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40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正是。历代以来,开脉似我二人这般,下等资质,如若愿意,都会成为东界领事,掌管临府大大小小一切杂事。此次开脉,我资质不如你,是以日后千晴你为正领事,我为你的副官。”

“原来如此,”千晴道:“东界领事一职,岂非相当于西界的管家?自此以后我变成了柳管家、乃至整个临家庄奴仆的顶头上司,甚好。”

虽然口中说着‘甚好’,然则面上却无一丝笑意。

童漱笑了两声,很想讨好日后自己的上司,却觉得此时气氛甚是尴尬,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千晴与童漱来到牧隐阁门口时,听闻少庄主正在里面,只好站在门外静候。

阁内时不时传来庄主温文的声音,他絮絮叨叨、堪比妇人般啰嗦道:“初儿,再过几天,就要送你去拜访各个仙宗。你去擎天之柱拜访仙宗时,且选几个平日里乖巧伶俐的手下,同你一道去往。”

也听不到临子初回答。

临文谦继续道:“此去要多加小心。苦终宗那几个来使就要走了,你一会儿送他几人一程,言语需客气,可无论怎样招揽,都只一笑了之便罢。”

仍没有回答的声音。不一会儿,牧隐阁阁门被打开,有个宽衣的白袍少年自屋内走出。

童漱连忙低头作礼,心道这少庄主当真了得,对着自己的老子,还能一声不吭,随随便便就出来了,辞别的话都不说。也能侧面看出少庄主传奇之体的厉害,使得临子初集临府万千宠爱,被娇惯成这样。

他却不知,临子初之所以极少说话,不是因为目中无人。而是受体质影响,除使用灵力外,平日开口时,体外灵压远不及体内,容易引发脉点灵力流窜。是以他一张口说话,肺腑间就有冰雾流动,喉咙好似要冻结一般,会令临子初喉咙痒意难耐,不住咳嗽。

因此在家人面前,临子初甚少启口。

童漱与千晴低头等少庄主走过,为了表示尊重,二人没有抬头看他的脸,只能见到临子初那双干净的鞋子。

那双鞋疾向外走,带着少年的速度,若流星一般。但在千晴面前路过时,那双鞋的主人诡异地停了一会儿。

千晴低着头,目光看着地面,没有任何反应,好似思绪已经飞向远方。

童漱看千晴发呆,悄悄用手肘戳了戳他。

千晴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拱手行了一礼,道:“给少庄主请安。”

临子初什么也没说,顿了顿,在众人的簇拥追随下,朝外走去。

只是这速度,比起方才,要慢了几倍有余。

第17章

临子初自牧隐阁走出,去往东界用以提供贵客休憩的房间,吩咐下人准备今晚大宴,恭送苦终宗几位来使。

刚刚结束开脉大典,各类善后之事纷沓而来,要由临子初处理。是以他步下如飞,跟在身后的一众奴仆心中叫苦不迭,却没一人胆敢落后。

临子初全然没有听到身后仆役粗重的喘息声。他的思绪皆沉浸在方才陆平之走时抛来的一阵传音里。

那人如是说:

【少庄主,我等事忙,匆匆告辞,多有得罪。接下来的话不知应不应当讲。实际上,即便是我们发现没开脉者身有异样,也不能做出任何判断,只能将没开脉者送至擎天之柱上,由白藏仙尊摸骨查看。】

【是以即便我去见了千晴,也没有用,因为我们不知怎样才能将仙主之子与寻常孩子区分开来。想也清楚,仙主之子的特征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否则万一有人心存歹意,小公爷就危险了。】

【正阳仙宗上下,也只有白藏仙尊、与凤昭明仙君两人知晓小公爷究竟有何特殊的地方。】

【若你觉得千晴此次开脉果真蹊跷,可带他来正阳仙宗拜访白藏仙尊。届时我等自然扫榻欢迎,静候少庄主大驾。】

临子初无声的叹了口气。山峰云雾缭绕,有冷风吹来。他吸了口气,方才那种热血涌入头顶的冲动逐渐消退。

拜访正阳仙宗,正是他前往擎天之柱的目的,然则前去之路道阻且长,路途艰险,临子初又有些犹豫,不知是否要带千晴一起前去了。

多想无用。

临子初眼神一凝,迈开长腿,带着一行奴仆,往苦终宗来使住所走去。

临家庄,东界,委陵阁。

千晴仰靠在一根横梁上,双臂枕在脑后。他看着屋顶上绘的斑斓色彩,思绪逐渐飘远。

忍不住想起开脉后发生的事情。

岸上那些少年男女,对他议论纷纷。看千晴的眼神,或幸灾乐祸,或同病相怜,或嗤之以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