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34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许望闻怒道:“这位公子,我自认没有招惹到你的地方,缘何这样针对我兄妹二人?”

“我针对你?笑话,你屁股很白吗?”眼见许望闻怒到极点,闻人韶笑了笑,说,“看在你方才借我水袋的份上,先饶过你。我没想跟这位姑娘作对。姑娘,你告诉我你的名字,今日我再不来惹你,如何?”

许希音见哥哥握住长剑的右手不住握紧,担心两人再次动手,连忙说:“我叫许希音,乃是万水城南许氏后辈。”

“哦?希音,是稀奇古怪的稀吗?”

“不,不,是仰高希骥的希。”

“原来如此。那你那个稀奇古怪的哥哥,又叫做什么名儿?”

许希音正待回答,忽听许望闻一声怒喝:“是可忍,孰不可忍!希音你退到一边,我来和这登徒子一决高下。”

闻人韶不知为何,见到这许望闻一副清高的模样,就想激怒他。听许望闻这话,正合他意。闻人韶自腰间抽出两把刀,道:“好啊,定让你知道爷爷的厉害!”

话音未落,两人齐身疾奔向前,刀剑相对。

这边打出了激烈的声响,其余少年男女不由凑过来看。

有人问:“这两人是谁?身手很不一般。”

“看他们的衣饰,手持长剑的,应该是出身于城南许氏。另外一个,却不知是何人了。”

“城南许氏?怪不得,许氏大姓豪族,子孙后辈尤重声名。那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为何偏要跟许氏作对?”

“却也不知。”

闻人韶与许望闻昨日才攀过镜灵山,此时手足皆酸软疼痛,然而两人越斗越凶,刀剑触碰,发出‘铿铿’声响。

闻人韶双手各拿一把大刀,攻势密集。

许望闻一把白刃,使得如同漫天霜雪,泼水不入。

正斗到激处,许希音在一旁焦急道:“哥哥,不要打啦,你……你……”

众人皆疑,许望闻此时与闻人韶打得旗鼓相当,为何许希音如此担忧?

闻人韶也是疑惑,他凝神观察,忽然发现许望闻左手垂下,似乎受了伤。

定是刚刚攀镜灵山时留下的了。

闻人韶疾向许望闻左手攻去,许望闻果真连连后退躲避,左手无法握剑回击。

许望闻一手受伤,被察觉后,登时落了下风。

许希音急得边跳边说:“我们认输了,你快停手,放了我哥哥!”

闻人韶笑道:“既然如此,你告诉我这呆子叫什么名字,我就放了他。”

“我哥……”

“希音住口!”许望闻大怒,他呼吸短而促,显然累极,训斥妹妹,“你敢堕我许氏门威,我定不饶你。”

许希音哭道:“是,是!”

高手过招,胜负只在瞬间。

许望闻心中愤怒,又在担心辱没家门。听妹妹的哭声,更是乱了心神。几步被闻人韶逼到背靠桃树,不多时,长剑便被对方击落在地。

闻人韶反扭住许望闻的右手手腕,左手持刀,冰冷的刀锋推到许望闻的咽喉。

众人齐齐‘哦’的一声惊呼。

有人低声道:“许家高门,也不过如此。”

“不然!昨日许望闻攀岩,位列第三,比闻人韶领先两位。体力有损,加上左手受伤,这才败落。”

许望闻听得旁人谈论,只觉比凌迟还要痛苦,他待要挣扎,闻人韶自后贴着他的耳侧,喘息的热气喷到他脖颈处。

闻人韶问:“你可服了?”

许望闻道:“有胆杀了我!若不杀我,他日让你知晓辱我许门的代价。”

“谁要杀你,我才懒得辱什么许门、狗门。”闻人韶应了许望闻,之前攀岩落后的不痛快登时烟消云散,他仰天大笑两声,忽而松开扭住许望闻的手腕,右手在他腰带处四处摸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