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102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擎天之柱,第二阶段,山体中段。

夜路难行。

筑基修士夜可视物,真正难倒他们的也不是光线昏暗。

而是夜晚的擎天之柱,丛林多瘴气,遮盖山体,令人无法辨别究竟到了哪里。

张人致道:“少庄主,我们御剑飞行这样长时间,本应早就到达九曲八关,却不知为何,至今仍未看到九曲八关七十二入口中的一个。”

临子初点点头,双眉紧蹙,表情严肃。

待众人又向前行了一炷香的时间后,李闲忽然想到什么,他一拍脑袋,开口道:“不好,真是倒霉,我们恐怕是赶上……‘仙宗拒门’了!”

张人致问:“什么叫仙宗拒门?”

“是这样的……”

所谓仙宗拒门,是在特殊时期使用的,禁止山下修士再攀擎天之柱、拜访仙宗的特殊手段。

多是出现在仙尊讲学、演武会、抑或者是尊客来访阶段。为了避免擎天之柱第三段山体人多混杂,方才用阵法隐去第二阶段与第三阶段的连接处,令非仙宗弟子的修士无法再向上攀爬。

此时距离正梧洲修士最隆重的大会‘演武会’还有十余年时间,也没听说有仙尊讲法,应该是有尊客忽然来访,所以几人御剑飞行这样长的距离,仍没有见到九曲八关。

听了李闲的解释,临子初表情越来越严肃,等李闲讲完,他也觉得此事棘手,问:“既然如此,如何为之?”

李闲看了看千晴,摇头,说:“没有办法。我们下剑步行,说不定可以碰见……”

这话简直是要考验众人的运气,临子初心中略怒,觉得千晴的事情十分要紧,本来就耽搁不起,哪里有闲情乱走等待撞运?

临子初问:“这仙宗拒门,不知要持续多长时间?”

李闲摇摇头:“时间不定!譬如演武会,持续的时间最长。若是有尊客来拜访仙宗,说不定时间会短一些,我们在这里等十日,也许……”

临子初声音冷漠:“等不及的。”

“这几日,我定会全力护住这孩子的安全。”

“若是遇到元婴修为的万蚊王,又该如何?”

“你……”

临子初心中烦躁,咄咄逼人。然而他也知道,除了等待,似乎当真没有其他办法了。

他叹了口气,顿了顿,问身后的千晴:“阿晴,你有什么看法?”

大概是方才情绪释放的太过头,让千晴有深深的疲倦感,他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

即便是听说自己可能是仙主遗脉,也没什么兴奋、激动的。

毕竟,那可是东昆仙主之子,位尊而贵。而他只不过是个小小弃儿,临家庄的奴役管家,开脉下等资质,哪能高攀?

多半是李闲几人猜错了。

千晴低声说:“我……不想去,我只想留在大哥身边。”

言语充满抵触,李闲一愣,只觉得千晴与临子初之间的感情未免太好,似乎不似寻常兄弟。

临子初扭过头,唇贴千晴耳畔,极轻声道:“我自然也陪你去正阳仙宗。”

千晴小声回答:“大哥……若我不是仙主之子,只是个下等资质的,你会不会……”

犹豫了一会儿,坦言问:“轻视我?”

临子初更压低声,与千晴窃窃耳语。

李闲看向旁处,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然而金丹修为,耳力自然极佳。他们两个不用传音术,再怎么小声,他也能听见啊。

千晴与临子初说了好一会儿,李闲听得有些尴尬,等他二人言语间有停顿,连忙插嘴道:“临兄弟,我们下剑步行吧。”

临子初‘嗯’了一声,御剑向下,踩到实地后,将寒鼠剑收了回去。

千晴默默走在临子初身边。因为天色昏暗,千晴又没办法看清路,于是左手紧紧拉住临子初,两人十指相扣,手臂相贴。

他的右手握着一把遍布裂纹的剑。剑身毫无光泽,满是血污。刚才临子初解开绑腿,将那剑的剑身包裹住。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