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59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临子初被扑得向前一步,握住千晴搂在自己腰间的手。

千晴愤怒道浑身发抖的地步,却不知自己在愤怒些什么,他神志不清,意识全无前,哑声说了句:“大哥,你……我不许你再……”

“……”

“……你再……”

临子初心脏一震,身体不由发抖。黑暗中,谁也看不见他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

第28章

说完这句,千晴下颌落在临子初肩上,双目紧闭,睡了过去。

临子初等了好一会儿,没听到千晴继续说话,才发现这人已经睡着。他又等了好一会儿,笑了笑,拖着千晴,将他放到床上。

筑基修士夜可视物,临子初能清晰地看见,黑暗中千晴的脸颊。

他坐在千晴身边,顿了顿,临子初悄无声息地俯下/身,脸离千晴越来越近,右手也碰了碰他的面庞。

临子初年有十六,未曾爱慕异性,从无挚交好友。

他的手心碰到千晴后,很快就缩了回来,悬在半空,顺着千晴脸颊的弧度,动作缓缓,虚拟着抚摸。

他知道自己的手要比寻常人冰冷很多。即便是炎炎夏日,被别人碰到,对方也会猛地缩回手,露出愕然的表情。

再看临子初时,眼神敬畏,可是却再也不把他当成正常人了。

临子初有时会想,自己被发现有寒龙卧雪体之前,日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其实那时候他就已经隐隐觉得,自己与其他孩子不太一样了。

临子初生下来后,母亲的身体就变得不好。当他七八岁时,母亲更是要一直卧在床上,不能起身,也不能吹一点凉风。

有一天晚上,临子初半夜嘱咐厨娘熬参汤,然后亲自端到母亲房门前。

然而他站在门口,听到母亲对她陪嫁的侍女虚弱地说道:

“翠云,自打生了初儿,我的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我生这孩子的时候,他不仅带去了我全部的精华,还带走了一样不同的东西。唉……没了那样东西,我就要死了。”

临子初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可他记得,那次是自己出生后最后一次落泪。

他哭得满面泪水,因为他听得懂方才从母亲那里偷听到的话是什么意思。临子初早就知道,自己身体里有个‘东西’。那东西很凉,很可怕,就藏在咽喉。

只是不知道,那东西原本属于母亲。

只是才知道,母亲为何一直疏远自己,从不疼爱她的亲生骨肉。

临子初觉得母亲应该怪自己。她本来可以有许多孩子,没必要为他一个断送生命。她也可以将一切告诉父亲,让父亲一起恨他。

可是她没有。

不久,母亲病重去世,临子初望着悲痛欲绝的父亲,心中强烈的恨起自己来。

他夺走了母亲的生命,抢了她赖以生存的东西。

享受她的幸福,他是个噬母的……怪物。

自此之后临子初喉间的东西越来越强大。有一次,临子初在深夜醒来,偶然瞥了眼镜子,就看到了令自己毛骨悚然的一幕。

他发现自己喉咙……喉咙闪着蓝色的光。那光时而变为龙,时而化为桃树,很快消失,仿若幻觉。

临子初呆呆的坐在床上,深知自己见到的绝不是幻觉。

他杀死了自己的母亲。

这是他罪恶的证明。

直到十五岁开脉,临子初方才知晓,自己喉咙蕴藏着的强大的力量,被称为寒龙卧雪。拥有这种力量的人,就拥有传奇体质。这股力量太过强大,开脉后,若不待在灵气浓郁的地方,临子初体内与外界灵压差距太大,就会引发肺腑的震动,表现就是不停的咳嗽。

临子初此时方知,当年自己从母亲身体里带来的,究竟是什么。

传奇体质,人人艳羡。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