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146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虽然千晴是霜叶、莘花的主人,但目前只能称千晴为‘小公爷’。只有在千晴正式拜师之后,他二人才可改口叫‘尊主’。

这几日千晴一直像个珍贵的瓷瓶似的,周旋于会见各个宗主,心中颇感不耐。

听霜叶说完,千晴连要看礼单的兴趣都没有,挥挥手说:

“我知道了。”

说完,百无聊赖地摸摸阿毛,又转头去看放在自己枕边的那几块碎石。

正阳仙宗,除了阿毛,没有什么是他熟悉的。

尽管他根本不知道,这烧焦的石块是何来历,究竟是什么东西,然而手握着他,千晴就不自觉的感到安心。

千晴焦躁又痛苦的心被这几块碎裂的石头抚平了。

便听霜叶察言观色道:“小公爷,让我替您换上华服。是时候去祭拜东昆仙主了。”

正阳仙宗有‘春夏秋冬’四位仙君。

春为春阳,夏为朱明,秋为白藏,冬为玄英。

其中,朱明仙尊御下所有弟子,身着红白长袍。东昆仙主道消身陨之前,坐的是朱明仙尊的位置,是以身为仙主之子,千晴自然也穿红袍。

待他到了列灵峰峰顶,祭拜东昆仙主灵位,又用了很长时间,听白藏仙尊将书东昆仙主生前事迹。

东昆仙主十五岁开脉,十六岁筑基,二十岁结丹,斩杀邪魔尊者,战胜傲君仙子。二十一岁下山游历,平祸乱,镇兽潮……

千晴本就对东昆仙主丝毫不熟悉,听着白藏仙尊讲述,非但不觉得有趣,反而格格不入。

站在东昆仙主灵位旁的还有上千修士,他们个个眉来眼去,暗暗互传音讯,讨论千晴。

这样的关注,更让千晴觉得孤单,想起自己幼年乞讨,也不过如此。

真想拍桌而起:

“管你东昆仙主如何!这又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他是自己的父亲吗?

因为旁人说是,那便是吗?

然而,千晴忍饥挨饿时,不是这个人牵着他的手,给千晴买令他垂涎欲滴的蜜枣糕。

千晴大哭涕流时,不是这个人将他扛在肩上,轻声安慰。

千晴头痛得死去活来时,也不是这个人,给他活下去的希望。

他根本没见过这个男人,又凭什么要听人絮絮叨叨,说些理解不了的东西呢?

但是千晴终究没有发作,他忍耐下来,自列灵峰祭拜过东昆仙主后,又在四位仙君、众多弟子的陪伴下,来到望我一族门前。

便见一白玉高门,冲天而立。

门上雕有浮动火纹,庄严雄伟,尽显贵族气概。

门外,左右各站着百十名金甲修士。他们手握红缨长/枪,雕有‘尊族望我’‘天下唯我’等字,不一而同。

但每个金甲修士个头相当,一眼望去,脊背挺直,整齐非凡,与长/枪无二。

一个略显驼背的灰袍老者站在玉门中央,他见千晴等人,疾步上前,弯腰作礼,道:

“老夫归皂,恭迎几位尊客到来。”

说完,直起身子,上下打量千晴。

千晴身着一袭红白长袍,腰间系三指宽的白色腰带,眉间有银色额点,另有符咒如带,箍在额间。

面容与已故的东昆仙主颇为相似,只是眉梢眼角,都带有一丝不耐神情,显得不太客气。

归皂并不拜主,而是毕恭毕敬说道:

“这位小公子,便是正阳仙宗找回的小公爷吗?”

千晴问:“那又如何?”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