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215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第82章

“小公爷。”

霜叶、莘花面露喜色,齐齐跪拜行礼。

千晴略一抬手,道:“你二人下去吧,这里不用招待。”

说完,掀开衣摆,坐在临子初身旁。

见面前凌空闪现一个冒着白色水汽的酒杯,杯中酒呈绿色,色泽清澈。千晴微笑着举起酒杯,放到唇边晃了晃。一股沁人的果子酸香,夹着醇厚的酒味,飘在千晴鼻端。他闭目浅嗅,毫不防备的将杯内果酒一饮而尽。

起初,酒味苦涩,令人忍不住皱眉,可酒水含在口中,感受到修士体温后,很快又褪去苦味的外壳,变得甘甜、蜜香,令人回味。

“嗯?”千晴‘咕咚’将杯中酒吞到腹中,奇道:“这是什么酒?我还没有喝过。”

临子初右手一晃,化出一个圆形的小酒坛,他没有说话,静静替千晴满上一杯,过了一会儿,才道:“……有一种果树,生长在擎天之柱第二阶段的山壁之上。山壁内,有沼泽蚊王,山壁外,有凶鸢环绕。是以修士难以靠近,便将这种果树,命名为‘不可向迩’,意为不能靠近。”

千晴低低‘哦’了一声“不可向迩这种果树,常年生长在瘴气中,罕见阳光。”临子初道:“然而这种树,实则最是喜阳……,一旦感受到阳光的温度,不可向迩光秃的树干上,登时便会长出果子。浆果炸裂开来,流淌在树干上,似是每一分、每一寸都要体会阳光照耀的感受。”

千晴点点头,道:“却是头一次听说。”

“我也是听我师父讲的。”临子初自己倒了一杯酒,放到面前,却并不喝,他轻声说:“第一次听到这种果树,我就在想……一定要用它酿出酒来,之后每日必饮,提醒自己。”

“提醒?”

“是啊,”临子初握起酒杯,看着杯子里碧绿的液体,神情复杂,他犹豫了一瞬,抬眼望向千晴,道:“提醒自己,‘不能靠近’。”

“稀奇古怪的,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千晴笑道:“原来这酒是你自己酿的,怪不得我之前没有尝过。嗯,酒的滋味不算一流,然而胜在含在口中后,有苦与甜两种口感,颇为有趣。”

临子初说:“却炎二鹤体温与烈日无二,千晴你丹田内藏有仙兽却炎,饮下这种酒,激发‘不可向迩’果子向阳的本能,因此能尝到甜味。”

千晴皱眉,心想,难道换成临子初喝,只能尝到苦味?不由开口问了。

临子初点了点头,道:“此酒虽然难以下咽,不过浓度极高,当心喝醉。”

“是吗,却不知这种喝起来像吃果子的酒,能有什么作用。”千晴笑着露出一口白牙:“临府子初,闻名天下,不如与我打个赌?”

临子初一怔,拱手道:“不敢,却不知千晴想打什么赌?”

“赌我喝几杯你这酒,才能喝醉。”

临子初见千晴眼神明亮,跃跃欲试,不忍拂了他意,顺势问:“千晴赌什么?”

“我赌喝了这一坛子,才会醉。”千晴问:“你呢?”

临子初举起酒杯,道:“十盏。”

千晴笑道:“这般小瞧我,当心输的你底裤都没了。”

临子初微笑,问:“既然如此,我们赌什么彩头呢?”

“彩头……”千晴想了想,在乾坤袖中摸索一番,掏出一把钥匙。

钥匙看上去平凡无奇,然而静静放在千晴手中,有种渊渟岳峙的沉稳沧桑感,令人一见之下,不敢小觑。

“这是仙剑楼的钥匙,”千晴道:“加上我的鲜血,就能打开仙剑楼,取出‘太伏却炎’仙剑的剑胚。那此剑来当彩头,不辱没少庄主的身份罢?”

临子初面色一变,赫然起身,拱手道:“万万不可,小仙主,太伏却炎剑珍贵无匹,怎能用来打赌?”

千晴道:“既然我不会输,那么用仙剑做赌,抑或是用路边野草,有何区别?我拿什么做赌,是我的事,少庄主,你只要管好,你用什么做彩头,就行了。”

“……”临子初垂首摇头,叹道:“那我只好拿我的身家性命做赌,才不会辱没千晴的身份了。”

千晴大笑,重重将钥匙拍在桌上,说:“你这人,倒是好玩。来,让你看看,什么叫量如江海。”

不知过了多久。

千晴抬起沉重的眼皮,右手努力向前,想碰面前的酒杯。

这是一坛酒的最后一杯了,尽管他的手臂好像不受自己的控制,可千晴还是努力伸着脖子,用唇去碰酒杯边缘。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