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323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当他强迫着想要看清楚时,碎片就离他远些。

当千晴要放弃了,那碎片又凑到了他的眼前。

斑驳的碎片,海量的画面凑到眼前,千晴呼吸急促,他看到……他看到了……

正梧洲,擎天之柱,九曲八关。

一间木头小屋中,白衣少年趴在桌上,脸靠在一手的手臂上,另一只手拿着酒杯,一杯一杯的往唇边送酒。

一旁扎着红色头绳的小姑娘道:“师兄,你不要再喝了。这酒醇而烈,即便是修士,也会被醉倒。”

趴在桌上的白衣少年,就是临子初了。他喝得太多,脸颊通红,眼睛湿润的,看上去像是要哭了一样。

“我见不到他……”

喃喃的,悲痛的声音,从临子初喉中挤了出来。

他恍惚的,以手指敲击桌面。

用醉酒人特有的沙哑嗓音,轻声唱道:

“……萚兮萚兮,风吹其汝。

渺渺来人,属思何苦!

闲庭邑人,怜其白发;

却见新柯,长之桃柳。

寒衣君子,云何不乐?

对剑引杯,独行踽踽。

何言相思?两不相知!

何言相逢?两不相识……”

“何言相思……两不相识……”

沙哑的歌声逐渐弱了下去,有一滴伤心欲绝的眼泪,从少年右眼角滑落,滴在桌面,凝结成可怕温度的寒冰。

临子初咆哮着大喊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我见不到他,我想去找他。我是忍耐不住的,我要去见他……可是……哈哈,可是他不想见到我!哈哈!他不想见到我。”

临子初将眼睛埋到手臂上,无声地哭了起来,脊背不停颤动。

一旁扎着红色头绳的佩儿无能劝阻,她早已习惯了师兄时不时这样,于是也不安慰,只是用手托着下巴,叹道:

“心情不好,还喝‘不可向迩’这样的苦酒。师兄他真是自虐的典范啊。也不知道千晴哥哥究竟好成什么模样,让师兄这样牵肠挂肚。”

……

残存的幻象碎片像是碎裂的冰块一样,炸成烟火般的碎末。

下一瞬,碎片旋转着,如同暴风,很快重新刮到千晴眼前,形成新的图案。

正梧洲,擎天之柱。

身后长耳的修士举着圆珠宝剑,大吼一声,用力向前砍来。

一剑劈下,地动山摇。

千晴被一个人紧紧的搂住。

那人将千晴护在身下,替他承受了长耳修士绝大多数的攻势,被震得口吐鲜血,想要说话,却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人用一种极为脉脉的眼神看着千晴,好像无论如何也看不够般。

握住千晴的手,用脸颊温情的蹭着千晴的手心。

然后那人自腰间摘下一块青绿色的方形石块,温润光泽。

上面写着【临府子初,莫我敢当】八个字。

“阿晴别怕,我……会让你活下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