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15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这一句话因为咳嗽说得断断续续,若换成旁人,定然听得不耐烦。千晴也是边听边找了个地方坐下,翘着腿用手挠挠痒,神态放松,就差哼个小曲了。

临子初一脸正经,说完这段话,见千晴就这个反应,也没生气。

“你咳成这样,自己都管不了,还管我吗?”千晴言语不甚恭敬,过了一会儿,说:“你打开那瓶子,看里面是什么。”

临子初却不动手。

千晴好奇地看着临子初身上的银针,问:“你把自己扎得像个刺猬,是为了治病吗?”

临子初叹了口气,似乎在思考要不要回答他这个问题,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千晴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几步跳到临子初面前,仔细凝视他身上密集的银针,啧啧道:

“我看你咳得这样厉害,不似寻常伤风感冒。你到底是怎么了?”

临子初并不回答。

千晴干脆坐到临子初身边,好奇心大盛,问:“你咳成这样,为何功夫还那般厉害,你有拜师吗?”

只觉身旁这位身着白衣的少年充满谜团,尽管近在咫尺,却也如雾里看花。

他甚至连对方的名字也不知道。

临子初犹豫了一下,伸手拔左肩上的银针。拔到数十针后,不由痛哼一声。

大概是为了缓解疼痛,临子初低声对千晴说:

“我未曾拜师。偶尔……可在旁观摩少庄主习武,是故拳脚功夫比常人灵活一些。”

千晴一怔,问:“你能见到少庄主吗?”

“……”

临子初拔左边肋处银针,道:“能。”

“咦?你是少庄主的小厮?那你见到少庄主也敢咳嗽吗?”

“……我不张开口,也不会咳。”

“原来如此。”

临子初想了想,抬手虚指千晴,道:“这镂……冰,也是少庄主之物,你收好。给别人看到,会惹麻烦。”

“嗯?少主之物,你给了我,可以吗?”

“……无碍。”

千晴听他绝口不谈自己的身份,也就不想逼问了,转念问:“少庄主长什么模样?”

临子初想了一阵,说:“……寻常人的模样。”

千晴笑道:“乖乖,我见了这么多人,也就只有你敢说少庄主是寻常人的模样了。”

“怎么?”

“旁人提到少庄主,无不耸然轰动,赞他天人之姿,恐怕少夸一句就是自己的罪过。”千晴缓缓道,“可难道他就不是人了吗?难道不是一双眼睛两条腿?都是人。为何有人生来尽享富贵,有人却要为一口果腹之食争得你死我活?为何有人被奉为天人,有人却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千晴右手握了握,道:“要我说,不亲眼见见,旁人说的,都是放他娘的狗屁。”

“……”临子初沉默一阵,问,“你觉得少庄主应该是什么样的?”

“没见过,我也不知。不过,”千晴望向临子初,“你观摩他习武,功夫就如此不同寻常。如此可知,少庄主更胜你无数。”

临子初心说到也不见得,只默默拔针,也不开口。

“我羡慕他。”

“……”

“也很讨厌他。”千晴笑着,神态并不如何认真,“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少庄主开脉之前,听说也是个籍籍无名的小辈。可现在,便是庄主风头也不可与他争锋,让人生气。喂,这话你可不许对其他人提起。”

这些话千晴从未对瘦喜说过,不知为何,看着面前这个面色苍白的少年,千晴有种想要倾诉一切的冲动。

临子初平静地看着他,半晌,‘嗯’了一声。

千晴撑手向后,仰头看向天蓬,喃喃道:“开脉果真非同寻常,怪不得历来作为正梧洲最盛大的典礼举办。以开脉为界门,跨过此门为仙,不过为凡。仙凡差别……却不知开脉大典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