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310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闻人韶哼了一声,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怒气冲冲地走回自己的山洞。

他忍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忍住,打开许望闻给他的水袋,仰头喝了起来。

喝了水后,闻人韶感觉好了一些,但肚子却更饿了。

……

又过了四日。

闻人韶饿得头昏眼花,没有什么力气,大多数时间在睡觉。

不幸的是,他的水又喝光了。

水袋空了后,闻人韶开始胡思乱想。他想,自己的水袋早已空空如也,但许望闻这个给自己时还是鼓鼓囊囊的。他与许望闻水袋一般大小,为何许望闻还剩这样多,自己的水却早已经喝完了?

说不定许望闻那边有水源,是啊,他那边的空气确实是比自己这边湿润许多。

这一次的饥渴比上一次更加难以忍耐,在睡梦中闻人韶都能梦到许望闻趴在石头上,想怎样喝水,便怎样喝水的模样。

在闻人韶第三次因为口干被迫醒来时,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他拿着刀子站起身,大步朝许望闻那边走去。

当他看到许望闻时,就看见许望闻侧躺在地上,面颊紧紧贴着石地。

“喂,”闻人韶喊着,蹲在许望闻身后,用手指戳了戳,“你不要睡了。”

又用手推了推。

然而许望闻的情况超出闻人韶的想象。即使他用手推了,许望闻也没有醒来。

待闻人邵把他翻过身,看见他嘴唇干裂,面色潮红,身体高热,但没有流汗。

那人软绵绵的被闻人韶托着,半晌他睁开眼睛,眼球都是干的。

“你怎么了?”

闻人韶急了,他有些手忙脚乱。

许望闻想和他说话,但也没有办法,他的咽喉肿的好大,已经说不出话了。

“你这边没有水的,”当闻人韶发现这一点时,他露出快要哭了一样的表情,“你自己一口水都没喝,就把水都给了我?那你怎么办。”

眼看许望闻仰着脖子闭上眼,闻人韶慌慌张张,拿起了一旁的刀子。

……

许望闻是在极度的疼痛中醒来的。他快要干裂的咽喉,忽然尝到了血腥的味道,刺激得喉咙哽动下咽,这样吞咽的动作很疼,但也让许望闻醒了过来。

大量的鲜血涌入喉间,许望闻微微睁开眼,反应过来时,嘴唇张合,做出‘好了’的口型。

他看到闻人韶割破了手腕,堵在自己嘴边。

那一刹那,许望闻的眼中露出了不知道如何形容的神情,那是十分复杂,让人难以理解的眼神。

闻人韶见许望闻醒来,心中大喜,把他扶起来,抱在怀里。

止住血后,闻人韶道:“这下好了,你醒过来就好。你……你病得这么重,为什么不叫我?你把水都给我了,诚心找死吗?”

见许望闻无法回答,闻人韶也只好强行稳定情绪,不再多费口舌。

有血滴顺着许望闻的唇角流下,流到脖子上。

闻人韶低下头,把许望闻的脖子舔干净,一直向上,舔到嘴角。

许望闻似乎是想要挣扎的,可他毫无力气,动动手,还是躺在闻人韶的怀里。

厚脸皮如闻人韶,不知害羞为何物。他板着脸道:“现在这种情况,一滴血也不能浪费了。我的狗屁师兄们,再不来找我们,就等着收尸罢。”

说完,他背着许望闻,道:“总之也要死了,我们赌一把,强行冲破这道符咒。”

此时许望闻高热不退,根本动弹不得,背着许望闻的闻人韶,要用双倍的压力,冲破隔离符咒。

许望闻想让他放下自己,独自逃离山洞即可。于是他激烈的抗争起来,也就是动了动腿。

闻人韶不以为然,搂住许望闻的双腿,向上颠了颠,把许望闻牢牢背在身后。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