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327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第119章

空气中尽是尘土气味的残剑林中,有人趴在临子初的身上,不住的亲吻他背后的皮肤。

临子初仰起脖子,难耐地追寻千晴的嘴唇。千晴将他翻过身来,临子初就抬起手臂,急切地搂住千晴的脖颈。千晴被轻轻压着后脑,俯身压下,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没有人知道,在这残剑地中,两人究竟躺了多久。他们不知厌烦的搂紧、亲吻对方,几乎把对方身体的每一寸都吻了个遍。

但也只是亲,只是互相抚摸。其余的更亲密的事情,他们都没有做。

甚至连双方有强烈的射/精感时,他们也会用各种手段,将那种强烈的悸动压制下去,直到恢复平静。

之所以这么辛苦,这么麻烦的不让对方发泄出来,那是因为考虑到千晴的宗族,望我一族。

正梧洲十大贵族,皆是重视血脉传承,重视‘正统’的。其中以望我一族最为苛刻,望我家族甚至有专门用来测试后代血脉的招数,名叫‘月上梢头’。即使当真是望我族的后辈,可如果血脉不够浓度,不能点燃月上梢头,也不能冠以望我之姓。

望我一族与其他贵族一样,对少当家及其日后的伴侣要求苛刻。想要嫁到望我家,不仅要查阅上辈十代族谱,还要综合考虑各方面的情况。其中一条,少当家选择的伴侣,假若女子不是处子,男子泻过初/精,望我家便会派人检查,看少当家的伴侣是否曾与旁人有染。

同样的,少当家之前的床笫经验,也会在婚嫁之日查询清楚,以免漏了其余望我尊族的血脉。

总的来说,如果两人痛快的做上一次,现下是很舒服的,但日后就会有不少的麻烦。

寻常伴侣可能不会考虑这些,可是正梧洲的贵族就是如此死板,让千晴厌烦至极。

因为千临二人年纪都轻,且没有过与旁人亲密的经验。两个彼此相爱的人,在这几日没有任何间隙的亲热,是很难控制得住的。

有几次,千晴蹭着临子初的身体,眼睛都红了。

也有几次,临子初浑身颤抖,紧紧贴着千晴,往他身上坐。

然而最终都停了下来。

千晴亲着临子初的耳垂,道:

“我要娶你,我不能忍受旁人对你的身体指指点点,所以我现在要忍耐。”

临子初也只能抱住千晴的脑袋,低声说:“好。”

熬过了最初时强烈的冲动时段,接下来的日子就好受多了。

这一日,千晴盘膝坐在残剑之中,轻轻阖上眼,嘴角勾出一丝微笑。

临子初跪在千晴身后,解开缠着千晴乌发的束带,用一把寒冰凝成的透亮冰梳,一下一下,将千晴头发通开。

千晴与临子初身高相仿,临子初跪在千晴身后,比千晴高了一头多。

他看上去十分认真,将千晴的头发梳顺后,又用束带仔细系好。

“……为何要替我束发?”

临子初道:“忽然很想。”

“是吗,”千晴露出轻松的表情,顿了顿,轻声唱了几句。

“……萚兮萚兮,风吹其汝。渺渺来人,属思何苦……”(注)

曲调温情脉脉,暧昧又不失空灵。唱的虽然好听,却让临子初有些尴尬。

因为这曲子是临子初自己写唱的,被千晴听了去后,这些天时不时便唱一段。

临子初写曲的哀伤,被千晴尽数化去,吟在喉间,只留下温存的爱意。

临子初替千晴束发的动作愈加轻缓,待他唱够了,临子初开口,缓缓道:

“阿晴。我小的时候,曾经见到我父亲这样替我母亲梳发。她的头发真长,比那时候的我个子都要高。”

“你妈妈是个美人吧。”

“嗯。”临子初说:“我父亲好爱她。她死了很多年,他也没有再娶过别人。我只见过他给我母亲这一个女人梳过头发。”

“你给我梳头,是把我当成你妈妈吗?”千晴笑着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