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257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千晴道:“带了银两,却没带多少。”

说完,千晴在袖中摸索,摸出一个巴掌大的钱袋。

随手一抛,扔在桌上,发出沉重的声响。

壮汉眼中精光一冒,说:“光看看,又有什么意思,小兄弟,由我们哥儿几个陪你打牌,你看如何?”

千晴故作为难,道:“可我不太懂如何打牌。”

“无妨,规矩简单,一听便知。”大汉加重筹码,道:“前三局,你输了无需付钱,从第四局再开始计算,前面的只当是给你练手。”

旁人见千晴年纪轻,家底又丰厚,纷纷道:“小公子如此聪慧,根本不用担心。”

“长夜漫漫,便得如此行乐。”

“来来来,我替两位倒杯热酒。”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将千晴与临子初簇拥到中间的圆桌。

有不少人放下手中竹牌,站在不远处,眼睁睁的看着千晴鼓囊的钱袋,直咽口水。

千晴道:“既然如此,便却之不恭了。”

说完,与临子初分别坐在圆桌两角。

壮汉问:“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千晴回答:“称我千晴即可。”

临子初略一抬眼,轻描淡写道:“敝姓临。”

那壮汉恭维两声:“久仰,久仰。”

心中有些奇怪,千晴这个名字,怎么好像是在哪里听说过?

月空高悬,夜凉刺骨。

冻森荒原内阴风阵阵,树木都在严寒下屈服,蜷缩着叶片,艰难地忍耐着这片大陆的气候。

城镇里,人们蜷缩在一起,静静地睡着。

只有门口的酒楼,楼内还在喧嚣。

已经是临近午夜了。

二楼时不时传来人们难以置信的抽气声。

“怎……”

靠得近了,终于听清了屋内人们震惊之下,到底说了什么。

“怎……怎么可能!”

“不会的!”有人抱着头,仰天狂呼:“这个少年郎,怎么会如此厉害!”

只见圆桌上千晴满面笑容,一副讨人喜欢的模样。

对面坐着的几位壮汉却是面色铁青。他们这时才知道,眼前这个待宰的肥羊,恐怕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壮汉们看着手中的牌,不约而同对视一眼,缓缓点头。

其中一人将手中竹牌向前摊开,口中道:“认输了。不得了,今日真是倒霉到家,一把也没赢过。”

千晴道:“承让,承让。兄台可是不打了?”

那壮汉脸上横肉抽动,道:“老子的钱大半都塞到你口袋里了,怎么能不玩下去?”

千晴道:“那便坐下来,不要挡着光。”

“下一圈不再这样打了。”壮汉一阵摸索,将身上的银两全都掏出,放到桌上。向前一推,道:“银两太少,玩起来不尽兴。下一圈一局定输赢,如何?”

千晴道:“这样不好吧,万一又是你输了……”

“胡说,胡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