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67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那开源剑宗的年轻弟子很快回来,说:“我师兄说尔等可以在附近歇脚,但要小心野兽,遇到危险,尔等自行解决。”

这话已经很不客气了。擎天之柱非他开源剑宗之地,临家庄众侍卫出于礼貌打声招呼,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回答。

听闻开源剑宗前宗主归天后,这届宗主野心极大,意图攻上擎天之柱,在剑宗前按个‘仙’字。传闻不可尽信,但皆有缘由,观那剑宗弟子言行举止,见微知著,说声野心极大,已经是客气得了。

临子初到是不在乎这些客套礼数,他与千晴走到僻静的角落,靠树而坐。

千晴紧贴临子初,问:“大哥,方才见到的不落凶鸢,当真只有擎天之柱才有?”

“嗯。”

千晴问:“那……万水城没有吗?”

“自然,”临子初道:“此物生于擎天之柱,死于擎天之柱,万万年来,不曾在旁处见过不落凶鸢。”

千晴点点头:“可能是我记错了吧,大哥,明日进入擎天之柱第二阶段,不能再御剑飞行,那么我们可是要爬山吗?”

临子初‘嗯’了一声,叮嘱道:“迈入第二阶段,一定要小心攀爬,不要掉落悬崖。否则若是落入凶鸢群,届时定会被分食,尸骨无存。”

“是,我知晓。”

临子初轻轻抚摸千晴的头发,很快缩回手,轻轻道:“那就好。”

千晴朝他微微一笑,忽听耳侧有凶鸢鸣叫,于是皱眉望向山壁外侧。

不落凶鸢长喙利齿,通体漆黑,鸟面丑陋。然而叫声宛转悠扬,堪比仙乐。

千晴凝神听着,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挥之不去。

擎天之柱山顶,镇秽峰,攘邪阁。

阁外,有两个用红绳束发的矮个仙童,手拿拂尘,擦拭阁外白玉石阶。

二人面色白净,正凑在一起,无声嬉笑。仙童面对面,看似正在谈话,然而却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皆因二仙童唯恐打扰上人,便用传音之术,无声交谈。

谈兴,忽听远处另外一人传音道:

“好啊!清风,明月,你二人在此偷懒,不怕仙君责怪,罚你们去坐忘峰面壁思过吗?”

被唤作清风明月的二位仙童闻言一惊,齐齐回头,见到来人后,便放松下来。

清风道:“霜叶,别来吓唬人。近日仙君心情甚好,才没有闲时来责罚我二人。”

被唤作霜叶的仙童大喜,道:“既然如此,传闻是真的了?仙君……仙君果真推算出……”

说着说着,竟然哽咽起来,眼含热泪,一时不能言语。

霜叶方才面带微笑,忽然落泪,情绪变化之剧,旁人看来,定是不能理解,然而清风、明月却了然,纷纷握住霜叶的手,传音说出方才霜叶未说出之话。

“不错!仙君已然算出,仙主遗子尚在人世,不出月余,便能寻回入主正阳仙宗!”

霜叶双手颤抖,两行热泪滚滚而下。清风、明月是凤昭明仙君的守阁仙童,而他本应照看仙主遗子。

然而当年孽龙作乱,仙主陨落,唯留一子,不知踪迹。

这十几年来,对仙人来说,不过眨眼间。

可于霜叶,却是漫长无匹。

他哽了两次,问:“仙君可曾对你二人提起小公爷的事?他身体可好?他一人在外……可……可受了委屈?”

清风、明月朝他微笑,无声摇头。心中均想,小公爷自幼遗落在外,比起养在正阳仙宗内,哪有不受委屈的。

皆因如此,待他回归,定会倾全宗之力,以作弥补。

镇秽峰,攘邪阁。

阁内,有一相貌高雅的年轻男子闭目盘膝,端坐在玉台上。他身着红白二色宽袍缓带,面上眉呈朱红色,状似半面阴阳鱼。

那男子右手捏镇邪诀,神情看似平缓,神识却仿若侵入无边炼狱。

攘邪阁寂静无声,男子耳畔却有亿万幽灵哭嚎,阻挡仙君施展推算仙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