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26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自称是玄英仙尊座下的两位修士,一高一矮,均穿银色劲装。

矮个子的修士拱手道:“玄英仙尊麾下,排行第二百七十座,武泰。”

高个子的修士学着矮个子的修士拱手,道:“玄英仙尊麾下,排行第二百七十一座,陆平之。”

说完,两人齐齐递上一枚令牌。

临子初拿来一看,那令牌上刻着一朵六角雪花,幽幽吐着灵力。

果真是正阳仙宗玄英仙尊座下所持令牌。

临子初神情略缓,问道:“不知两位前来何事?”

矮个子的修士武泰道:“是这样的,白藏仙尊算出,若东昆仙主之子此时尚在人世,则会在今年开脉。因此派遣全宗上下所有修士倾巢出动,寻仙主遗脉。”

“哦?”临子初顿了顿,道,“所以,只要感应到有镜灵被召唤出来,你们就会前来?”

“正是。”矮个子的师兄武泰苦笑着说,“我师兄弟二人,已经寻了近三月,却一无所获。”

临子初想了想,道:“却不知仙主遗脉有什么特征。我可替二位多多留意。”

两位修士闻言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仍是由那个矮个子的师兄答话,他道:

“……若问仙主遗脉有什么特征,实际上无人知晓。这也是白藏仙尊与凤昭明师兄找寻仙主遗子多年,却仍然没有收获的原因。”

“寻仙主遗子,实属大海捞针。”

“然则,如若仙主遗子参加开脉大典,又不一样了。”

“须知,当年东昆仙主不忍正梧洲生灵涂炭,为拯救正梧洲黎民性命,将孽龙引入界膜,与其一战。虽然获胜,最终道消身陨,唯一剩下的,只有一根仙骨。”

“以父之骨为骨,以母之肉为肉。仙主遗子,并非如其他凡人那般,怀于母腹中,十月怀胎诞生。而是仙主之妻,行大能之术,夺天地造化,以命换命而生!”

“是以白藏仙尊猜测,仙主之子尚未开脉之前,其体内蕴含的灵力,就远远超过寻常元婴修士。”

临子初瞳孔骤然一缩,惊道:“元婴修士?这……”

“不错,”武泰言语沉重,继续说,“当然,这灵力若不经开脉引导,对他毫无好处。少庄主,妇孺皆知,行开脉之术的修士,召唤镜灵,镜灵替人开脉。可如果被开脉的人,本身蕴含的灵力要凌驾于镜灵之上呢?是以有传闻道:最终开脉没有成功的,除了本身没有仙缘之人以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本身灵力就极强,强到超越镜灵,镜灵根本无法替他开脉!”

“……”

“这等传言听起来极为荒谬。事实上,正梧洲万万年来,也从未有过先例发生。”

说着,矮个子师兄摇摇头,似乎自己也觉得很不可能。

临子初缓缓道:“是以,你二人前来,是要在未开脉的人中,找寻仙主之子?”

“正是。”

临子初皱眉道:“能开脉的修士,百中方才有一。未能开脉的人,却多如牛毛,一个一个找去,岂不是太为难人了?”

矮个子武泰苦笑一声,说:“大概是白藏仙尊,太想找到那个孩子了。也不管我们属于玄英仙尊麾下,就随意使唤……”

忍不住想要抱怨。

就在这时,站在师兄身旁一直沉默的高个师弟陆平之开口,一板一眼道:“师兄,东昆仙主舍身护宗,福泽后人。你我为其寻子,乃是应有之责。”

武泰被师弟顶了一句,登时大怒,冷哼一声。只是自知言辞不妥,此时不与之争辩罢了。

临子初也装作没有听见,他静静思索一会儿,轻轻咳嗽,对师兄弟二人说道:“此时刚刚举行开脉大典,要等开脉后的结果,少说也要等个半天的时间。不如请二位道友到我临家庄去,由家父作陪,为二位接风洗尘。子初此时尚且肩负守阵的指责,有失招待,还望海涵。”

陆平之正要说什么,忽然察觉师兄瞪了自己一眼,只好闭嘴。

武泰笑道:“既然如此,就却之不恭了。”

二人纵身上提,跃至树梢,脚踏树枝借力,迅速冲破结界,很快消失在临子初眼前。

临子初站了一会儿,重新坐回那块巨石上,闭上双目,探出神识。

镜灵山上。

桃花源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