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69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他将脸上的药膏抹的稍微均匀一些后,起身去寻临子初。

远远看见临子初的背影,见他身前似乎还站着一个修士,正用玉板,欲往临子初面上涂抹。

千晴忙跑起来,喊:“大哥,我好了,让我来帮你。”

临子初回过头,说:“阿晴,不要跑,慢慢走过来。”

千晴答应一声,抢过对方修士手中的玉板,挖起一勺药膏,正要往他脸上涂,忽然犹豫了。

原来,临子初面上白净无尘,而这药膏不仅色重,且味道很大,似乎……似乎不太与临子初这样的人物匹配。

之前尚未与临子初结拜,万水城的人对千晴形容临子初,均是‘天人之姿’‘不可靠近’。

当时嗤之以鼻,现在却有些理解了。

然而千晴性格激进,心想大哥就是大哥,又有什么不能靠近的了?他放下玉板,用手指将上面的药膏摘下,忽然向前,用手摸涂临子初的面颊。

临子初略怔了下,旋即放松面部,任由千晴施为。

千晴心情大好,说:“这药膏味道太香,大哥你且忍耐一下,等习惯了就不如何香了。”

临子初‘嗯’了一声。

他身具寒龙卧雪体,浑身无处不冷,便是面颊,也冷若冰霜。

然而千晴这般用手涂抹,不仅不嫌,反而涂得格外认真。

临子初感受千晴灼热的手心,忍不住想要微笑。过了好一会儿,他伸手去握千晴的手腕,道:“好了,阿晴,你涂得也太多了。”

千晴不好意思地收回手,把一手的药膏随意抹在裤子上。

临家庄修士早已等候良久,只是不敢开口打断,直到千晴放手,才有人上前问:“少庄主,雾消得差不多了,现在前行吗?”

临子初点点头,对千晴说:“阿晴,一会儿攀山,我在最前方,你紧跟我身后。若是感觉有何不妥,定要出声。”

“好。”

千晴对攀山并不陌生,可以说是极为熟练。他攀山的技能与耐力,在凡人中,可说是出类拔萃,无人能敌。

但不知在修士中算不算的上是厉害,千晴正心中忐忑,临子初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他一眼。

千晴一怔,旋即朝他微笑,心想,大哥相貌生得真好,就算是盖上药膏,也丝毫不掩。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心情果然放松了。

众人不再使用飞剑,而是光靠两腿,在山路行走。

这路崎岖不平,多是修士踏出来的小路,有的坡路陡得太厉害,众人还要手足并用,才能爬上去。

筑基修士施展仙术时,自然比寻常人要高明许多,可以腾空飞跃,可以夜中视物。

然若不施展仙术,也只是体力比普通人好些,爬山技巧是无论如何不会凭空提高的。

擎天之柱第二阶段草木丛生,空气湿润,地上多苔藓。

只爬了一会儿,临家庄十几名筑基修士,过半都狠狠摔倒过,膝盖、手肘给尖锐的山石磕破。

千晴看堂堂筑基修士,摔得鼻青脸肿,自己爬起来到是轻松,不由心情大好。听众修士抱怨,还十分有趣。

盛锋摔倒的次数最多,几次停下裹伤。他心中叫苦不迭,对身旁的修士感慨道:

“这山……此时就这般难爬。我听闻,凤昭明仙君惩治凶蚊之前,修士要爬过此处,还要处处提防凶蚊,那才是人间炼狱。”

那修士十分赞同,道:“昭明仙君高义,他……”

正欲再说,忽然想起什么,两人齐齐闭嘴。

心中却不由幻想,当年仙君下山,攘除凶蚊的绝代风姿。

所谓,潦极须赢,正梧昭明,徜空北霖,泰重武平。

凤昭明与上述三人并称四洲之君,战力之强,光凭惩处凶蚊一战后,蚊兽至今不敢再来骚扰修士,便可见一斑。

于凤氏昭明,有判词云:

行于行处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