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379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吓得一旁的师弟们不敢说话。

千晴顶着朱昌鹏死亡般的凝视,一脸轻松道:

“哈哈,没想到真的可以再给别人呢。大哥,我琴法不如你,你取胜的机会定大于我,是以让你多拿。”

听到这里,本来对千晴感激戴德的蒲青萝大叫道:

“喂,你的琴法难道能胜过我吗?怎么不多给我几朵啊!”

千晴瞪了蒲青萝一眼,道:“因为这阁花是我的,我想给谁便给谁。我偏不让你在我前面。”

“你!”

“你要搞明白,我之所以给你,纯粹是想有人能压过潦极洲那几个蠢蛋,可不是为了别的原因。”

“你!!谁要你的破花!”

“放下你的手,不要指着我。蒲青萝,你作为正阳仙宗弟子,要顾全正阳仙宗的利益,在接下来的关卡中好好表现,而不是意气用事,把到手的阁花退回来。你爸爸蒲仙君是怎么教你的?”

千晴边说边向后退了两步,走到临子初身后,抬手搂住大哥的脖颈,将临子初欲推回来的那几朵阁花压了回去。

“你也是。”

“阿晴……”临子初情绪激动,手指有些颤抖:“我……”

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也不想拂了千晴好意,但内心深处,一丝一毫,也不想把阁花接下。

这几朵花中,有几朵杏黄颜色,让临子初想起擎天之柱上的“浑珍”。

那时他也是将浑珍一把推到自己胸前,以己身的性命,护临子初周全。

然这一切实非临子初所愿所想。

每每回想当时情景,临子初都心痛欲裂,恨不得一死了之。

“大哥,别说话。”千晴握着临子初的手,朝剑胆琴心楼走去,他要亲自将临子初送进楼内。

千晴凑到临子初耳边,传音道:“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临子初脖颈与下颌连接处的皮肤紧绷,嘴唇抿着,没有说话。

“其实我……”

千晴垂下眼帘。

“其实我,根本不会弹琴。”

正梧洲,正阳仙宗,东昆仙主独子,望我家族尊主,望我千晴。

于琴道,十窍通九,一窍不通。

四洲列宗,相隔甚远。洲与洲之间有界膜相隔,修士百姓,非有特殊情况,轻易不得踏入他国洲域。

不同的洲域,风俗习惯也各不相同。

譬如正梧洲居民骁勇善战,常裹绑腿;潦极洲气候炎热,居民多戴草帽。

而正梧洲百姓除却绑腿外,还有另外一个特征,与其他三洲区分明显。

那便是‘琴’。

古往今来,最出色的琴道仙修,十之有九,都来自正梧洲。

正梧洲的居民最常见的娱乐方式便是弹琴。天色将晚,总能在垂柳树下见到琴者演奏。

普通百姓在闲时娱乐的琴,被称为‘牙琴’,琴身是由便宜的野兽的牙做的。

而在高贵的场合演奏的琴,则被称为‘伯琴’,琴身是由最昂贵的伯玉制作而成。

伯玉昂贵而稀少,能用伯玉做琴着实是一件太过奢侈的事情。

寻遍整个正梧洲,都难找出几把伯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