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334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第122章

“银针?”

许希音急急忙忙掏出一卷羊皮,摊开羊皮,里面刺着细密的银针。

许望闻呼吸微弱,嘴唇的颜色惨白得犹如白纸一般。他用右手抚胸,手指呈现爪状,做出要将心脏生生挖出来的动作。尽管许望闻竭力忍耐,咬紧牙关,咬得口部沁血,却仍然痛得浑身颤抖,好像再也承受不住。

许望闻喉中发出痛苦的声音,太痛了。

他也知道,用换心手术换来一颗沾有寒龙卧雪血液的病心,不会是件舒服的事。可许望闻也没想过,这竟然会那么痛,痛得好似要从心脏处把他活活撕裂。许望闻艰难地举起一根银针,朝自己右臂的云门穴扎去。

许希音与兄长均是修行医道,然而她的医术远没有许望闻精湛。一时间,许希音也不知道哥哥到底要怎样,只是见他痛得厉害,忍不住催促道:“哥,你还在等什么?快喝闻人师兄的血,不这样的话,你会被活活疼死。”

许望闻仿若没有听见一般,他长吸口气,竭力忍耐身体的颤抖,落针稳而准,扎在云门穴上。

扎了一针后,许望闻似乎能够忍耐了些。这一次,他同时拿起三根银针,扎在清冷渊、天井、曲池三处。

许希音看出了些名堂,她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家兄长,好像不认识他一样。

越来越多的银针落在许望闻的身上,银针刺破许望闻的皮肤,拔出些微的寒气。

寒气似冰,将银针冻得坚硬无比。

等许望闻将银针从身体上拔下来时,他终于能够忍耐那噬骨的痛楚,不再痉挛,而是颓然躺回床榻,喘息不止。

许望闻侧过头,看着闻人韶昏睡的侧脸,眼神复杂。

许希音的眼神同样复杂怅然,她看着筋疲力尽的兄长,开口时声音苦涩:

“……哥,你这是做什么?”

听到妹妹的声音,许望闻才转了眼睛,望向许希音。

他惨白无色的脸上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张开口想要说话,却只发出莫名的气音。

许希音忍不住落下泪来,喃喃道:“你在做什么?你……你用银针压制,勉强自己不饮闻人师兄的血。可是……你能一天如此,你能天天如此吗?”

本以为这样的询问能让许望闻醒悟,谁知兄长非但没有想明白,反而露出坚毅的神情,他断断续续地说:“只要我不曾饮他的血,就能控制得住。一旦饮过一次,下次便忍不住了……希音,我总不能心痛时,常常去饮闻人的血。”

“哥,你把心给了他,你救了他的命,饮他的血又怎么样?”

许望闻笑着摇了摇头,他又看向闻人韶的侧脸,轻声说:“日后你二人成亲,我这样,对你们都不好。既然有银针能够缓解疼痛,以此代之,何乐而不为呢。”

“可……这银针压制,能减缓你多少疼痛?”

“……”

“哥!你真是……你真是太糊涂!”许希音大叫,哭着跑出了房间。

许希音一向最崇敬兄长,将他的话视为圭臬,一句‘糊涂’已是最出格的责备了。

只是许望闻也没有生气。他只是深深地看着闻人韶的侧脸,因为胸口的疼痛,他无法入眠,只能这样看着闻人韶,多少好受了些。

他没有回答的是,仅靠银针压制,当然不能缓解多少痛楚,只能将许望闻胸口的疼痛从无法忍耐变成可以咬牙忍耐而已。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许望闻心想,虽然饮下闻人的血能够有效的缓解痛楚,可是饮下一次就会又第二次、第三次……日后,他总不能时时搂着闻人韶的脖子,凑上去咬他、吸他的血。这样很不好。

许望闻深吸一口气,艰难地侧过身,将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

心中多少有些痛楚地想,等妹妹与闻人韶成亲后,许望闻可是要离他二人远远的,他不能再靠近闻人韶了。

即使是血脉至亲,有时候许希音也不能理解自家兄长为何那样执着的要自己与闻人师兄结亲。只有许望闻心里清楚,为何执意要把妹妹托付给闻人韶。

因为那个男人,他是四洲天地间最好的人,如果要把希音托付给别人,许望闻只放心闻人韶。

而闻人韶,他也值得最好的。虽然闻人韶曾经开玩笑说,比起他的小妹,更喜欢许望闻,但许望闻知道他这是戏言。许希音相貌柔美,性格也温润,还是女子,更容易繁衍后代,比起许望闻,不知道要好多少……

他们两个才是最适合的。

至于自己,许望闻的右手轻轻放在胸口处,安慰地想。

有这一颗心,就足够了。

哪怕这是一颗病变的,将会带给他无穷痛苦的心,许望闻也甘之如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