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20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夏日的清晨是冷的。

芍药开得灿烂,似能将天边染红。

因是清晨,花上还挂着一滴露水,如同刚哭过的姑娘,用那双干净纯粹的眼睛凝视来者。

旭日初升。

有大批人马赶到临家庄坐落的山脚,止步于龙潭,准备跨潭而过,前去临家庄参加开脉大典。

龙潭岸边早就准备好了上百条客船,有船夫在船上等候,载客人渡龙潭,至临家庄。

时候还早,岸边就聚集了四五十人。

许氏,乃万水城大姓豪族,此次参加开脉大典的是兄妹二人,兄名许望闻,妹名许希音。二人各带奴仆四人,叫了一位船夫,准备乘船过潭。

少年气宇轩昂,少女亭亭玉立,好一道靓丽的风景。

许望闻立在船头,对妹妹谆谆教诲:“希音,此次无论开脉结果如何,不得失礼人前,堕许家威名。”

许希音连连点头称是,回头见岸边这么多人,问:“哥哥,此次前来开脉共有多少人?”

许望闻道:“共一百三十七人,其中有六名女子。”

自人数来讲,女子似乎少得可怜。然而正梧洲十余年前曾遭遇一场空前浩劫,致使正梧洲民生凋敝,赤地千里,日积疲弊。能养活女子的多是贵族,是以女子稀而珍。

撑船的船夫搭话:“公子可是许氏后裔?”

许望闻转过头,对那船夫点头,道:“正是。”

船夫笑道:“许氏高名,小人仰慕已久。今日见得您二人,果真是人中龙凤。”

许望闻微笑道:“先生过奖,在下与愚妹是借家门一点威风,才能在临府叨扰几天。”

船夫道:“公子何必自谦?小人在此撑船多年,除了许氏高门,旁的再没见过有你这般风度翩翩的公子了。”

那少女听船夫夸奖哥哥,直比夸了自己还高兴,不由得笑了起来,发出清脆的声音。

后面有船划过,眼看要超过许望闻乘坐的这船,上面还有人在不停吆喝:“划快点!划快点!老子要见临庄主,要是晚了,我一定不饶了你!”

声音清朗,言语粗俗,将这龙潭上的缥缈仙气,添了不少世俗气息。

许氏兄妹闻言皱眉,吩咐船夫向旁边划去,不欲与此人一同前行。

偏偏后方船上的男子听到了许希音的笑声,像被谁挠了一下一般,喝道:

“旁边是哪家的姑娘?”

许希音不愿惹出事端,只闭口不言。

反而是哥哥没忍住,道:“兄台不知询问他人姓名前,要先自报家世吗?”

“老子又没问你。”

那清朗的男音由远至近,不多时,船上忽然一重,原来是有一男子凌空飞跃,跨到许望闻的船上了。

船上八个奴仆登时警觉,呵的一声,纷纷拿起兵器,对准来者。

来者看上去十几岁的模样,下颌却留了一捋胡须,他对着众奴冷哼一声,只有见到许希音时,露出微笑,问:“你叫什么名字?声音好听,果真人也长得漂亮。”

许望闻强压怒意,道:“此船乃由我许家包下,兄台不请擅入,恐怕不好吧。”

两船之间隔着约莫两丈的距离,男子飘然而至,鞋袜不湿,落足船身不晃,许望闻便知对方轻功不可小觑。

那留小胡子的男子道:“你这小子,叽里咕噜,啰嗦至极。我没和你说话,只想问问这位姑娘的芳名,你闭嘴坐在一边,没你的事。”

饶是许望闻修养再好,也不由勃然大怒:“你要问小妹的名字,先问问我手中这把剑!”

话音未落,两人同时抽出兵器,向前疾跃,斗了起来。

许望闻使一把青芒长剑,剑术精妙,风姿妙不可言。

对方使双手长刀,刀势霸道,迅猛难匹。

只听得‘铿铿’响声不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