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44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我头好晕。”千晴说着,右手扶住额头,低低呻/吟一声。

第19章

千晴说完这话,闷哼一声,身体如虫般蜷缩起来,右手仍紧紧捂住额头。

临子初见他捂住额头,右手下意识也去摸,千晴向后一缩,眼里露出不能遮掩的厌恶情绪,让对方落了个空。

临子初见他这般不愿被人碰到额头,随口问:“痛得厉害吗?”

“现在还好。”千晴道:“再等一会儿就忍不住了,到时候麻烦你将我绑起来,免得我把自己宰了。”

临子初‘嗯’了一声,扯下绑腿,将千晴四肢牢牢绑住。

他摸千晴的皮肤越来越烫,又将他抱起,放到自己的石床上。

千晴脖颈无处受力,脸只好贴在对方的胸前。这样被临子初搂着,让千晴大是尴尬,于是连口说:“多谢。”

看着临子初肿起的脸颊,好生后悔方才对他大打出手。

临子初摇摇头,轻咳两声,问:“你何时开始头痛的?”

正巧千晴疼痛告一段落,他凝神回答:“有记忆开始……只是之前间隔的时间长,现下是越来越短了。”

“有记忆的话,应该是三四岁。”

“差不多。”

“之前也痛得这样厉害?”

“嗯。”

临子初没再说话,心中却想,几岁的孩子,如何能忍得了这样的疼痛?多半是有些水分的。

就在这时,千晴倒吸一口气,牙齿开始发抖,发出咯哒声响。不是因为恐惧或寒冷,纯粹是因为疼痛,一时间房间里只听到千晴牙齿碰撞的声音。

至始至终,千晴都能忍耐几欲破口而出的痛吟,咬紧牙关,由于太过用力,导致唇舌被咬破,嘴角沁出丝丝鲜血。

临子初便凑上前去,解开束发的长绳,绑住千晴的口,以防他咬断自己的舌头。

这一张开口,痛吟就再也遮不住了,他发狂似得朝临子初扑来,重重压在对方的身上。

临子初面色平静,被掀翻在床也没生气,只是顺势用手抓住千晴滚烫的脖颈,犹豫了一下,一股极其寒凉的气息,顺着千晴脖颈,流入四肢百骸。

寒龙卧雪体乃冰雪系体质之最,气息至寒无匹,千晴开脉前,临子初不敢对他动用灵力,唯恐将他冻死。

此时右手分一丝灵力过去,轻缓送进千晴体内,同时警惕观察他的反应,一有不对,便要立刻收手。

然而千晴感觉到颈后的冷意,痛吟声登时停止,他向后仰头,用头颈追逐对方手心。

千晴原本痛到涣散的眼神重又恢复清明,他眨眨眼,黑暗中,只见身下临子初原本高梳的黑发,此刻全部披在肩上。千晴嗯嗯两声,临子初就用左手,将他束口的发带解开。

“……”千晴长吸一口气,他在黑暗中模糊不清地看着临子初面容的轮廓,声音沙哑,问:“你手怎么这样凉?”

有滚烫的液体落在临子初脸上。临子初知道那是千晴口中沁出的鲜血,顿了顿,不答反问:“你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千晴语气虚弱,忽然发觉面上有暖风吹过,是临子初的呼吸。

他仔细一看,原来自己正压在临子初身上,两人鼻梁之间的距离不足一个拳头,要不是临子初抓着自己脖颈,恐怕就要面对面贴上了。

他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一直压在临子初身上,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千晴也没有翻身挪开的想法,而是凝神仔细看临子初黑暗中脸庞的轮廓。

千晴的头仍旧疼痛,好似有人用剑刺入头颅,来回拉锯。

然而他忍耐着剧痛,盯着临子初的脸,忽然开口问:

“……你为什么不躲远点?”

“什么?”

临子初右手手心蓝光乍现,外吐灵力,是以此时没有再咳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