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80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擎天之柱,东昆仙主遗殿。

殿内琼台上,有四根雕刻精致的彩柱,自镂空处泻出汩汩灵气,肉眼可见,如同水雾,浓郁至极。

两只细颈仙鹤,怡然安适,静静站于琼台柱下。

有微风吹进殿内,夹杂着莫名的声音。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知怎的,两鹤停下梳羽动作,仰颈展翅,高昂鹤唳,朝殿门走去。

走了两步,停下身来,仙鹤灵动的兽瞳里,有一丝疑惑的神情,转瞬即逝。

擎天之柱,镇秽峰,攘邪阁。

昭明仙君宫殿,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悬在半空之中。

长剑破旧不堪,剑身、剑柄皆有裂纹,尚未靠近,便可闻到长剑上腥臭欲呕的血气。

尽管如此,这把长剑仍被放在攘邪阁最中央,被凤昭明施展层层法术,严密保管起来。

仿佛这把长剑,是正阳仙宗最珍贵的宝物。

仙鹤唳鸣之时,原本寂静了十几年的宝剑,微不可见地颤了一颤……

所谓擎天有三险,险险不通山。

三险之中,沼泽蚊王位居首位,皆是因为凶蚊性情暴烈,喜群起攻之,战力不凡,令众多修士丧命于擎天之柱。

直到几年前凤昭明仙君下山惩戒凶蚊,一战之威,使凶蚊不敢再视修士性命如蝼蚁,轻易不主动招惹。

可即便有仙君威严震慑,一旦惹怒凶蚊兽群,还是极难有人能够脱身。

……极难能脱身。

一位看上去约莫二十几岁的年轻修士,被凶蚊逼得节节后退,狼狈摔到沼泽中,浑身都是臭不可闻的淤泥。

他是开源剑宗新收来的低阶弟子,此次随师兄姐来攀擎天之柱,谁想惹怒凶蚊,招惹杀身之祸。

他的一只脚才刚刚踏入修真界,不谈问鼎天下,他甚至还没来得及问问心仪的女修,究竟叫什么名字……

望着面容狰狞、朝自己扑来的凶蚊,年轻修士神情绝望,忍不住握起剑,捏了法决。

忽听一声清亮的哨声,贯耳而来。

回荡于丛林之间。

原本令人恐惧的凶蚊,听了这哨声,竟似偷食的小孩被母亲打手一般,向后一缩,抖抖身体。

豆眼仍旧贪婪地盯着年轻修士,神情挣扎。

紧接着,又是一声哨响长鸣,比起之前,更添尖利,如训如斥。

那凶蚊哀叫一声,扑打翅膀,扭头便走。

年轻修士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一切,死里逃生,却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子初道友不知有何天赋神通,光靠哨音,便能驱走凶蚊。莫非寒龙卧雪体,当真如此神妙?”

“若不是子初道友,我等此次损伤惨重,说不定还要引来蚊王。”

“道友高义,今日结实高贤,大是幸事!”

擎天之柱,第二阶段,丛林之中。

开源剑宗几十个弟子皆是身带伤口,血流不止。

他们解开绑腿,抹过药粉后,用力勒住伤处,防止血流。

临家庄众修士虽不情愿,可考虑到他们是宗派弟子,还是留下,替他们看守四周。

临子初对众人的赞词听若无闻,时不时看看千晴,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千晴听剑宗弟子夸赞临子初,微微一笑,忽然说:

“大哥虽然厉害,可各位师兄也非等闲之辈,与三险之首相搏,丝毫不落下风。即便大哥不出手,只靠你们,再过几吸时间,也能打赢凶蚊。毕竟是宗派子弟,与众不同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