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175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百忍宗主跪在床上,身体前倾,乌发散在前方,遮住他扭曲的表情。

他道:“然而万物摧毁容易,恢复却难。却不知孙如威摧毁小仙主脑中多少光阴碎片?若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那要修复起来,哪怕凤仙君今日将我活活抽干,也无济于事……”

百忍宗主放声大笑,然而笑着笑着,胸口一酸,又笑不出来了。

凤昭明低目下望,停顿的剑尖逐渐向前,刺破百忍宗主胸前皮肤。

那酸痛忽然化为实质,百忍宗主反而不挣扎了,他头向后靠,枕在凤昭明的肩上,阴测测说:

“不知凤君于青天白日之下,在菩岳宗宗内将其宗宗主杀害,会令正梧洲多少修士……你……”

百忍仙剑伤人最痛,果然非是传言。百忍宗主牙齿打颤,说话都顿了顿。

“你这样……东昆仙主会如何作想?”

表情虽然凶恶,然而却似乎含着讨饶的意味在里面。

凤昭明道:“本君只取宗主精血一捧,宗主大恩,没齿难忘。”

百忍宗主倒吸口凉气,闭上双眼,浑身颤抖,忍耐胸口剧痛。

他胸前滴落的鲜血,没有落在地上,而是悬在半空。很快的,便流出一捧的血量。

凤昭明神情不变,伸出左手,在百忍胸前打下一个愈合咒,缓缓将仙剑抽出,又解开对方左手禁锢。

随后他拿出仙器,将百忍宗主鲜血装进其内,转身便走。

百忍宗主双手上举,侧躺在床上。

神识外放,望向凤昭明。

在那人即将打开殿门时,百忍宗主开口道:

“……本尊刚刚屈于仙君身下,余温未退,就被你以刀剑相对。算是我自取其辱。这番总算是领教了仙君高义,呵呵……”

这笑音比哭还悲切,凤昭明身形略顿,后用双手打开宫殿木门,道:

“望宗主好自为之。昭明告辞。”

木门大开,门外刺眼的阳光照耀进来。

待凤昭明离开后,木门复又合上,将灼热的温度阻挡,殿内寂静无声。

有一修士在门外传音,问:

“宗主,凤仙君已经离开菩岳宗了。之前准备的赏月茶点,如何处置?”

“滚!!”

那弟子吓了一跳,连连道:“是,是!”

随后再无声息。

百忍宗主一声怒喝后,撑手自床上跪起。他扭头看着外面,浑身兀自颤抖不止。

凤昭明离开菩岳宗后,将装有百忍宗主鲜血的容器拿出,放到面前。

那是一个方形器皿,棱角均被打磨光滑,看上去厚重端庄。

这容器,名叫晶匣,色如水晶,最擅长容纳液体。隔着容器,也能看到里面缓缓流淌的血液。

凤昭明的右手手指缓缓抚摸匣壁,闭目无声叹息。

掌心握紧晶匣,轻轻松开,复又握紧。

再次睁眼时,眼神复杂难解……

待他回到擎天之柱,正阳仙宗正东门时。

有个仙童急急御剑朝他飞来,乃是凤昭明座下童子,清风。

他跟随凤昭明时间不短,很少有这般焦躁的情况。

凤昭明皱眉看着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