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230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不,我……我总是百般乐意,能令你开心,”临子初叹了口气,道:“可是一旦有可能伤害到你,我便裹足不前了。”

千晴眯起眼睛,说:“一捧精血,如何能伤害到我?”

“然则,假如一捧精血不能使你记起刚卯的主人,你欲为何?”

千晴反问:“你怎知一捧精血不能使我记起?”

临子初面色一变,闭口不言。

他抿了抿唇,将刚卯小心放回晶匣后,转身要走。

千晴右手微抬,一道黏而细的蛛丝,噗的一声,沾到了临子初的手腕上。

“之前,你在我的望晴峰昏过去,我用银针救你一命,为的便是留你日后算账。”

千晴右手猛地向后一拉。

他力道极大,而临子初也无意反抗,很快便被千晴用蛛丝拉到身边。

嗖、嗖、嗖。

无数蛛丝自阿毛口中狰狞吐出,把临子初绑了个严严实实。

万仞蛛自出生起,口部便有天然灵气流动,所吐蛛丝强韧无匹,修士一旦被裹住,轻易难以逃脱。

这也是万仞蛛难以驯服、少见天敌的原因了。

临子初不费力去挣扎,他定定看着千晴,恍然大悟,道:

“你之前便想邀我同你去攘邪阁取百忍宗主精血,是以强忍不问,等我拒绝你,才开口询问。”

怪不得千晴怒火冲天的自攘邪阁走出,还愿意让临子初跟来,对他礼待有加。

原来是这样……

微妙的伤心之情一闪而过,临子初转念想,千晴什么都忘记了,怎能怪他?又重新振作起来。

千晴道:“少废话,快说,我那刚卯为何遇到旁人不亮,偏偏遇到你时才亮?之前你说你有苦衷,所以不能告诉我。快将苦衷细细道来,否则我要不客气了。”

“一块刚卯,又能说明什么呢,”临子初道:“不是我,任何一个有寒木体质的修士,均能将其点亮。千晴为何偏偏如此执拗的想从我口中问出缘由?”

两人身高相仿,说话时,临子初的眼睛定定望着千晴。

他眼中压抑不住的浓烈情感,令千晴不能理解,只觉得奇怪,好像要被他刺痛一般。

千晴道:“你说为何?”

他犹如困兽一般,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用吼一般的声音道:

“十年前,我刚刚遗忘之时,便将瘦喜叫来,仔细询问。我与瘦喜向来交好,如果那刚卯的主人,是我在临家庄认识的,那么我不会瞒着瘦喜。然而瘦喜说他不知道。他不会骗我,既然如此,那人定然是在我前往擎天之柱的路上遇到的人。”

“……”

千晴眼神凌厉,他冲上前,一把握住临子初的衣领。

“当年前往擎天之柱的临家庄侍卫,几乎都丧命与沼泽蚊王口器之下,存活下来的唯有你我二人。之前你说你不知这刚卯的主人,我便以为你果真不知,但你碰到刚卯,刚卯莫名发光,我……”

千晴嗓音沙哑,情绪激动到浑身发抖的地步,他怒道:“我早该想到,你一定知道什么,十年前我为何不逼问你,哪怕得罪善慈散人,得罪玄英仙尊,也要把你留在正阳仙宗!”

临子初被千晴攥住衣领,双脚踮起,脚尖触地。

他看着千晴愤怒而激动的眼神,自己的肩膀也在颤抖。

一股强烈的情绪顶在喉间,让他几欲落泪。

临子初用微弱的声音说:

“如果……如果我说,这刚卯的主人,就是我呢?”

千晴愕然,他握住临子初衣领的手一顿,手指微微松了。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手指蜷缩着用力,大声问:“你说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