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45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不过千晴已经痛得丧失敏锐的洞察力,他全没发现临子初声音变得不再沙哑、正如白日少庄主声音一般无二的清朗端正。千晴只道:“我痛的时候不可怕吗?你为什么不躲远点?”

为什么离我这样近,被我重重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不怕我发狂时伤了你吗?

要知,千晴头痛时,往往会失去神志,痛到六亲不认。

旁人见到他发病,唯恐躲得不够远。便是瘦喜也不会轻易靠近,当然,瘦喜是怕自己碰到千晴,反而会加重他的痛楚。

没有人像临子初这样,坐在他身边,抚摸他的脖颈。

千晴痛得低低喘息,眼睛却明亮而认真的看着他。

临子初张张口,欲言又止的模样。他心中着实看重千晴,不忍听他说些颓丧的话,想了想,道:

“因为……”

“……”

“因为你日后身为东界的领事,临家庄一众奴仆听你号令,我也归你管束。此时不讨好你,更待何时?”

千晴听他开玩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身体登时软了,于是将头靠在临子初肩膀。

他道:“那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否则……”

话音未落,想到自己不可一世,最终只开出下等资质,日后长久饱受病痛折磨,眼眶登时酸楚难忍。千晴大惊,张口咬住临子初肩膀,眼泪不可遏制,夺眶而出。

临子初只觉肩膀一热,而后听到千晴抽泣的声音,不由呆了。

千晴哭道:“痛……可痛死我啦。”

边哭边喊头痛。

临子初却知,千晴绝不会因为疼痛而哭泣,之前两人见面,他痛到满地打滚,不是也没落下一滴眼泪吗?

少年心高气傲,又有什么比开脉结果更能令人落泪。

临子初无声叹了口气。

又过了一会儿,千晴强忍住痛哭的冲动,自临子初身上翻下。原本剧烈的疼痛如潮水般逐渐退却,站在主人头上的阿毛嗖的跳下,挥舞大螯,把绑住千晴的绷带松开。

临子初看他情绪不高,闷闷不乐,有心想劝慰几句。他咳了两声,道:“你也不必在意。”

“什么?”千晴不想让临子初知道自己是因为开脉之事不高兴,打算用疼痛掩饰过去,他恹恹道:“你不知道我痛起来多厉害,当然不在意。”

临子初辩解道:“我也……身患咳疾,虽不像你那样痛,可多少能理解。”

千晴一怔,想到临子初猛咳的样子,心想若是自己说一句话也要咳两声,当真难受死了。他与临子初打过两次架,对他身手很是佩服,不由起了惺惺相惜之情。

千晴心中灵光一闪,他猛地坐直,忽然道:

“兄台,我与你一见如故。不如……不如我们……”

边说边打量临子初的神情。

千晴道:“不如我们结拜为兄弟,如何?”

临子初顿了顿,在黑暗中看着千晴明亮的双眼,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千晴一跃而起,欢呼道:“我今年十五,你贵庚?”

临子初道:“十六。”

千晴道:“你没骗我?”

临子初嗯了一声,将自己生辰八字报给他。

千晴扯着临子初的衣袖,将他往外拉,道:“既然如此,你是我大哥。走,到我住处去,我们倒酒祭天。也要把这事告诉瘦喜。你还不知瘦喜是谁吧?哈哈,我也不知道你是谁呢,快将名字说出来,不然我怎么向瘦喜介绍你?”

临子初任他将自己拽起,向前走了几步。

他见千晴兴高采烈,不忍拂他好意,更不愿再瞒他。临子初看着千晴的眼,咳了两声,道:“……我姓临。”

千晴竖耳聆听。须知临家庄东界奴仆可以由庄主赐姓,多数姓临,他也不以为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