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382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便在千晴坐在琴桌上的时候,桌旁的兽形香炉汩汩冒出白烟。

烟雾缭绕,形成文字,讲解第二关的考验事项。

第二关‘巫山云雨’,果真是让修士抚琴演奏。

先是选琴,第一关获胜的修士占有优势。

后是选曲,由修士自己抽签选择。

由于千晴本身并不会弹琴,所以对胜负看的也不是那么重。

他看完青烟凝成的文字后,右手支颐,对着阿毛道:“抽签选曲?却不知怎么个抽法?”

像是为了回答千晴的疑问,半空的团团青烟猛地聚拢。

烟雾挣扎着滚动,好似骤雨将至,乌云腾空。

不一会儿,云雾中央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身影清脆的啼叫一声,展翅高飞,冲出烟雾。

千晴右手离开下颌,身子微微后仰,惊讶地看着前方。

便见一只手臂身长的尖嘴鸟兽,叼着几张看不清内容的宣纸,望向千晴。

那鸟兽羽毛华丽,体型优美,背上纹理精致,好似山川河海缩景的水墨大作,令人一眼就能认出它的跟脚。

——平沙落雁!

听闻,这种雁子喜听琴音,能够辨别最微妙的曲调转换。

常言道,有伯琴处便有飞鸣,就是在说平沙落雁这种鸟兽喜好伯琴音色,时常在有伯琴处低飞盘旋。

“啊,这蔺采昀是要借平沙落雁来判定第二次考验的结果了。”

千晴随手将平沙落雁口中叼着的宣纸拿来,放到眼前一看。

只见纸上写着三个笔势纵横的字。

“巫山泣。”

“巫山泣?”

千晴念着手中宣纸上写的名字,思考了一会儿,说:

“不错,竟然能抽中我知道的曲子。”

千晴所说的这句话,并不是说他会弹这曲《巫山泣》,所言之意,单纯指自己听说过《巫山泣》的名字。

他却不知,正梧洲十大名曲中,就属《巫山泣》与《云雨劫》最难弹奏。

也因为这两首曲子最难弹奏,不到一定境界无法学习,所以曲谱流传少,到了后来才会残缺不全,变为残卷谱。

况且这首《巫山泣》现今已然变为残谱,又如何能完整演奏呢?

幸而对千晴来说,这些都没什么。

即便千晴抽出来的不是《巫山泣》,而是什么其他的简单曲谱,他也不会弹,是以并无区别。

千晴看看面前的这把牙琴,又看了看虎视眈眈站在琴边上的平沙落雁,颇为头痛。

算了,左右也弹不出,便按照这首曲子的名儿,随心情临场弹奏吧。

想到这里,千晴轻咳一声,震开衣摆,坐于桌前,双手抚琴。

没错,千晴虽然不会弹琴,可毕竟是在正梧洲长大的,于抚琴指法以及演奏姿势,多少也是有些了解的。

看他这样坐在琴桌前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胸有成竹。

连站在一旁的平沙落雁也竖起了耳朵。

须知,平沙落雁虽然喜爱聚集在有伯琴的地方,但那多半是因为伯琴琴音比普通牙琴曼妙,能让这些喜爱琴音的雁子听个痛快。

然而平沙落雁本身并不全然区分伯牙琴,只要好听,它们便会展翅起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