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53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那么千晴为何要在半夜忽然……忽然靠得这样近?

临子初呼吸快了两吸,右手不由自主抬起,想要摸摸脖颈。

只是手还没放上去,就听到身后千晴喊道:“大哥,等等,我也要出去透气。”

临子初放下右手,回头看向千晴,眼神复杂。

越是靠近擎天之柱,越是修士聚集之地。人多的地方显得热闹,修士多了,更是热闹非凡。

最初几天,千晴还有心思同赶车的马夫闲聊,到了后来,几乎不怎么说话,只掀开帘子,乐此不疲地看外面同他们一起赶路的修士。

看修士从小小的锦囊中,掏出大把浑圆翠绿、光晕灵动的灵石,少年心中着实感觉有趣。

千晴想,这翠绿的灵石,倒是和临子初腰间挂着的刚卯颜色相近。

有心想看看临子初悬挂的刚卯,与这灵石究竟有何差别。

然而也只能是想想罢了。按照正梧洲风俗习惯,男子一旦佩戴刚卯,此物就与性命无二,便是亲友也不会开口询问,更不敢随便触碰,以免惹怒对方。

车马向前行了六七日,离擎天之柱,只有一半左右的距离了。

这日正午太阳毒辣,一行人为躲烈日,将马车停靠在路旁,浩浩荡荡走进客栈。

那客栈门可罗雀,宾客稀少,大堂采光不好。即便是正午,陈旧的酒楼里还是一片昏暗。

一位筑基修士鼓足气,轰雷般洪亮地喊道:“要一间最好的雅座,大堂都包了。小二,快快过来倒茶。”

叫了许久,也没有人过来。

再多喊了几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颤颤巍巍地从二楼走下,她口中不断做出咀嚼的动作,含糊着说:

“我听得有人的声音,又不是那么真切。原来真的有人上门。要喝茶吗?很好,很好。”

第25章

眼见来的是个身体孱弱的婆婆,众人等待良久的怒意也就消了。张人致走上前去,对婆婆说:“喂,你这老太婆,手还能拿得住茶壶吗?让你家里的男人过来接待。”

婆婆眼眯成缝,侧耳问:“什么?小兄弟,你声音太小,老身我听不清啊。”

张人致一窘,凑到她耳边,大吼几声。

那婆婆这才听清,她说:“可是老身家里的男人……都死光了啊!”

言毕,众人脸上都露出为难的表情,觉得这间店未免太不吉利,怪不得宾客稀少。

婆婆扶着拐杖,一步一步往楼上走,边走边说:“放心,放心,茶壶老身还是提得动的。”

张人致问临子初:“少庄主,要不我们再向前走走,换一家店吧?”

临子初闭口不言,却轻轻摇了摇头。

少庄主自幼寡言少语,若不是对着千晴,一天也说不了一句话。

张人致不敢违背少庄主的意志,更何况,这客栈也确实是方圆内最近的一间客栈,再向前走,恐怕要走到晚上,才能碰见下一个客栈。张人致用衣袖在桌椅上使劲擦,让临子初坐在看上去最干净的主座。

随后其他人分别入座,很快把大堂塞得满满当当,有些人没有座位,就席地而坐。

千晴刚要坐到其他地方,临子初就朝他招手,示意让他过来。

百余修士在此处等了很长时间,也没听到婆婆自二楼走下,张人致等得着急,有心想上楼去喊,然而在少庄主面前,他不敢放肆,只好忍气吞声地坐着,用手做扇状,来回扇动。

又过了好一会儿,那老太婆才下来,她手里端着一个巴掌大的小茶壶。怪不得她说能提得动。

张人致脾气暴躁,一见茶壶大小,额头登时涌现青筋。

那婆婆一步一颤地走到临子初那桌,拿出两个茶碗,终于开始倒茶。

然而他竟然先给千晴斟茶,而后再走到临子初面前。茶壶里装不了多少水,倒了两杯,茶壶就空了。

张人致本来还在忍耐,可他好生敬重临子初,虽然待千晴客气,当然只是看在少庄主的份上,心中实则看他不起。见老太婆竟然先给千晴倒水,后给临子初倒水,张人致登时大怒,抬脚一脚踹去,骂道:“这老太婆,分不清主次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