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_第241章

书名:行医在唐朝 番外完结   作者: 壶妖灵   

  “一切到了洛阳就有分晓了。”韦香这才挽起一个淡淡的笑,眼前垂落的步摇金流苏仿佛变成了遮在大宝侧座上的帘,拨开这道朦胧虚幻的帘子,她已隐隐看到万民来朝的盛况。

  她相信,这一天不会很远了。

  车马疾行,一路到了洛阳行宫,李哲夫妇二人来不及歇一口气,便急匆匆赶到天皇面前,准备聆听他的教诲。却没想到,见着的只有满面怒容的天后,和一群跪在殿外的太医。

  “你们来得正好。”天后也到了近六十的高龄,但头发由乌发膏好生保养着,竟然也只有些许斑白,一双深陷的眼窝虽然略显疲惫,但明明灼灼的目光却更见精神,仿佛她并不是个该弄孙为乐的老妇,而是一个随时准备着一战的政客。

  李哲望着乌鸦鸦跪了一片的太医,不由疑惑道:“诸位博士这是……”

  为首的是外科之首胡志林,他向李哲叩首行礼,正色道:“陛下有疾在脑府,非开颅不可摒除,但天后执意阻拦臣等行开颅术,臣等实在没有别的法子了。”

  闻言,天后不由怒斥道:“荒唐,开颅劈骨,这是谋害圣上!”

  胡志林不徐不缓地反诘一句:“当初曹操拒绝神医华佗的时候,应该用的也是同样的理由吧。”

  他一针见血地反驳回去,竟叫天后一时驳斥不得,唯有扶着心口大叹一口:“既然太子已经来了,此事就由太子决定吧。”

  李哲没想到这个烫手的山芋一下子扔在了自己手中,这点头,可能就要背上一个弑君杀父的下场,而摇头,则也可能落得不孝懦弱的名号,不管他答不答应,都未必有什么好果子吃。

  他有些犹豫地望着自己的母亲,而天后只是闭目养神,神色无一丝漏洞,只好又求助似的望着自己的妻子韦香,希望她聪明智慧的头脑能想出解决此事的办法。

  韦香自然明白其中要害,在心中剖析一番,才盈盈一叩首道:“臣妾以为,此事万万不可。”

  胡志林难免不服气,几乎把一把胡子吹起来:“太子妃又有什么见解?”

  “若在博士面前说什么见解,实在是班门弄斧,贻笑大方。”韦香不焦不躁,声音缓如一泓清泉淌过,“我只是以为,世人都偏信华佗,是因为知道他是神医,所以觉得这是曹公贪生怕死。但这毕竟只是假设的事情,如果华佗真的行了开颅术,结果怎样还未可知,既然是未知的事情,就不可轻易断论。”

  说罢,朝胡志林莞然一笑:“胡博士若自信能医治好陛下的病情,就当本宫从来没说过这些话。”

  这是把皮球又重新踢给了太医署的这些老头子——治不治还是请诸位博士自己看着办,生死有命,陛下的性命与众博士的性命休戚与共,就在诸位自己手中。

  眼瞧着天后和太子妃都不愿意担这个责任,谁还敢贸然出手?就连胡志林这样的爽利人也知道此时绝不是冒头的时候,只好道:“臣不比华佗,实在没有十分的把握,只是冒险一试,或许还有转圜之路,放之任之,恐怕就无力回天了。”

  天后这才悠然睁开眼睛,目光如炬:“既然胡博士自己都没有把握,又怎么能拿陛下作为试验的对象呢?陛下的病情,还请诸位另外想些安全的法子。”

  此言一出,太医博士们脸上均掠过惶惶之色,倘若有安全的法子,还能等到今天吗?看来天后是铁了心,不愿意他们冒险救治圣上了。

  上面的神仙打架,底下的凡人遭殃,都是太常寺里混了几十年的人精,焉有不知道这个的道理,唯有齐声道:“臣无能。”

  “朕司命所属,又岂是凡人能所救的。”良久,殿内才传来缥缈如孤鸿的一抹低沉的声音,“不用为难他们了,朕还是照旧吃丹药补养吧。”

  天后脸上这才盈上一丝笑意:“是,臣妾遵旨。”

第121章 番外——李唐的末路(四)

  然而神仙炼制的丹药也无法挽回李治那渐渐颓败的健康, 他被数年来的争斗、繁忙、疲倦所蛀空的心似乎再也不能迸发出一滴充满活力的血液,他的生命仿佛就在一夜之中凋敝得草木不生, 滑过眼前的,唯有半个世纪的尘世云烟和数不尽的遗憾与悔恨。

  他木僵的眼珠子一转,望向遥不可及的长安, 眸光回溯, 仿佛又瞧见了自己祖父英武的身子,和父亲深沉的面容。

  虽然比不上高祖的开天辟地, 太宗的文治武功,但朕也不算一个昏聩的庸君,不至于无颜面对列祖列宗了吧?

  “朕前几日大赦天下, 百姓都还高兴吧?”他问。

  天后道:“百姓都很高兴,正要到新春了, 举国上下都在准备着好好地过春节呢, 他们都很感激陛下的德行。”

  是了, 即便是一代君王的陨落, 即便是一个时代的寂灭, 原来也都改变不了什么。百姓依旧会过他们朴素而平淡的生活, 而时间依然会像不腐的流水一般一去不回头。

  “那就好。”他怅然道, “但愿上苍还能再给朕一两个月的时间, 让朕能归得故乡。”

  然而他最后的希冀还是破灭了。

  弘道元年十二月初四, 天皇李治驾崩于东都洛阳贞观殿。

  留下的,只有一份《大帝遗诏》——

  “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进止。”

  他赋予了天后最后的至高无上的荣耀, 也企图用着一纸诏书将她束缚在一个辅弼的、忠良的太后的位置上,他太清楚妻子和儿子之间悬殊的实力差距了,唯有这个以退为进的办法,才可以扼住天后那颗充满了欲望的心。

  能成功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