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65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两人名义上是兄弟,这般举动应该不算逾越,然而千晴搂住临子初时,不知怎么,微微一怔。

尚未来得及细细体会,临子初便已施展仙术,直冲云霄。

千晴只觉身体骤然一重,而后缓缓变轻。他是首次御剑飞行,大多数初学者都会感到晕眩甚至呕吐,千晴却觉心胸开阔,御剑半个时辰,一颗心仍兀自怦怦跳动。

临子初自御剑起就没有说话,此时微微叹了口气,对千晴说:

“阿晴,日后你不必与方才遇到的那种人交谈。”

临子初脚下这柄飞剑名唤寒鼠,乃是十二寒剑之一,临家庄主临文谦知道大儿子是寒龙卧雪体后,耗费精力,寻来这把寒鼠剑。

子,鼠也,此剑不仅适合临子初的体质,也与他生肖相符,用起来颇为顺手。

寒鼠剑飞行速度极快,风声又大,千晴不得不凑上前去,紧贴临子初的后背,问:“什么人?”

临子初顿了顿,言语缓和许多,他道:“你不必与那二人谈话。”

千晴说:“是了,他们人品低下,不堪入目。只是……只是我被临家庄收养之前,也同他们一般,偷抢东西,人品也说不上高明。”

这话说得甚是小声,灼热的呼吸几乎舔到临子初耳垂。从未有人胆敢离他这样近,临子初呼吸一窒,好一会儿才听出千晴言语中患得患失的意味。

他摇摇头,说:“阿晴无父无母,年岁尚幼,迫于生计,不得已而为之。”

“说不定方才那二人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临子初想也不想,回答道:“便是有苦衷,你也与旁人不同。”

都是人,能有什么不同?

以前千晴听说,命不相同,人分三六九等,心中颇不以为然。

可同样的话,从临子初口中说出,就让人如饮甘饴。

他将下巴搭在临子初肩上,轻声问:“有何不同?”

拉长声调,便如幼弟跳入兄长怀中撒娇。

临子初犹豫了一下,似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干脆沉默。

千晴笑了一声,已然明白,没有再追问。

众人御剑飞行数天,消耗过半灵石,略作估算,已经飞行不短的距离,极为接近第二阶段的入山口了。

按照常识来说,擎天之柱第一阶段的山体底部最是安全,除却潜匪修士的骚扰,还有一些不成气候的野兽,几乎没有危险。

临家庄侍卫通常夜晚赶路,白天入山休眠。这连番昼夜颠倒的赶路,即便是修士也飞得筋疲力尽。

这日,一行人如往常一般,于黑夜负月前行。筑基修士夜能视物,众人正御剑飞行,忽见临子初身影一顿,寒鼠剑猛地停下,剑身抖动,发出‘嗡’的一声声响。

“少庄主?前方发生了什么事?”

在最末尾防止有人掉队的张人致遥遥喊话询问,不知临子初为何忽然停下。

临子初略抬起手,示意众人不要出声,同时侧耳凝听。

便听得几声极轻的鸟鸣,鸣声悦耳,千啭不穷。

张人致面色一变:“这……这是……”

临子初淡淡道:

“不落凶鸢。”

作者有话要说:

临近期末,近几日极其缺少睡眠,字数少了点,不好意思。

前面‘牵情丝’的梗确实是类似仙剑,因为觉得大家都知道所以没有标注。

同样的还有临子初结印的名称,无畏印、与愿印之类,源自佛教。

等以后抽出时间,我会把借鉴的东西一一列出来(都是小的梗),各位不必担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