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纵使相逢应不识_分节阅读_386

书名:纵使相逢应不识   作者: 鬼丑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东陵仙宗的二师兄叹了口气,幽幽看向远方。

接下来这局,便是赛点!

若接下来的这首曲子,二师兄弹得不好,那么胜者便是临子初。

若临子初弹得不好,而二师兄弹得好,那么继续下面的考验。

只有二师兄胜过临子初七次,才能反败为胜,夺下第二关。

东陵仙宗有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完成反转吗?

朱昌鹏神情肃然,双拳握紧。

加油啊,二师弟,绝对不能在这样重要的地方,输给正梧洲这等处于最下层的弱洲。

蔺采昀虽然只有出窍修为便已去世,可由于他体质特殊,战力强悍,堪比大乘,是以众人皆将这仙藏当成大乘修士的传承。

再加上邓林的传承……两道大乘修士的传承。

一定不要输啊。

却说正阳仙宗这边气氛远没有东陵仙宗那般紧绷如弦,但也是略有紧张,不知临子初能否凭借下一曲夺下传承第二关。

在临子初从平沙落雁口中捏下宣纸,摊开看上面的文字后,众修士齐齐低‘哦——’,气氛登时有些僵硬。

就见临子初手中宣纸写了三个字。

“云雨劫”。

“云雨劫!怎么又是云雨劫!”

奎山忍不住大声抱怨。

木门七道:“这曲子说是由修士抽选,实则是由平沙落雁控制。这种鸟颇为聪慧,想听什么曲子,便衔哪首曲子的名。”

“不错,寻常曲子入不了平沙落雁之耳,唯有这等传世名曲,方能入选。”

“第二关抽选之曲时常出现千难万难的曲谱,我等败下阵来,也是应该。”

蒲青萝伸长脖子:“东陵仙宗那边也抽出来了……咦!也是《云雨劫》!”

这下子,正阳仙宗和东陵仙宗被赶出结界的修士皆尽哗然。

“什么?!两首都是《云雨劫》?”

“这等绝顶难度的残谱,应当如何演奏啊。”

众人交谈两句后,忽然反应过来。

正阳仙宗的几个修士已经忍不住噗嗤笑了。

“不用演奏啊。如果临师兄和东陵仙宗那人都弹不出,我宗有阁花六朵,那么便是我们赢了。”

听到这话,坐在另一边的朱昌鹏额头鼓起一条青筋。

他蓦地拍案而起,对着奎山道:

“你以为我们会就这样输吗?”

千晴拱手道:“承让承让。道友,胜负很明显了,你硬要厚颜颠倒,我也无话可说。”

“哼。”朱昌鹏冷笑道:“暂且不说阁花优势。单说现下这曲《云雨劫》。方才那位姓蒲的仙子也抽到了《云雨劫》,却是直接放弃,是以我敢说正阳仙宗没有此曲的琴谱。《云雨劫》琴谱的残卷,世间唯有一本,敢问各位可知此卷现下在何处?”

千晴道:“在何处暂时不晓得,但我却知,绝对不可能在潦极洲。”

“哼……”朱昌鹏恨恨看了千晴一眼,咬牙切齿道:“不错,是不在潦极洲。这《云雨劫》的残卷,是落在了一个名叫善慈散人的修士手中。那善慈散人神出鬼没,常年隐居,外人难寻。只是我这二师弟的母亲曾因机缘巧合之下,接触过善慈散人,且在她的指点下见过《云雨劫》的残卷。我东陵仙宗,琴技最好的修士,便是二师弟了。听闻蔺采昀擅长琴道,这次特意带二师弟前来,你们……”

朱昌鹏恼火千晴这样来自弱洲的修士小瞧自己,滔滔不绝开始讲述。

方才一直与朱昌鹏针锋相对的千晴,听了这番言语,不知怎么的,忽然愣了一下。

千晴口中默念‘善慈散人’四个字,连接下来朱昌鹏说了什么也没听到。

待到后来,千晴忽然仰头大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