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9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临子初睁开眼,却一动不动。

千晴问:“你是什么人?”

临子初也不回答。

若是旁人这般无视千晴,他心中定然有气,会想办法报复一番。然而刚刚临子初替他缓解疼痛,千晴心中十分感激,于是他笑了笑,道:

“你不说,我也知道。”

临子初一双圆眼扫了过来,盯着千晴,似乎是要听他说出个什么花样来。

千晴道:“你这里偏僻无人,装饰简陋,连我此时居住的寝宫都不如。那么你定然是临家庄东界的奴仆了。却不知是跟着哪位贵人?”

“……”

临子初冷冷看着他,张口一阵猛咳,问:“那你又是什么人,为何无故闯入这里?”

“我来此处,自是为了三日后的开脉大典。只因夜里无聊,外出逛逛,谁想突然……”千晴顿了顿,抬起头说,“我叫千晴,你呢?”

临子初心道果然。他断断续续说:“无可奉告。你回去吧。”

千晴笑着侧躺在床上,双腿弯曲,一副弱势姿态,说:“我被你绑得这般严实,如何回去?你过来,给我解开。”

临子初一双眸子沉静如古井寒冰,他抬起手,镂火冰心登时散出更多寒意。若是有旁人靠近,定会冻得瑟瑟发抖。

临子初咳着,冷冷道:“你已挣脱,又何必多言?”

原来他早已发现,千晴身后窸窸窣窣替他解绑的阿毛。

千晴一怔,旋即起身,盘坐在床上。他边重新系上腰带,边笑着说:“这位兄台耳力果然厉害。你这床也很有意思,为何我躺在上面,头就不如何疼了呢?”

临子初道:“我观你痛时少因此处寒气发抖,似是三阴经脉受损。后见你痛在额心,虽不知何故,但想是阳气太盛,难以调和。此处阴寒,是以能减轻你的痛楚。”

千晴说:“厉害,真了不起。却不知兄台为何说话时咳得这样厉害?若是感冒伤寒,何不搬个住处,别再住这样阴森森的地方了吧。”

临子初只当没有听见。

千晴被他冷了几次,也觉无趣,于是翻身下床,欲朝外走去。

临子初对千晴好奇,见他要走,咳嗽着问:

“你多长时间头痛一次?”

千晴头也不回的说:“多长时间——啊呀……”

只听得他痛呼一声,跌跌撞撞地向前走了几步,随后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临子初猛然从床上跃下,俯身蹲在千晴身体右侧,问:“怎么……”

话音未落,临子初右臂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牵扯住。那力量来自凡人,自然无法与开脉后的临子初相比。

可这一下猝不及防,临子初不及防备,竟然被千晴硬生生拽了下去,险些跪在地上。

临子初竭力稳住身体,咳道:“你……!”

千晴的手如同钢筋般握住临子初的小臂,原本呼痛的惨状登时化为须有,他直起身,离临子初鼻尖之近,几有一拳之隔。

“我说为何无论怎样引你过来,你都不靠近我身旁,替我松绑。”

千晴闭上眼,凑到临子初耳侧,勾起嘴角,笑容张狂轻佻,深深吸了口气。

“原来,你身上这么香!”

第5章

试问何人胆敢抓住临子初的手臂,将他扯到地上?

又有何人敢凑到他身侧,轻佻吸气,夸他身带异香?

临子初听到千晴说的话后,只觉得额头上有处青筋暴起,他右手一扭,挣脱千晴的束缚后,临子初抬起拳头,朝千晴面上打去,怒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