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142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凤昭明见千晴脸上挂有泪痕,沉默了一下,单膝跪地,对白藏仙尊道:“师尊,此事昭明一力承担。”

白藏见凤昭明此时脸色苍白,衣襟上还有大片血迹,显然从方才到现在都守在一旁,没有换过衣袍。白藏仙尊微微叹了声气,道:“昭明,师尊最放心的是你,最不放心的也是你。你性情刚硬,宁折不屈,可也要知,万事不可强求,应顺天意,你自己的身子,也要在意一些。”

凤昭明默默点头,动作并不敷衍,可眼神却没有妥协。

蒲知彰抓紧说道:“师尊,小公爷刚回到正阳仙宗,理应让他休息几日。然而望我一族催得极紧,向我宗施压。若小公爷醒来,可否向他提起?”

“望我一族……”白藏仙尊低头看向千晴。

他与千晴才刚相认,实是舍不得这个孩子。

然而望我一族乃是千晴父族,此事棘手,不得不考虑。

白藏长叹一声,道:

“昭明,待你恢复,便挑其他三位仙君,共同护送这孩子回归故里。”

凤昭明应道:“是,师尊。”

他性格内敛,虽然面无表情,但内心喜悦,不可言表。

擎天之柱,九曲八关。

一个看上去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坐在一张简陋的木椅上,晃悠着双腿,手拿黑棋,与面前女修博弈。

走了几步,女孩便不耐烦,四处张望。

而后女孩睁大双眼,道:“师父!”

急忙从木凳上跳下,冲到屋内唯一一张同样简陋的木床上。

便见木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白衣少年,他嘴唇如纸。此时分明还是夏天,可他喘息时,却吐出宛若寒冰的气息,好似内脏都被冻结。

临子初挣扎着要从床上站起,只是身体虚弱,连坐起的动作都很困难,看临子初摇摇欲坠的模样,那小女孩便上前搀扶。

临子初眼神急切,望向女修,断断续续道:

“前辈……前辈,前几日我昏迷时,好似听到你说正阳仙宗已经找回仙主之子……可有此事?”

那白衣女修点点头,说:“确有此事,听闻仙主之子开脉绝佳,更胜东昆仙主一筹,乃至额间。更引仙兽伏龙做本命仙兽,收服却炎二鹤,资质举世无俦。”

临子初单手撑身,捂住咽喉,情不自禁地微笑。

但很快神情变得严肃,他认真地看着白衣女修,道:“前辈,小子有个不情之请……可否恳求你带我上山,拜访正阳仙宗?”

“不可。”女修毫不犹豫,道:“你周身灵力混乱,若不好好调养个十年功夫,必定爆体而亡。你我见面是缘,我救你一命,便不能看你再去送死。”

临子初大急,一震手臂,轻轻推开身边女孩,而后猛地滚到地上。

他剧烈咳了几声,勉强收拢双腿,摆出跪地姿势。

额头用力触地。

用颤抖的声音说:

“前辈……我……晚辈哪怕要搭上性命,也……非去不可。”

两滴泪顺着眼角,滴在地面。

作者有话要说:

“他什么都忘记了,但有一点还能记得,那就是他爱他”

这句话灵感来自《你的名字》,虽然情节什么的都不太一样,但还是标记一下XD

“光明者,百代之过客也。”

——光阴是古往今来的过客。

引自李白《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明者,百代之过客也。”

作者放寒假了,会努力多写文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