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93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放你娘的狗屁!贼驴,胆敢再说一遍吗?”

李闲本是随口说说,可听千晴言语如此无礼,他哼的一声,刚要好好教训这个后辈。

忽听耳畔传来‘嗖嗖’风声急响,李闲披在后面的头发陡然向前飘扬,竟是有人从他身后,穿林而过。

李闲大惊。

他已到金丹巅峰修为,到底是什么人,如此悄无声息靠近,连金丹修士都发现不了?

脚下树枝轰然一弹,那人纵身前跃,跳到对面树梢。

一个爽朗的男音笑道:

“师叔,你也太过分了,抢人不说,还要刚卯。年纪一大把的人,羞也不羞?”

李闲怒道:“你!”

便见对面蹲着一个背着双刀的少年,他看上去不过十几岁,下颌却留着一捋小胡子,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又有一儒雅少年,负手立于临子初前,面朝李闲,肃然道:“身为修士,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此卑劣之事。少庄主,你且离开包扎伤口,这里由我等解决。”

正是闻人韶,以及许望闻。

他二人出生于万水城,常年受临家庄庇佑,临子初于他们,又有开脉之恩。是以见到看到临子初求救符后,匆匆赶来。

闻人韶哼的一声,小声说:“解决个屁,让你不要跟来,偏跟老子做对。”

临子初对着许望闻,摇了摇头。

张人致道:“多谢公子好心。只是这修士有金丹修为,你们不是他的对手。怎可弃你们于险地?”

“大哥,你命都去了半条,还担心老子我的死活,真是多谢了。”闻人韶嗤之以鼻,居高临下说:“这人是苦终宗的叛逃弟子,名义上算是我的师叔。我众位师哥都在不远处,他不敢伤我。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小心再不处理伤口,立地成仙好了。”

闻人韶说话相当惹人讨厌,许望闻听不下去,干脆不理。他从锦囊中掏出几瓶疗伤的药粉,递给临子初,说:“少庄主,你身上有伤,还是快些离开这里,直往仙宗吧。至此处再向东行百里,便是‘九曲八关’了,那里有仙宗弟子接应,一切不用费心。”

临子初与千晴一人扛着张人致一条手臂,站起身来,朝闻人韶、许望闻道谢后,御剑朝东飞去。

闻人韶心情大悦地看着李闲,说:“师叔,此处不可动用仙力,否则会引来千蚊王。我胆小如鼠,你如猪,我们二人恐怕打不成了。万幸,我本来就打你不过。”

李闲怒道:“你可知那临子初为何敢在此处御剑?我方才观他独自赶走千蚊王,正套问他如何做到。尚未有答案,你就来搅局,兔崽子,我要扒了你的皮。”

话音刚落,李闲自树枝上暴起扑向闻人韶。

闻人韶边躲边道:

“人家能赶走,与你何干,当了几年潜匪,果然比留在宗门舒坦?看来擎天之柱真是养人,能把师叔你老朽的脸皮,再养厚实一些!”

李闲大怒,他毕竟是金丹修士,不动仙力,拳脚功夫也远胜闻人韶。

见闻人韶不敌,许望闻提剑相助。

可是他二人都是刚刚开脉,对于李闲来说,真如小孩一般。

闻人韶连忙道:

“你若是扒了我的皮,不说我老爹会大发脾气,就是我那几个师兄,恐怕也不会与师叔你善罢甘休。”

李闲手上动作一顿,喃喃道:“老爹……你……师兄可是也来了?”

言语间颇有些胆怯的意味。

闻人韶嘿然一笑,趁他停顿,双手长刀悍然劈下,将李闲头上稀疏的头发砍下一缕。

李闲大怒,忽然上前,手臂抓住闻人韶、许望闻的后衣领,将两人提将起来。

他二人都是十几岁的少年,虽然尚未发育完全,但个头也均极高。被金丹修士提起来,竟似小猫小狗一般。

许望闻大怒:“将我放下!”

李闲哼了一声,对着闻人韶说:“我杀不了你,难道还治不了你吗?我是叛逃弟子,你小子又算什么东西。”

擎天之柱层峦叠嶂,怪石嶙峋。

灵气浓郁,气候潮湿,多山洞,多泥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