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90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千晴满地打滚,浑身痉挛。待额头那种令人直欲发狂的痛感稍减,他侧头趴在泥地上,力竭喘息。

耳目恢复聪明,千晴能听到不远处,临子初与张人致挥剑与千蚊王搏斗的声音。

方才千晴那声痛吼,令绝大多数凶蚊魂飞魄散,纷纷掉头逃跑。

唯有千蚊王,神智近妖,虽然心惊胆战,仍留在此处观察。

不一会儿,那种令它恐惧的气息消失殆尽,只留下三个普通的修士。

其中一人体质极寒,令千蚊王也颇为忌惮。不过修为很低,定然不是它的对手。

千蚊王狡猾地在附近盘旋一阵,发觉没有危险,方才下降。

千晴眼皮无力,耷拉着勉强睁开,连视线都变得模糊了。

周围都是带着腐烂树叶气味的烂泥,他动动手指,忽然发现,腰间挂着的口袋一直在剧烈抖动。

千晴心中一软,他挪挪手臂,极其缓慢地靠近,艰难地把口袋从腰间解开,放到眼前。

口袋里装着一只巴掌大的黑毛蜘蛛。此蛛头、腹有坚硬绒毛,腿上却毛茸茸的十分柔软。

性情温驯,特别听话。自幼年被千晴收养,阿毛陪他惹事打架,闯祸斗殴,未曾临阵退缩,从未弃他不顾,更无反抗过主人一次。

现下面临生死关头,大哥对他情深义重,千晴也以同等情义报答,两人同生共死,若只能有一人存活,千晴定让那人是临子初,而不是自己。

不过,却没必要让阿毛跟着一起送命。

千晴口鼻间满是血腥气味,他呼吸急促,一不小心呛了口血水,搜肠抖肺地咳了起来。

千晴隔着口袋,轻轻抚摸里面狂躁的蜘蛛,口鼻沁血,哑声道:

“阿毛,你快逃走吧。”

说完,用单只手艰难解开口袋上繁琐的绳结。

几乎是解开口袋的一瞬间,那只毛茸茸的蜘蛛便从里钻了出来。它吱吱作响,迅速爬到主人眼前。

阿毛用毛腿抚摸千晴的脸庞,似乎是在安慰。

额头的疼痛本就如潮水般逐渐消退,这些年来,千晴早已习惯恶疾带来的痛苦,恢复起来也很迅速。他有了点力气,伸手抓住阿毛,便往外扔。

阿毛被扔到远处,因千晴力量很大,它落在地上,还连连翻了几个跟头。

等阿毛站稳,它在远处吱吱朝千晴叫唤。

千晴撑手勉强站起,打算上前助临子初一臂之力。他头晕目眩,连连干呕,跪在地上,朝阿毛那边挥手,示意它走远点,不要过来。

阿毛低低叫唤两声,跳上跳下,忽然听到一声痛呼,它一怔,反应过来后,八条腿连番向前,爬行速度极快。

千晴撑手想要站起,正要上前,便听得张人致的喊声。他大惊,忙扭头去看。

这一下天旋地转,千晴头晕到重新摔倒在地,他担心临子初遇到危险,低吼一声,竭力站起。

面部充血赤红,脖颈血管鼓胀。

临子初手拿寒鼠剑,抵挡千蚊王刺来的口器。

千蚊王体型巨大,一根口器就比寒鼠剑还要长。

五根口器同时刺来,着实难以抵挡。

不多时,临子初持剑右手便被一根口器刺穿。尽管临子初反应奇快,心肠也狠,逆手迅速将千蚊王口器拔出。

然而千蚊王一吸之下,吸走大口鲜血。带着倒刺的口器,将临子初手臂贯穿出巨大伤口,血流不止。

临子初哼也不哼,急换左手持剑,护住周身。

右臂垂下,鲜血将一袭白衣尽数染红。

张人致见临子初受伤,心神不宁,躲闪不及,被千蚊王的口器刺中肩膀。

这里离心脏距离过近,千蚊王欣喜若狂,用力一吸,几乎将张人致体内过半的鲜血吸走。

张人致痛声大喊,肝胆俱裂。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