深深动容,“我与太子本是同根生,你为他的考虑,都是为了我的考虑。”

  韦香望着那对缠绵风雨中的燕子,无声地笑了笑。

  “你的衣衫都湿了。”李哲这才发觉韦香不知道已经翘首盼了多久,连带藕丝绣荷花襦裙的一角都已经溅上了零星的雨点,连忙将人拉进屋里,又让人上了两碗热热的姜茶,好避风寒。

  “下雨的时候,门都不能出,除了站在那里等您,我还能做什么呢?”韦香话中不由含了三分淡淡的幽怨,但出口便是柔情似水的宛然,“不说这个了,今天朝堂上可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李哲道:“哪里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倒是又出了一桩命案,已经移交给大理寺处理了,听说狄仁杰聪明过人,破案无数,应当很快就会断案了吧。”

  韦香心下一动,面上依然是淡若春风的笑意:“是什么人的命案,竟然要惊动狄公亲自查办?”

  李哲倒未曾把这事放在心上:“就是那个常跟太子殿下唱反调的明崇俨!听说是太招摇了,而被盗贼杀死的,不过那盗贼至今也没被抓捕归案,所以才让狄公亲自办理此案。”

  盗贼?韦香不由在心中冷笑片刻,什么样的盗贼有这样大的胆子,竟敢弑杀帝后面前的大红人?

  “听说明公曾经说过您面相最似太宗,是可堪大任之人,而太子殿下庸碌无能,不能继承大宝。会不会是这样的话惹怒了太子殿下,才……”

  “不可能!”李哲猛然扣下手中的茶碗,砰一声,仿佛一块石头,重重砸在韦香的心上。

  “妾身失言了……”韦香不由眼圈一红,声音中都带了三分微微的颤抖,仿佛摇曳于寒风冷雨中的柳叶,凄凄可怜。

  “我不是朝你发火。”李哲忙握住她的手,安抚着她,“太子哥哥虽然行事有些果决,但决计不是这样的小人,他就算要除去政见不合的敌人,也不会用这样下作的手段。明崇俨平素为人招摇,才惹来了这样的祸事,这是他的报应,就算他曾对我有几句美言,我也不会因此而可怜他的遭遇。你……你就别哭了。”

  韦香犹自微微垂泪:“妾身不是哭明崇俨,而是为殿下哭。明崇俨曾多次夸赞您,而您却对他的死亡报以这样冷漠的态度,换做旁人,会怎么想您呢?”

  李哲不由一愣:“那我……”

  “您就算走个过场,也要去他的葬礼吊唁一番呀。”韦香用手绢擦了擦湿润的眼角,眼中泛着委屈的泪光,“再说了,明崇俨是父亲和母亲近些年来倚重的人才,他们失去了一位信任的大臣,一定会觉得非常悲痛,您身为人子,自然应当感同身受、同悲共苦,才符合孝道,否则,又会落下别人的话柄了……”

  她虽然语带抽噎,说的话却依然有条有理,让李哲反驳不得。

  “既然如此,我就去走这一趟就是了,香儿,你就别哭了。”

  “不仅要去吊唁他,最好还要写一篇唁文,这样,才能让天皇天后瞧出您的孝心。”韦香难得坚持道。

  “好好好,我什么都依你的。”李哲连哄带劝,宽慰了许久,才哄得韦香重新露出了笑颜。

  两人闲话片刻,谁也没料到,就是这浮生半日的闲聊,就无意中改变了整个王朝接下来的命运。

第119章 番外——李唐的末路(二)

  明崇俨的死亡, 就是一枚堕入深渊的石子,在激起一阵动荡的涟漪之后, 很快归复为死水般的宁静。

  时光就这样悄然无声地走了近一年,他的死讯也被掩盖在厚厚的冰雪之下,直到春暖雪化, 才又重新露出一点苗头。

  而这一点点苗头, 就出自东宫的闲言碎语之中。

  也不知哪个舌头长的传出了话来,说是明崇俨原系太子李贤派人所杀害, 这道本来已经跟着事情的真相一起冰封雪掩的流言,就像春光破开冰雪一般,重新流传在了东都洛阳的大街小巷之中。

  不过流言终究只是流言罢了, 就算再甚嚣尘上,也只能是茶余饭后的一点谈资, 上不得台面。

  犯罪的盗贼一日没有被缉拿, 这桩案子一日就还是件悬案, 它就像一把刀刃一般, 随时都能往下一刺, 将血淋淋的真相捅破出来。

  英王府中, 也照旧一派静日绵绵的宁和, 蘸满了一冬的雪的天穹在初阳的日子里懒洋洋地画上一抹带着冰雪气息的春色, 就连凝在枝头的初红新绿都似着了一层淡淡的霜, 颜色浅而淡薄,像春神无意呵出的一口气,那样冷而清淡。

  韦香坐在垂下的潇湘竹帘后头, 手中挽着长长的五彩绣线,明晃晃的日光从消融的春雪上头折过来,在眼前渲成一片迷蒙晃眼的华彩。她眯着眼睛从中一根根挑出颜色不一的绣线,就像理清近日来朝堂上发生的诸多杂事,需要时间和耐心,把其中的色彩一点点分得清清楚楚。

  韦承庆上奏的一篇言辞恳切的《谕善箴》并没有劝动太子,反倒是引发了他的诸多不满,也不知道那赵道生究竟使了什么狐媚的功夫,竟迷得这位太子爷如此神魂颠倒。

  其实仔细一想,也便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也许正是因为旁人都容不下他,所以太子才格外容得下他。太子妃没了自己的丈夫,尚且是高高在上的宗亲贵妇,有千人捧万人逢迎;而赵道生若没了这棵倚仗的大树,就会像随波飘零的落花一般无依无靠,不知在何处枯萎凋零。这样可怜见的,换了哪个男人能不心疼呢?

  他只要攀附着太子的一点点心疼,就能渐渐在他心里扎了根,如今要把他从太子身边扯掉,无异于是割掉心头的一块肉,即使手再快,刀再利,都少不得剜心彻骨的一阵疼。

  听说太医署中前两年研发了一种麻醉散,能使人割肉刮骨而不觉痛,只可惜,这药终归不能用在人心上。

  不,应该说幸好这药不能用在人心上,才让她抓住了李贤那强硬的、完美的外壳下面一寸易碎的软肋,让她有了一次一击必中的机会。

  正当她拈着绣线出神的时候,已有人掀了竹帘款款走了进来,簌簌的脚步犹带着碾雪成冰的声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