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18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两人同时闭口,不再交谈。

又等了不知多久,一浓眉的男奴从大明宝镜楼缓步走出,道:“少庄主忽有急事,不便见你们……”

千晴心中暗骂一声小乌龟!

“……托我告知各位,不必担忧明日开脉大典,万不可心浮气躁,更无须惶恐不安,祝两位公子他日能与少庄主同殿进退,登临仙界。”

千晴与瘦喜同时俯身道谢,后被男奴引着回了各自的寝宫。

却说今日千晴行礼时遇到了一些困难,若不是临庄主性格果真又文又谦,无礼不恭的大帽子就扣到他头上了。千晴回到住处,在无人处俯身跪拜,试图以头触地,果真无法叩首。无论多努力,额头处都好似有看不见的阻碍,令他不能倾身向前。

千晴只好自我开导,反正日后少有给人磕头的机会,将其放在脑后。

明日便是开脉大典,临家庄上上下下忙成一团,此时无人顾及千晴与瘦喜,称让两人放松筋骨,为明日大典厚积薄发。

千晴是闲不住的性子,他在住处待了一会儿后,就溜了出来,带两瓶果子酒,去找瘦喜了。

临家庄,东界,大圆宝镜楼。

临子初盘膝静坐于蒲团上,双手结印,端看面前泛着华光的宝镜。

这宝镜古朴庄严,虽称为‘镜’,然而此时并不能照出临子初的影子。

一浓眉小奴走入楼内,跪在一旁,轻声说:“主子,外面那两位公子都走了。再过半个时辰,苦终宗的使者就要来了,可要换身衣服?”

临子初抬起右手,手掌瘦而长,手心对着那小奴,示意不必多说。

那小奴恭恭敬敬道:“是。”

再不敢多言。

浓眉小奴心想。主子一向是波澜不惊的性子,他少年成名,却稳重老成,无论面对何事,总有种群山崩于前而不退步的淡然。

然而今早,小奴只不过随口提及,他见千晴不愿叩首,一群人僵持在牧隐阁的事情,临子初面色忽变,急让他去庄主那边,将人要来。

令浓眉小奴不解。他本以为主子叫人来有要事,然而少庄主并没有召见二人,让他们在门口站了会儿,就放人走了。

小奴不敢妄议主人,心中却着实感到奇怪。

等到苦终宗的使者进入临家庄坐落的山脚下,临庄主派人来催,临子初才起身换了衣服,到前堂等候。

临庄主见到儿子,温和问:“初儿,召灵进展如何?”

临子初咳道:“尚可。”

“今日苦终宗派来的使者,是苦终宗九番队的副官,地位不低。无论如何,不能冲撞对方。”

“孩儿知晓。”

苦终宗乃是一派仙家宗门,它麾下共有护宗九番队,一番队地位最高,九番队最末。其中每队含正副队长,统领旗下百人。

临家世代驻守万水城,论地位本不及苦终宗。

此次前来的使者正是九番队的副队,以副队之位,屈尊观看万水城的开脉大典,已是极给面子了。当然,开脉大典是幌子,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召灵的临子初。

却说早年间,苦终宗便有招揽临子初的意愿,尽管对方婉言拒绝,该宗却仍不放弃,临庄主不愿与对方撕破脸,周旋起来也是麻烦。

不多时,六个穿着黑衣、身披披风的男子,风一样走进大堂。

临庄主上前一步,道:“恭迎苦终宗使者,敝庄蓬荜生辉,来人,替使者大人准备酒席。”

那六人中为首的一人,个子不高,人极瘦,脸颊无肉,眼眶深深凹进。

乃是苦终宗九番队副队长柯古,他见临文谦迎上来,表情不动,只在看见临文谦身后的临子初时,才露出了一口森森白牙,问:

“这个娃娃就是临子初吗?他……当真有寒龙卧雪体?”

临子初听柯古言辞轻蔑,不由皱起眉头,他略一拱手,没有回答。

临文谦说:“正是小儿。子初明日首次召唤大明宝镜镜灵,届时尊使可前往一同观看。”

柯古骷髅一样的脸扭向临子初,铜铃大的牛眼死死看着他,笑道:“自然,必定前去!”

安顿好苦终宗使者,临文谦召临子初到牧隐阁相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